繁体版 简体版
锦书小说网 > 林羽江颜 > 第67章 路怒症

第67章 路怒症

“我儿子怎么了?”

院长话音一落,接到消息的钱海德夫妇就匆匆忙忙的赶了过来。

看到重症监护室里的面色泛青的儿子,张兰英眼前一黑,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一帮护士赶紧上去扶她。

“老戴,这是怎么回事,刚才我儿子不还好好的吗?”钱海德倒还算镇定,不明白自己出去吃个饭的功夫,儿子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你放心钱总,一鸣在这呢,令公子肯定出不了事。”

院长冲钱海德笑了笑,接着一把拽着方一鸣进了重症监护室,立马吩咐道:“快,一鸣,快治啊!”

院长一边督促他一边压低声音在他耳边道:“我告诉你,你可是他的主治医生,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话,你也脱不了责任!”

方一鸣吓得脸都白了,院长这话并不是在吓唬他,如果今天钱子峰要是死了的话,那他昨天晚上的一切“功劳”全都白费。

“方大夫,你还愣着干什么,快救我儿子啊!”戴海德见方一鸣没动,急的不行。

“人……人根本就不是我救的……”

方一鸣眼见人命关天,糊弄不过去了,只好带着哭音承认了。

“你说什么?!”

众人不由一阵大惊。

“你怎么还不走?”

此时回生堂内林羽一边整理着资料一边看了眼一直呆在这的卫雪凝。

“我爸说了,让我叫你过去吃饭。”卫雪凝有些不情愿地说道。

“我去不了了,一会儿会有人过来请我治病。”林羽说道。

“约好了吗?”卫雪凝转头看了眼门外,根本没看到人影。

“没有,我猜的,但是应该错不了。”林羽想了一下说道。

“我才不信呢,我看你就是不想去我家,爱去不去,搞得好像我挺想让你去似得。”卫雪凝冷哼了声,要不是她爸吩咐她,她才懒得在这里等林羽呢。

这时外面疾驰而来一辆黑色的轿车,来到回生堂门口后吱嘎一声停下,随后从两辆车里下来几个人影,快速的冲进屋。

“请问哪位是何家荣何先生。”

钱海德一进屋便急忙的问道,看到林羽后立马冲上前,恭敬道:“先生,求您救救我儿子。”

虽然他心急如火,但还是耐着性子,礼貌十足,他知道,这种高人很在乎礼数。

林羽早就做好了准备,自然没有拒绝,冲卫雪凝吩咐一声,“帮我锁好门。”

接着便起身跟戴海德去了医院。

“哼,我又不是你的丫鬟!”

卫雪凝看着林羽离去的方向气的跺了跺脚,不过还是听话的帮他把门锁好。

到了仁爱医院之后,林羽便直奔重症监护室。

“我杀了你这个混蛋!庸医!骗子!”

只见重症监护室门口,张兰英正发疯一般撕打着方一鸣,方一鸣脸上已经布满了血条子,一边躲,一边惨叫着。

一旁的院长和一众医生不停的劝着架,但是都没敢上前,因为谁上前张兰英就抓谁。

林羽顾不上看方一鸣出丑,闪身进了重症监护室,见钱子峰情况危急,立马把他身上的银针取下来,随后掏出银针,在他胸口处几个大穴扎了几针,将自己体内的灵气再次渡给他。

过了不到五分钟,钱子峰的情况立马稳定了下来,呼吸也变得顺畅了不少。

林羽又取出几个较长的银针,在他百会、太阳灯几个头部穴位扎了一扎,助其缓解颅内淤血对脑神经的压迫。

这几针扎完,钱子峰抖动的身子这才安静了下来,仪器上的各项数据慢慢的攀升了回去。

钱海德在旁边一句话没敢说,只感觉自己后背已经被冷汗湿透了,见到儿子症状缓和了下来,悬着的心这才放下来。

林羽也不由长出了一口气,幸亏来的早,要是再晚一些的话,恐怕钱大少就性命不保了。

“何先生,我儿子还会反复吗?”钱海德小心的问道。

“明天早上我再来为他扎一针,他就没事了,只要进行正常的输液治疗,很快便会苏醒过来。”林羽说道,“本来我昨晚施完针后,今天也要过来的,但是看到新闻,说是方医生妙手回春,救了您的儿子,所以就没好意思过来。”

“何先生,实在对不住,我也是被蒙在鼓里,被这个混蛋骗了。”钱海德咬牙道。

说完他气冲冲的走了出去,指着院长戴伟怒声道:“戴伟,你他妈还不报警,是想等着跟他一起被抓吗?!”

戴伟一听身子一颤,也顾不上什么外甥不外甥的,急忙掏出手机拨打了110。

方一鸣这种行为,那简直就是草菅人命啊,起码得给他判上个十年八年。

“钱总,我知错了,求求你饶了我吧!”

方一鸣一听吓得脸色一白,急忙跑到钱海德跟前,噗通一声跪下,抱着他的大腿涕泪横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