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锦书小说网 > 桐湖秘境 > 第二章 风雨桥

第二章 风雨桥

梧桐镇的清晨,云雾缭绕,笼罩在山脉之间。走在寨子与寨子之间的门前小道上,颇有几分江南烟雨的味道;秋叶泛黄,雨滴垂落,沉静了一夜的小镇又开始忙绿起来,许多摆摊做生意的居民又开始了一日的辛程。

两个人的房间里,左右各一张床,罗采儿不习惯与别人同睡一张床,就是薇薇也不行,当然男人除外。她仍旧是第一个醒来,见薇薇睡得正香,就没想吵醒她,小心的走进卫生间,开始洗漱,刷牙刷到一半时,突然想起昨晚最后入店的那个奇怪男人,过了一夜,那人的样貌仍还历历在目,他该不会就住在隔壁吧!

但她随即又想到,住在隔壁又如何,还不许有人住在隔壁了。

过不久,薇薇听见卫生间的流水声,开始睁开惺忪的睡眼,懒懒的伸了个懒腰。“你怎么起那么早啊!不多睡会儿,这大好的时光。”

罗采儿翻出背包里的相机,简单设置了一下参数,端起手来,往窗外拍了一张。“就是大好的时光,所以才不应该浪费在睡觉上啊!”

“额!这会儿倒觉悟的快。”薇薇一脸困意的起床来,这山里倒是不怎么冷。

收拾妥当后,两人下了楼,店员小梦已经起来,开始在吧台盘算着什么,见两人下来,愉快的道了声早安!

“刚好,咱们出发之前问一下小梦吧!”罗采儿说,薇薇点了点头。

这个时间段的小别重逢,客人们都还在睡觉,只有罗采儿两人率先起床,因为她们得抓紧时间开始游玩了,便上前问了小梦此次旅程的游行路线。

小梦顿了一下说道“现在这个季节,山里多雨,路不好走,我倒是可以带你们去!”

“那敢情好啊!”薇薇也不加思考,便说。罗采儿自然听得出来,小梦这是要给她们当导游的意思。

于是罗采儿问道“你对梧桐镇熟吗!你走了,店里怎么办?”连着两个问题,罗采儿以为她会很难抉择,没想到的是,她直接一口了当的说“我熟啊!整座寨子,比我熟悉梧桐镇的也没有几个了,至于店里嘛!有我妈妈在呢!而且大白天的,也没有人住店。”

这下,罗采儿便没有什么好问的了,心里盘算着,要是这女娃要价不高,倒也可以考虑一下。便问道“那……”

“一百块钱一天,你们想去哪都行。”小梦还没等罗采儿问出口就直接说道。

“那行,一天时间也差不多够了!”薇薇倒是当机立断,两人虽不是什么富二代,也不是高薪人士,但眼下既然出来玩,也就顾不得什么节省与不节省的了。

“好嘞!我先去给你们准备早餐。”小梦喜出望外,仿佛很久没有做导游的样子,但事实上她确实很久没做导游了。

三人简单吃过早餐,便从小别重逢出发,此行第一站乃是远近闻名的风雨桥,大山深处的天然神作。

走在梧桐镇寨子之间的小道上,长期的雨水滋润,使得高低不一的石阶上长满了青苔,有沟沟坎坎的地方,便就由木板和铁索搭建而成,人踩在上面过去。一路上,罗采儿便问了小梦,是否是本地人,听着小梦所应该是实话。

小梦说,“她自己小时候是在这里长大的,上学以后就到了外面,这段时间放假,就回来帮妈妈看店。”

“所以,你上学时就和爸爸住一起。”罗采儿当即便问,手里的相机被薇薇接过去,她跟在后面,渐渐落后了一大截,东拍一张西拍一张。

“嗯,我爸妈离婚了,我只在假期里回来和妈妈一起住。”小梦有些感伤的说,但事实上她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所以她格外珍惜与妈妈生活的这段时间。

没走一会儿便出了寨子,一路上没遇到什么人,路面从石阶小道转进了靠着山脚前进的泥子路,好在落叶归根,走在叶子铺满的路面上,却是非常的松软。

山与山之间是一条清澈的小溪,小溪的上游便是风雨桥,风雨桥之后便是桐湖,两脉之间天然的蓄水池,可谓巨大无比。

越往里走,遇到的人就越少,这让罗采儿不由得问道:“诶!小梦,不是说来你们这里来旅游的人很多的吗!怎么一路人都遇不到人啊!”薇薇也跟上前来。“是啊!感觉这山里好冷清啊!”此时,早上八九点钟的样子,天空已经放亮 ,但是没有阳光。

“你说现在啊!现在是旅游淡季,没什么人。”小梦回头说。

“但好像你们寨子里的人也不多。”薇薇道。

“今天寨子里的人大都上山祭祖了,所以没什么人。”

祭祖,罗采儿心惊,现在也不是清明节啊!还是侗族有专门的祭祖时间和祭祖仪式!还没等罗采儿问,小梦似乎总能猜到她俩要问什么,便开始侃侃谈起祭祖的事。

侗族人祭祖和汉族不同,侗族人祭祖必须是群体行动,时间地点都为一致,而汉族却是个自作个自的,时间也便是在清明节上下几天即可,仪式也比较简单。

“就是说每到祭祖时,就要全体上阵,大活动咯!”薇薇打断道。

“是的,杀鸡宰羊,敲锣打鼓,阵势很大,而且只有内族人可以参加。”小梦接着说。

罗采儿貌似懂了的样子,点了点头,心里中想到,“这侗族人的祭祖仪式,果然不同凡响。”

“但今天好像也没看到人群聚集的场面啊!”罗采儿想到一路上却都很安静,便又问道。

“哦,你说祭祖的人是吧,他们早早的就上山了,猪羊鸡什么的,都是运到山上,再当场宰杀。”

“哪里的山?”两人开始话痨起来。

“向阳坡,桐湖的另一面。”小梦倒是知无不,无不尽,小梦给二人简单说完祭祖的事,两人听后倒也觉得很平常,毕竟许多少数民族在风俗习气上,确实有很多让外人感到不解的地方。

随后,两人终于歇了口气,不再追问侗族祭祖的事。

山里的路,一般不好走,但这去往风雨桥的路却是平坦无比,当然也不奇怪,因为是旅游景区,走的人多了,每年都会有人整修,修来修去,便就好走了。沿着小溪,溪水清清,不时传来百灵鸟的叫声,照小梦描述的路程,风雨桥应该就快到了。

雾色朦胧中,罗采儿朝前方看去,隐约出现一座石桥的轮廓,刚想问那是不是就是风雨桥,这小梦就像是罗采儿肚子里的蛔虫,每次都能先一步知道自己要问什么。

“快看,那就是风雨桥。”小梦指着前方雾色中若隐若现的石桥叫道。两人朝着她指的方向投去目光,终于是到了,这段路虽说也不算长,但薇薇罗采儿两人可是属于那种从不运动的人,平常一休息,便宅在家中刷剧,哪里走得惯这山中道路。

眼看就要走近,路边开始出现几棵上下层次不齐的红叶子树,罗采儿以为是枫树,但凑近一看,却不是。

小梦不等二人问,便开始向两人介绍起风雨桥的故事。

传说这风雨桥,是一位住在山里的农妇所建,这农妇乃仙女转世,在山间遇上了砍柴的农夫,两人一见钟情,而后便相爱在一起,立誓厮守终身。

之后就一直在山里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直到有一天,农夫到湖对面砍柴,一去便不复返;农妇以为农夫被湖水隔在了对岸无法回来,便建了这座桥,建桥之后,便通了湖边两岸之山,但那农夫却始终未曾回来。

这石桥还有一个寓意就是,凡是在这桥上相遇之人都会结下情缘,从此相爱一生。

听到这里,罗采儿实在听不下去了,“那我想知道,一开始没有这座桥,农夫是怎么过去的呢!还有,既然是姻缘桥,那农夫和农妇的结局应该是美好的才对,不应该有农夫走了,这农妇最后也孤独终老的说法吧!”罗采儿一连串的问题,问得小梦顿时哑口无。

她停顿了一下说道:“这个嘛!我也是听寨子里的人说的,这一听就是神话故事,是骗小孩的。”

薇薇也被这个故事逗得笑了,附议道:“确实,确实,要真像你这么说的话,这桥应该叫姻缘桥。”说完在小梦身后嘻嘻的笑着。

三人身临风雨桥,这风雨桥和传统的石拱桥没什么两样,呈拱形立在湖口之上。往湖面上望去,便是越来越开阔的桐湖,桥身长度大约在二十米左右,宽不到三米,全由方形的石块相砌而成,其间青苔密布,勾勒纵横。

罗采儿走到桥头立身一看,一丝山风吹过,略感清凉,说来,这山间气候倒也还算适宜。“薇啊!我看这风雨桥,顾名思义,便是可以遮风挡雨罢了。”罗采儿叫道薇薇。薇薇正在桥的另一头往下看,还挺深,这湖怕是千年湖泊。

“嗯,我看差不多,这桥可以用来躲避风雨。”薇薇道。至于为什么这么说,那就得看这风雨桥的上沿部分,却和常见的石桥不同,头顶建有屋棚,可以遮风挡雨,沿着整座桥建立而去,再看这顶面的构造,更是巧夺天工,竟全部用石块镶嵌而成,用来支撑的柱子也是十几块巨大的石块砌成,罗采儿不禁感慨道:“这整座桥的重量估计得有十几吨吧!”

这么一想,她便转过身问小梦:“我说小梦,你说这风雨桥为一农妇所建,莫非她真是天仙下凡,有神力能把这几十吨重的桥建起来。”

小梦这会儿却是摇了摇头,表示不知。

整座风雨桥大概如此规模,放眼望去,尽收眼底的两岸山色与湖面光色,颇有几分,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的气魄。

“我们有船过湖吗?”薇薇放道,却是问出了当下的首要问题。

“有,前面有个亭子,亭子边有租船的。”小梦答道。

“那我们走吧!”罗采儿随即道,两人话中之意,都是对这风雨桥不怎么感兴趣,倒是迫切的想坐船游一游这波澜壮阔的桐湖。

过了风雨桥,山脚处隐约看到一座木草搭建的亭子立在湖边,亭子旁边有一小楼,小楼处便是游客租船处。

三人走至楼前,门开一小缝,却不见人,这小楼也是按照吊脚楼的规模建造,只不过只有一层起地,楼墙上挂了一块木板做的牌子,上面并不清晰的写着,“租船一百元一条。”

罗采儿凑过去一看,字写的歪歪扭扭的,不过价格还算便宜。这时,小梦冲屋里喊道:“有人吗?我们想租条船。”

喊了一次,没人回应,“会不会没人在。”薇薇说。

于是又喊了一次,还不见有人回,只听见湖水拍打在岸边的声音,也就在这时,三人同时注意到这亭子旁边并没有船,都不由得都奇怪起来。正午过后,仍不见阳光,桐湖之上,山色朦胧,烟云缭绕,这环境却也像个仙人居住之地,只是感觉,似乎没什么生气。

罗采儿大胆的往敞开一点点的门缝里望去,想看看这里面究竟有没有人,并隐约觉得此行怕是不了所期了,门缝里什么也看不见,黑漆漆的,让人觉得外面的光根本照不进去。

薇薇也觉得奇怪,问小梦:“这里平时有人在吗?怎么感觉已经荒废了许久。”

“有。”小梦肯定道,却不知她哪来的肯定,看得出她的情绪也有些波动,又接着道:“前几天还有人进山来,这会儿估计守船人有事出去了。”

听小梦这么一说,两人才稍稍放下提起的心,罗采儿也不再去瞧那门缝。这扇由松木制作而成,且有花纹的木门是从里面反锁上的,估计没有钥匙,根本打不开;或许真如小梦所说,守船人有事出去了,再加上最近进山的人很少,他觉得没什么生意,也就不再这里死守了。

“那我们等一会儿,刚好可以歇一下,拍几张照片。”薇薇走到一棵湖边的松树下说,薇薇眼前这课松树倒是长得出奇,一半弯着腰俯身到湖水中,扎根的地方竟离湖面几米远,要说这棵树的生长力,怕也是在这片大山中算首屈一指的了。

罗采儿走到湖面的亭子上,亭子中央有一张圆木桌,木质陈旧,不过还可用,四方各有一把长椅,小梦和罗采儿便在此坐下。“看这亭子的质感,怕是建了好多年了吧!”罗采儿问。

“嗯,你说的没错,从我记事到这湖边时,这亭子就在了,那时这里有很多船。”小梦杵着下巴缓慢的说道。

“有很多船!”罗采儿意识到小梦的话,“你的意思是说到了现在,船变少了。”她接着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