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锦书小说网 > 桐湖秘境 > 第五章 决定入湖

第五章 决定入湖

夜黑山峦,冷风肆虐,峰脚之处,湖畔之间,一条上下不一,崎岖不平的林间小路,自风雨桥起,向山中延伸而去。

照小梦所,沿此路进山,不远处的山洼里,桐湖的其中一个支流之处,便会有船支停待;那里的水船,乃是寨子里的人运送木材所用,所以较为隐秘,小梦之所以会知道,也是小时候曾和大人们一起到山中走过,至于现在入山,能否寻得,她也不敢断定。

不管有没有,总要去看一看。这是罗采儿的话,连她自己也觉得奇怪,怎地,这会儿会如此有魄力!

出发以后,小梦在前领路,薇薇居中,说到底,夜黑以后,山里林子中的路只有漆黑和杂枝乱横,薇薇多少是有些胆怯的,只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已。

罗采儿走在最后,她的胆量算是三人当中最足的,若不是有了感情上娇弱易伤的一面,她也算得上女中豪杰。罗采儿负责打灯,她似乎有过在山间行走的经验,一开始她便说,三人打一灯即可,省着点电,三人之中,只有罗采儿薇薇带了手机,且用了一天,电量都已不多。

一前一后行走在山间,除过脚踩在枯枝败叶上发出的嘁喳声,林子里一片寂静,透过树梢看到的桐湖湖面,越便往里走,湖面越宽阔,罗采儿一直盯着塔楼的位置,生怕它一晃眼,却又消失不见了。

再往夜空望去,可真是探头不知月囚何处,黑压压的乌云,没有月亮,更没有星星。所谓千江有水千江月,这会儿看来,这么大个桐湖,却是映不出半点月色来,罗采儿不禁感慨到。

罗采儿打着灯,手机灯光覆盖的面积只有那么一小块,她得时刻注意自己的脚下,又得注意前面两人能否看得见路。风雨桥过后的这段山脚路,已不再像先前入山时那样好走,又是在夜里,视野模糊,稍不注意就会有拌倒的危险。

如今,小梦同意带她们入桐湖,寻塔楼,也算是一条船上的蚂蚱,纵使之前总觉得她有什么小心思,现在也可以放下心来。小梦毕竟在这里长大,算是个土生土长的侗族人,有她带着两人进山,总归是能方便一些。

罗采儿想到这一点,看着走在前面的薇薇,领路寻船的小梦,心里已然是放心下来。

出发以后,三人基本没怎么说话,林子里很静,罗采儿示意小梦,尽量靠着湖边走,她得时刻盯着塔楼的位置。

林子里多是粗大威猛的青松,也有一些横腰截过的绿藤,不算太黑,三人走在林子中,不打灯的情况下,也能看到身形轮廓,温度与白天相比,下降了很多,罗采儿和薇薇穿的都是不算单薄的外套,所以并不觉得冷。

倒是小梦,看她的无领大襟衣,似乎不怎么扛得住冷风的吹袭。

出于关心,罗采儿便在身后问她“小梦,你冷不冷,看你穿的不多。”

小梦回身答道“我还好,我常在寨子里,基本能适应。”她的声音很沉,估计对塔楼的突然出现,还是有些难以相信。

这时,薇薇附身过来,凑在罗采儿耳边说“你说咱们能找到船吗?看这山郊野外的,估计这地方根本没人来过。”薇薇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眼下所走的路,根本就是在林子里乱窜,而小梦所说的山洼子里会有的船,到现在也根本没有瞧见。

罗采儿想了一下,还是笃定的说“我觉得能找到,小梦她自己也随我们一起走,假设没有的话,她总不至于愿意陪着我们空跑一趟吧!”

“这倒也是。”薇薇说,小梦这时似乎是听到了两人在背后嘀咕什么,停住了脚步,回头说道“应该快了,我记得就在前面不远处,有个山洼子,那里会有船。”

既然下了决定,前方纵然是千险万难,也只能面对了,如果真能去到塔楼中,一探究竟,也算是一段值得称赞回忆的经历不是!

罗采儿也看过不少的冒险惊悚类电影,那时只觉得热血沸腾,浑身得劲,不曾想过,今日自己也能亲身经历。

看看小心翼翼走路的薇薇,倒是不免为她有些担忧,本来好好的旅行,倒成了夜里又黑又险的山中寻楼了。

三人又走了大概十几分钟,林子越走越深,有些路不好走的地方,便绕着走,以至于忽而往上忽而往下的,尽管如此,罗采儿的注意力还是停留在塔楼上,一抹微光,随着穿梭在树林中而时隐时现。

小梦拨开挡在眼前的一棵树枝,黑夜里,树木的轮廓摇曳不定,湖水微微泛着波光。又便走了几十步,路面开始呈下坡趋势,小梦凭着一点点记忆,隐约觉得快近了,直到又一个坡下之后,小梦露出一抹惊喜之意。

“快看,就是这个山洼子。”小梦出声叫道,虽是用喊的,但寂静无人的山里,她的声音并非敢有多大。

罗采儿薇薇两人听到后,已有一些疲惫之意的身体,瞬间起了精神,连忙几步跟了上去。可算是到了。

两人行至几步,来到与小梦并排的山坡处,这一路,除过漆黑的困扰,还有就是一路上歪七八钮的树枝,稍不注意就会被绊倒或是划到。

此刻终于找到了或有停船的山洼子,三人的脸上皆浮现出欣喜来。

罗采儿山洼子中瞧去,有模糊不清的黑色轮廓,但不知是否是船,还是其它的什么,她有些抑制不住的激动,这感觉就好像到了游乐园,正准备坐过山车时的感觉,既激动又害怕。

薇薇也似乎有着和罗采儿一样的心情,只是有些不太敢相信,这桐湖的支流之处,看这山洼子的面积并不大,一抬眼就能看到对岸,是否真会有船呢!此时她的心里,不知是希望有船的期盼多一些,还是无船的期盼多一些。

薇薇便就问道“这下面真有船?”

“这可不敢确定,我们得下去看看。”小梦的态度一直没有肯定过,但从她的语气中不难听出,她希望有船。

罗采儿没有提出她的所想,而是嘱咐两人道“下坡时一定要小心,抓紧旁边的树根,可别刹不住,掉进了水里。”她作出一副很有经验的样子,不过她说的并没有错,这山洼子的两边,需下一个坡度极陡的陡坡,若不抓着树枝一步步往下,必是会直接滑了下去的。

于是,三人一前一后,开始往下。这次,默然中,换成了罗采儿首当其冲,薇薇跟在罗采儿身后,小梦断后。

罗采儿把手机交给薇薇,让后让她抓紧自己,又问小梦“小梦看得到吗!”

小梦答“可以,以前也在夜里的山里走过,可以凭感觉认路。”

眼下距离山洼子水边,约莫有个二十几米,坡上长着苍天大树,抬头很难看到天的那种,矮脚的小树可以用来拉扯着下坡。罗采儿拉着边上树枝,每下一步都异常小心,以前基本没爬过什么山,此刻又是在夜里,她的心开始嘀咕起来。

几分钟后,三人下到洼子边,期间彼此都没敢说话,薇薇拉着罗采儿背包带的手,攥出汗来,不晓得是因为这里的气氛而感到害怕,还是置地险恶,全身肌肉收紧导致的。

面前的山洼子,仅需一眼,便可看到对岸,对岸也是漆黑一片的林子,不过这洼子的水应该不算深,有个两三米的,就已经不错了。一般这样的支流聚集之处,多是长年下雨导致的,山体松软之处,便被活生生冲出一块洼地来。

也便因为这一点,罗采儿第一脚踩在洼子边上的地面上时,就感觉很软,像是要陷下去的感觉,她赶紧收脚,探着步子踩在另一处枯枝碎叶较多的地方。

小梦自己似乎早有预料,她错开两步,走到罗采儿边上,探眼看了看洼子中间,一个模糊的黑色轮廓,长条形的,隐约觉得那就是寨子里人们用来运送木材的木船。

但她没第一时间肯定,而是回头对两人说“我们沿着边上往里走几步,得小心,这洼子是多年的泥潭,这几年雨水多,湖水灌进来以后才成了这种聚水面积不大的山洼子,所以边上的土质会很软,得挑着走。”

二人同时应了应,似乎都感到真正的险路才刚刚开始。

沿洼子边走去,小梦挑着步子走,二人跟在后面,洼子里虽有水,但水面并不宽阔,就是打灯照过去,也看不见任何,便只能走进了看。

走了数米之后,薇薇居中间,突然停了下来,回头木讷的看着罗采儿。“怎么了你?”罗采儿问她。

“我……我踩进泥坑里了。”薇薇脚底一阵冰凉,她只有一种感觉,那就是鞋子全湿透了,里面还渗进了泥。

“啊!”罗采儿吃惊,但其实一路进山来,地面上本就有大雨过后留下的雨水,鞋子裤脚什么的,也基本上湿透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