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锦书小说网 > 桐湖秘境 > 第九章 黑布下的仰动

第九章 黑布下的仰动

门外面有光,却仍旧很暗,隐约能看到面前是一道楼梯。看到门外这一幕,罗采儿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自己先前躺的这件屋子,是个地下室;至于这间地下室的具体用来干什么的,她很费解。”不过这倒可以解释,屋子里地板潮湿和挂照片上的有水浸入的现象,多半这地下室的外面就是桐湖。

既然可以从这件地下室里毫无阻拦的出去,事不宜迟,得赶快找到小梦和薇薇两人才行。就是不知她们在楼中哪间屋子里,到了这会儿,罗采儿心中笃定,她二人必是在另外的房间里。至于是否真的如她所想,就只能接着往下走才能揭晓了。

罗采儿扶着铁门把手,确定它不会发出任何声音之后才松开了手,探出一步,往楼梯上走去。楼梯很窄,这宽度,怕是只能走得下一个身材很是消瘦的人,而刚好罗采儿就是这样的人;她走得很小心,双手摸索在两边的墙上,凹凸不平,应该是一些大小不一的石块镶砌而成的。

同时,这楼梯也很短,没走几步,便就快到了尽头。斜上方的光线来源处开始慢慢拉近,有了第一次在房间中醒来的恐慌,这时的罗采儿沉住了气;终于,她走出了地下室,映入眼帘的是一条长长的过道,过道比楼梯宽了许多,光线也亮了许多。不过,天还是黑的,此刻她多么希望天赶快亮,太阳赶快升起来;但却是不现实的,黑夜如此漫长,又怎会在此刻折服。

罗采儿打起精神,开始环视四周,她本以为过道两边是两赌密不透风的墙,却不曾想右手边的墙是一片垂地而落的布帘子。但她尝试着伸手去摸时,险些一个扑爬,闷头突了进去;粗步一看,这是用一大块布做成的帘子,随着时间的流逝,这帘子已经破旧不堪,只轻轻的动了一下,就有种摇摇欲坠的感觉;且还落了一地的灰,呛得罗采儿差点咳出声来,可这帘子后面又是什么呢!罗采儿产生了好奇。

这帘子排放的形状好像是一个正方形的,而自己刚刚走出来的地方,刚好是这个正方形的其中一个角,往前走一条过道,往右走也是一条过道,中间隔着帘子。罗采儿开始猜想到:“这帘子中间多半就是塔楼的中心位置,而这周边还有多少屋子或其它的建筑,就不得而知了。”

强烈的好奇心驱使着她钻进帘子,看看里面究竟是啥!她用手扒开一个缝,随即便钻了进去,里面的空间很大,无论是上升的空间,还是左右的空间都很大;这一点,她虽不是从视觉上感受到的,但从进去帘子中,一阵阴风吹来,让她感到呼吸顺畅,空旷无物。

不过黑暗中的前方,似乎是立了一个庞然大物,形状似葫芦的模样,不知是何物。她想走近过去瞧个仔细,但被侧方的一股微光吸引了注意力;她转头看去,侧方的帘子后面有光线传来,灰黄色的,和之前在地下室中,蜡烛发出的光线一个样。

“说不定,薇薇她们应该就在帘子外的房间里!”罗采儿不假思索的猜想到。于是她没再去管那庞然大物,而是转身向着侧方的帘子走去,这帘子中的地倒是很平坦,她开始走得很小心,但走了几步发现,这地差不多和家中客厅地板一样平滑;便就有些肆无忌惮起来。

她向着光源发出的位置走去,足足走了差不多十几米长,这地方当真很宽阔。走到帘子面前时,再一次伸手扒开其中一道帘子,目光投去的地方果然是一间屋子,光线便是从里面发出来的,四下里很静,若是有风吹过,必能听到风吹的声音。罗采儿已经开始慢慢习惯这种感觉,当然害怕也没什么用!

探眼看到一扇窗户,一扇用白纸糊的古式窗户,长宽皆在一米左右,从构造和材质上来看,这座塔楼应该最少也有百年了。至于这间屋子是否有一个门可以进去,罗采儿暂时还没有找到,她现在唯一知道的是刚才帘子里的光便是从这窗户里照出来的。

她屏住一口呼吸,缓缓凑过身,借着窗户透开的一个洞,往里面瞧去。这扇窗户的窗户纸已是零七碎八的破了口子,这座塔楼在百年之后虽仍屹立不倒,但里面的材质建设多已腐朽不堪。这一点倒也属于平常,罗采儿便没有过多在意,她现在最大的期望就是眼前这间亮着光的屋子里,薇薇和小梦两人也和自己先前一样,昏睡于其中,随后醒来,然后她们便可以一起找出口出去!

而现实却令她大失所望,她不仅没有在房间内看到她二人,反而被房间里一张似床非床上面躺着的一个长条体吓了个半死。她不知那是不是一个人平躺在上面,因为那上面盖了一块黑色的布,只是隐约显出一个人形的轮廓来。

除此之外,房间内还有一些老式的货架,全都靠着墙摆放,房间内四个角依然还是有白色的蜡烛正在悠悠的燃烧着。这间房间内的物品倒是比地下室的多,不过为何不见她二人,难道她二人的所在还另有它室。罗采儿脸上满是诧异,她甚至一些站立不住,四肢又开始无力起来。

罗采儿强忍住内心的恐慌,开始仔细的打量房间内所有的东西,房间正中央便是第一眼看到的那个平躺着的人,但也不知是不是人。房顶还是有一盏灯,看这灯的样子应该是古时用的油灯,现在燃尽了油,故而无法点亮;四周的货架上,似乎是放了一些瓶瓶罐罐,还有玻璃瓶。

借着墙角的蜡烛光,好像有锥形的,圆筒形的、还有椭圆形的,依次摆开;货架有好几层,但是看清楚的只有那么两三层,除过比较显眼的玻璃容器以外,好像还有其它罐子花瓶一类的,看到这里,罗采儿心中大致有一个概念了。

建这座塔楼的人和现在住的人,一个是古时的,一个是现代的,唯有这样才能解释这房间内所有稀奇古怪的东西。这样一想,小梦故事中提到的屋中人影和桐镜,应该就是当下居住在楼里的人,而建这座塔楼的又是何人,这一点依旧是个谜。

抱着有人居住的猜想,罗采儿心中似乎略微欣喜了许多,至少这屋子并不是死气沉沉,一个人也没有,若是真住了一个现代人,那应该不会有多么可怕的事发生。三人之前在湖中迷失了方向,说不定还是这楼中人救出了三人呢!

这罗采儿的想法也着实让人琢磨不透,一会儿这么想,一会儿又那样想。当然后者只不过是她自己在安慰自己罢了,真相到底如何,我们还得接着往下看。

罗采儿环视了一圈,发现再没有其他东西以后,她有些失望。在这间房间里没有找到薇薇小梦二人,就意味着她还得去其他地方找,这里又黑又大,一时间根本难以辨别方向;房间里的东西古灵精怪的,她实在不想再多待一刻了。

但是没办法,她总不能独自逃生吧!况且现在也没找到哪里可以出去。先前,三人一同进湖,也应当一起出去;况且一开始进湖的决定是她自己下的,其余二人虽然没有拒绝,但也是在认为没有什么危险的情况下同意进湖的,而到了湖中,古怪的事情发生,谁也意想不到,但罗采儿自己多少是有点责任的。

一想到这,她既自责又后悔,独自在黑暗中徘徊,没有方向,也没有依靠。时间仿佛在这一刻是永恒的,是停止不动的,沉寂了好一会儿,她才有缓过神来,目光停留在房间中央的长桌上,那个被黑布盖住的长条体。

忽然,恍惚间,她似乎看到黑布盖住的上方位置抖动了一下,这一下,仅一眨眼的时间。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长时间心理上的紧张,从而产生了错觉,故而揉了揉眼睛,往那长桌上看去,目光盯得很紧,生怕一不留神便错过了什么!

这一次,她足足盯了超过半分钟,可是那玩意儿又静止不动了,或者说它根本没动过,可是罗采儿还是不相信那是错觉。这房间里能看到的地方没有人,放的东西杂七杂八的,唯一可能有人的地方就是长桌的黑布下,那像极了一个人平躺在上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