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锦书小说网 > 桐湖秘境 > 第十章 这真的是梦吗

第十章 这真的是梦吗

桐湖之水,百年来便以猛和奇来称颂,当下又是夜里,温度下降,湖水冰凉刺骨;罗采儿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纵身一跃,跳出了塔楼,却落在了湖水之中。

她沉到了水里,一时间,黑色的湖水侵入她的全身上下,眼睛里、鼻子里、耳朵里,一无逃脱的地方。这一刻,她再也没有任何力气,任凭湖水对自己的肆虐,她觉得自己完了,尽管有着一个正常人该有的求生欲,但欲望再多,行动跟不上,都只是徒劳。

次日清晨,梧桐镇,小别重逢中,阳光竟稍稍跳出头来,微弱无力的光线照在了202房间内靠床边的客床上;洁白的被单,床单,枕头,清一色是白色的,复古的茶几和床头柜。

窗台上放了一盆刚刚移栽好的文竹,土壤为青褐色,盆为土黄色,文竹为墨绿色。床上躺了一人,盖着洁白的被子,仅露出一个头来;这人面容憔悴,肤色略微暗黄,发丝被汗液凝固住,好在被人梳过,简单往后盘了起来。

这人又便是罗采儿。

薇薇端着小梦刚熬后的白米莲子粥走了进来,先是瞧了一眼依旧在熟睡的罗采儿,然后小心翼翼的把莲子粥放在茶几上,看着阳光又好了些,便把只拉开一半的窗帘全部来开来。“唉!这阳光可算是出来了!”薇薇感叹道。

过了正午,罗采儿仍旧熟睡不醒,薇薇手中的莲子粥反复的热了几次。她也是傻,等罗采儿醒来再热也不迟,多半是过于担心她的安危吧!这才做起事来没有头脑。期间小梦也进来探望过一次,告慰了一声,便就出去了,她还得忙小别重逢里诸多事宜。

薇薇这会儿没有心思看电视剧,杵着下巴坐在罗采儿床前,眼珠子打着转。“快醒醒吧!我的小公主……”她开始习惯性的祷告。

再看躺着的罗采儿,眉宇间时而会抖动一下,但眼睛却迟迟不肯睁开来。呼吸很平微,脸色稍稍恢复了些,要说在平常,就是这货刚失恋那几天,她无论睡多久,薇薇都不会有多么担心她。

但现在情况不同,稍有不慎,薇薇自己都得自责死。

窗外日光弹指过,时间宛若流水,微弱无力的阳光从这头即刻窜到了那头,时间很快到了傍晚,薇薇自己抵不住困意,便就趴在罗采儿床前睡着了。

小别重逢一楼,一个人也没有,小梦在后台忙着整理客人换下的床单被套,这段时间以来,生意不是特别的好,故而很多事都得小梦亲力亲为,节省开支。

二楼房间里,暮色再次降临,两人皆在熟睡中,便没有人开灯。罗采儿的脸已经渐渐无法看清,她先是裸露在外面的手动了一下,然后很轻的抬开了眼,一种前所未有的疲惫感,从头入脚传来。

“这是哪?”她睁开第一眼便又是疑惑不解。她感觉自己睡了很久很久,记忆中的最后一刻,自己跌入水中,被湖水淹没;而现在,自己是在哪!是死了吗!但眼前的天花板和窗户,怎么感觉似曾相识,难道天堂也有同样的地方!

罗采儿有意识的抬了一下手,惊醒了一旁熟睡的薇薇。薇薇醒来,揉揉眼睛,看到罗采儿终于醒了。一脸惊喜,拉起罗采儿的手,激动的说“你终于醒了,我的大小姐,可把我吓坏了。”

“你们没事了?”罗采儿醒来第一句话便是这,薇薇感到不解。

“你不会又傻了吧!什么我们有没有事,是你有没有事,快感觉一下,还有哪里不舒服。”薇薇命令她道。

“这是怎么回事……”罗采儿听薇薇这么说,更是一筹莫解,自己不是先前跌入水中吗!她以为是小梦薇薇两个人把她救起,现在安然回到了小别重逢。

可在薇薇话中,似乎不是这么回事。罗采儿开始试着动动手,抖抖脚,想到些什么,又赶紧抽出捂在被子里的右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咦……奇怪,自己的额头好像没什么事,也不感觉到痛了。”她又看向薇薇,薇薇也正好奇的看着她,她怔了一会儿,一副摸不着头脑的样子。

薇薇看她像是睡傻了的样子,急忙对她说道“你不会忘记了吧!当时我们下了风雨桥,正准备返回,你突然一下子晕倒了,把我和小梦吓了个半死。”

“啊……怎么薇薇说的,和自己记忆中的完全不一样!”罗采儿吃惊的叫出声来。

“啊什么啊,好在后来有一个到山里采药的大叔遇见了我们,帮我们把你背了回来,请了寨子里的老郎中看了看,老郎中说你是因为贫血,气血不足导致的晕眩,休息一下,适当的补一补就没事了。”

罗采儿听薇薇这么说后更为吃惊,这到底怎么回事!“咱们不是一起开船进了桐湖吗!”

“入湖,怎么入湖,那时候湖边没有停船不是吗!”薇薇给她解释道,又接着说“你从昨晚回来之后就一直睡到现在,我可担心死你了。”

薇薇的语气很严肃,罗采儿听着不像是假的,莫非自己记忆中发生的是自己的梦,可是这一切都那么真实,至今历历在目。

想着,她便要起身来,罗采儿赶紧俯身过去搀扶了一她。罗采儿坐起身来,看向窗外,已经是傍晚,她想看看时间,对了手机!

“我……我手机呢!”罗采儿连忙转着头寻找。薇薇把枕头托起,安置她靠好,这才转身把已经充满电的手机递给罗采儿。

罗采儿急切的接过手机,有些不熟练的打开,时间显示的是十月四号,下午六点零三分。她们是十月二号到的梧桐镇,三号去的桐湖,而到现在,确实已经是第二天傍晚。她一下子费解起来,脑子里乱麻麻的。“她明明记得自己的手机在湖中行船时不慎落入了水中,怎么这会儿又好好的,还充满了电,难道这真是个梦,但这也太扯了吧!”

接过手机后,罗采儿只看了一眼时间,便就关上了,然后一不发。一边的薇薇看她仍旧精神恍惚,摇了摇头,叹下一口气。心中暗自想到“唉!估计还没睡醒呢!”

“得,我去给你热粥去!”薇薇说完转身出了门,只把罗采儿独自留在房中,她也不去管什么,兀自看着窗外,阳光已经西斜。

罗采儿紧缩眉头,开始回忆起一路入桐湖,最后无端进入塔楼之中的地下室,然后一幕幕惊悚诡异的画面,她越想越觉得匪夷所思,明明这一切都那么的真实,现在却告诉自己这只是个梦,一个漫长的噩梦。

这种事情,换作谁,谁都将一时间难以接受,细细想来,这到底是个梦好,还是真实发生的一切好!

十几分钟后,薇薇端着莲子粥走了进来。罗采儿靠在床上,没有目光,表情呆木,她甚至觉得自己现在还在梦中。

“赶快,先把粥喝了。”薇薇坐了过来,把粥递到罗采儿面前。

罗采儿瞧了一眼热气腾腾的白米莲子粥,没有多想什么,接过手来,也没等它凉一会儿,就直接吃了一口。

莲子粥不甜不淡,味道刚刚好,就是有些烫嘴,不过现下既然有痛感,那就不再是梦了!

薇薇抽出一张纸巾递给罗采儿。“你啊!当时真把我们吓坏了,照老郎中的意思,你吃点东西,应该就没事了。”

“我真的是贫血,然后晕倒了?”罗采儿咽下一口粥,还是诧异的问。

“那还能怎样!可不就是贫血吗!”

这时,小梦敲响了房门。“我可以进来吗?”她礼貌的问道。

“可以,请进。”薇薇回答。

小梦开门进来,手机端的则是一碗褐色微黄的中药。“哟!采儿醒了。快,把药喝了,这是补气血的药,都是山上采的,很管用的。”

薇薇起身接过中药,道了一声谢谢。罗采儿却是紧紧的盯着小梦这女孩子看,眼睛都不眨一下,像是一个男孩子看到漂亮姐姐那样的眼神。

“我脸上是有东西吗?”小梦这孩子,生来漂亮,也聪明。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