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锦书小说网 > 桐湖秘境 > 第十八章 女中豪杰

第十八章 女中豪杰

来人乃是北区分局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刑侦大队队长,且还是个女的。二人开始打量面前这位突然降临的女警察,她面色白净,眼神透彻有力,身穿一件女式短腰黑色皮衣,头发乌黑齐肩,一副十足的严谨细查样子。收起证件之后,她便用一双犀利的眼睛看着两人,双手握紧搭在鼻梁骨前,似乎是准备开始盘问些什么的意思!

果不其然,没等二人问出心中疑问。她便道:“证件你们已经看过了,你们现在只需回答我的问题就行!”

罗采儿看这女警官的年纪和自己差不多,猜想着应该不至于发生什么吧!于是试探性的问道:“警官,我们是犯了什么事吗?”

林东跟着附议到,他也以为是早上的事还没有结束,下意识的把手中的笔记本捂了捂。

“我想知道你们刚才提到的那句诗的来历?”萧楚开始问道。

“诗……什么诗?”林东诧异。

罗采儿回想起刚才林东爷爷笔记中提到的那句诗,不过这根她有什么关系呢!

见二人脸上挂满疑问,萧楚一向雷厉风行,不想浪费时间,直接说道:“白云邀得花开时,月照楼台红衣现。我想知道你们是从哪里读来的这句诗?”

两人又互相对视一眼,深知自己确实在刚刚读到这句诗,不过那时候声音很小很小,她怎么就能听到呢!这女警官又和这句诗有什么关系呢!

罗采儿意识到,今天若是不说出这句诗的出处来,这女警官是决计不让走了,不过细想一下,爷爷的笔记中并没有什么违法乱纪或是见不得人的事,让她看看也无妨,于是示意林东,把笔记给她看看吧!

林东也明白罗采儿的意思,就没再想隐瞒什么,乖乖的把笔记递了出去。“喏!我爷爷的笔记里提到这句诗,不过不知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萧楚接过笔记,没有立刻回答林东的话,而是直接翻到记载凤阳县一行的那两页上,她自然也看到了照片,看到了石碑上刻的两句诗。

只见她看完之后,神色异动,眉毛不经意的上扬,似乎是发现了什么的样子,接着又来回快速的翻看了笔记,似乎觉得其它的并没有什么有用的价值,于是合上了笔记递还给林东。

“警官,是怎么了吗!这句诗?”林东接回笔记,忍不住问道。

萧楚思索片刻,看两人皆是一副疑问重重的样子,想着既然他们知道了这句诗的出处,或许对自己的案件追查有帮助,于是便说道:“这两句诗是一起失踪案的唯一线索,所以我刚刚可能语气有些过了,还请见凉!”

“什么!又是失踪案。”林东惊道,他自然而然的想起了自己的妹妹。

“怎么!这说又是什么意思?”

“就是我妹妹在几天失踪了,也是在你们警局立的案。”

“所以,你是林东。”萧楚之前看过林西失踪的案件,现在听林东这么一说,自然知道他的名字。

“对的,我是。”林东有些不敢相信的答道,他一直以为警局的人从一开始就没人认真对待这个案子,没想到现在还有人认识自己。

罗采儿在一边则感到有些扯,怎么十几年前一块石碑上写的诗会和现在的一起失踪案有关!不过,接下来与萧楚的一番谈话,彻底打消了罗采儿这一想法。

“哦哦!你先别太担心,你妹妹一定能找的。”萧楚安慰林东。

接着她从口袋中拿出一张白色的a4纸递给林东。“你们看看吧!这是首诗的前两句。”

林东打开纸张,罗采儿凑过身去,纸张上面清晰的写着“山行路转归南岭,苦尽相思到梧桐,白云邀得花开时,月照楼台红衣现。”

两人看完之后,几乎是同时说道:“可是这句诗是在十几年前的石碑上发现的,怎么会和现在的失踪案有关系呢!”

“我所说的这起失踪案也是十几前。”萧楚淡然说道。“而且失踪之人到现在还没有找到,只留下了这么一首诗!”

罗采儿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一件十几年的案子,到现在才了查,这不是等同于大海捞针嘛!更多的还是觉得这女警官有些扯。

林东听萧楚这么一说,似乎有些感同身受,沉默了一会儿说道:“那你有没有想过,或许这只是一个偶然,并不是什么线索?”

“不不,这首诗只可能是唯一的线索,所以我一回来就准备从这首诗入手,机缘巧合之下,又刚好在这里听到你们说到这句诗!”萧楚一星期前上任,回来之后便让人找出了当年这一案件的所有资料,而唯一有用的就是这首诗。

说到这里,萧楚看着两人还是一头雾水的样子,便又详细的介绍了自己。

要说这突然降临的翘楚女子,现任北区分局刑侦处队长,可谓是当之无愧的女中豪杰,同龄女性中出类拔萃的代表,现下年龄不过二十有三,论身材,她亭亭玉立;论相貌,她天生丽质;论能力,她记忆力超群,洞察一切。

从小立志做一名人民警察,毕业后顺利考入警校,后因在警校之中成绩突出,性格直不讳,豪爽大方;曾多次授予功勋奖章,后被警校送往边境维和部队中的特警战队中接受训练,一星期前回到南源市北区分局,接任刑侦大队队长。

两人听完萧楚的自我讲述之后,眼里直冒出两个字来,“厉害,人中之凤,说的就是她这种了吧!”

三人谈论一番后已是下午,萧楚的突然出现,并带着又一起失踪案而来,打乱了他们原准备的计划,不过从萧楚口中得到的信息来看,两件事情似乎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莫非十年前失踪的那人也去过梧桐镇桐湖之中,并在湖边某块石碑上刻下了整首诗的下半段。

看来,一切源头的揭晓都与那桐湖之中的塔楼脱不开关系了,这一点罗采儿可以毅然肯定。

不过十几年就失踪的人,到现在没有找到,是死是活还不一定呢!且这起案件闲置那么久,为何萧楚一回来上任就急于调查。

二人仍有不解之处,正想接着问什么!萧楚却站起身来。“我得先回警局一趟,我们保持联系,关于这两起案件的事我希望你们不要对其他人说起,我想只有警民合作,才能更快的找到失踪的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