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锦书小说网 > 通灵转校生 > 第四章 小卖铺-张阿姨

第四章 小卖铺-张阿姨

张阿姨遇害的消息,迅速传开,因为张阿姨平时对学生们就像是自己的孩子一样,很多同学已经把张阿姨当成自己妈妈。

“到底是谁干的,我一定要把凶手逮住,然后五马分尸!”李星月的怒点值已经爆满,但还是忍不住哭了出来。

李赫兹在一旁安慰道:“好了好了,我们一定会找到凶手的。”

上午最后一节体育课开始,李星月没有像往常一样和同学一起打排球,而是待在操场的台阶上,李赫兹担心李星月的状态,便走了过去。

“怎么了?还在难过?”

李星月抱怨着说道:“能不难过吗,张阿姨在我心里就是麻麻一样的存在!从去年开始,不知道为什么,学校就像中了邪一样,接二连三的出事!”

李赫兹借助此话题问道:“接二连三,能说说是怎么回事吗?”

“先是我们班的陈玲恩上吊自杀,紧接着吴安琪在后山畏罪自杀,然后是谢子明被发现猝死在洗手间,现在轮到了张阿姨,赫兹,下一个你说会轮到谁?”

“不要瞎说!我会保护你的!”

四起死亡事件,两起自杀案,两起谋杀案,虽然谢子明案件被定义为猝死案,但在李赫兹心中,就是一起谋杀案。看似没有任何逻辑上的关联,但是直觉告诉李赫兹,没这么简单。

通往校园的盘山公路上,没有任何摄像头,因此查不到任何线索。但从死者的脖子上看,凶手是从座位后面用绳子狠狠的套住,导致死者窒息。现场也没查到第三个人的指纹,从手法上看,应该是一个有前科的惯犯。

而在学校,学生们集体买了一些鲜花,整整齐齐地摆放在小卖铺的门口,由此来悼念张阿姨。

李星月坐在教室,看着窗外,又是下雨,下雨?没错!四起命案都发生在雨天,她迅速跑到李赫兹面前,一手把他拽了出来。

“哎!疼疼疼疼疼!干嘛星月!”

“我想起来了昨晚,下暴雨了!”

“下雨不是很正常吗?”李赫兹反问道。

“谢子明那天出事,也是下雨,我记得很清楚,我们一行人冒雨来到男厕门口,吴安琪死的那晚,也是下暴雨,当时她还在我们寝室说一周后请假打算休学旅游什么的,之后好像想起什么事情,一看九点匆匆忙忙地跑了出去。”

“那那个叫陈玲恩的呢?”

“陈玲恩她上吊的那天,好像是~~~是~~~也是下雨,但是不大,我们当时在上曹老师的课,我还看着雨在发呆,点名的时候发现陈玲恩没有来上课,我们跑到教室没人,然后到了寝室,发现她用绳子上吊了!赫兹!你说这是巧合吗?”

“这山上阴冷潮湿,本来就很容易下雨,可能真的是巧合!或者说凶手选择下雨天杀人,一是可以靠暴雨洗刷掉证据,还有就是暴雨天气,同学们走路撑着伞,基本上视线都在脚下,很少会有人注意力集中在身边过去了谁?”

李星月听了李赫兹的解释,好像很有道理。

“你们两个谈情说爱的,都快上课了!”

高沐洋在他们身后喊道,吓得他们立刻起来。

学生们来到画室,画室里是形形色色的油画,有些是静物,有些是人体,还有麦田。

“今天教大家色彩,世界上所有的颜色,都是由三原色组成,这三种颜色,可以调配出世界上一切的颜色!”

李星月闻了下颜料的味道,然后感叹道:“每当问道颜料的味道,我都想吃棒棒糖!”

李赫兹坐在一旁不解:“为什么颜料的味道会让你想到棒棒糖!?”

“因为小时候,我妈妈一直逼着我画画,然后我就反抗,我妈说只要你开始画画,我就给你一颗棒棒糖,后来长大后,我只要一闻到颜料的味道,我就想吃棒棒糖啊!”

“这叫条件反射吧,当你看到或者遇到某件事情,你就会想起或是想做另一件事情!”

高沐洋见到两个不专心听课说道:“李赫兹李星月!晚上罚你们在画室,画出一副我满意的话,叫你们窃窃私语不听讲! ”

其实高沐洋担心的是李星月,影响成绩,从而考不上大学,至于李赫兹,早晚都要加入组织,其实也无所谓考上大学这一说。

今天周五,学校部分学生已经回家,李赫兹和李星月拿着画板,去完成高沐洋布置的惩罚作业。路上发现学校的安保措施加强了,路上开始有巡逻的保安,应该是张阿姨因为遇害的原因吧。

来到画室打开灯,因为只有两个人,所以显得硕大的画室空荡荡,就只有两人。

“你打算画到什么时候!”李星月问道。

“当然是画完了!”李赫兹回答道。

“你好像和沐洋老师的关系不错!”

“是啊,这可能就是人与人之间一种特殊的磁场吧!”

“赫兹啊!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李星月神情严肃起来。

“你说!”

“大学一毕业,能不能马上娶我!”

“当然!”

两人对视了一会,打算亲上去的时候,被门外的声音打断了!

“唐老师,请收下!”

赫兹和星月两人开了一点点的门缝,看到原来是同班同学王思思,她正拿着一封信封,红色的,感觉是情书。

“唐老师,我!我喜欢你!”

“王思思同学,你这样我真的很为难的!”唐礼杰心想,还好周五很多学生都回家了,不然真的要找个地洞钻下去了。

“其实开学那天,我就喜欢上唐老师了,唐老师的儒雅,还有那种白马王子一般的气质!”

“王思思同学,我希望你认真刻苦的学习,而不是在这里,聊一些情情爱爱的,王思思同学,我想我要走了!”

两人撅着屁股,以为有场好戏看。

“唐老师真的太正直了!他是多少女生梦寐以求的白马王子,面对女生的强烈攻击,无动于衷。”李星月握着双手说道。

“那你怎么没找唐老师做男朋友呢,偏偏找了我!”

“我要是找了唐老师当男朋友,还不被淹死在全校女生的唾沫里!那我还不如找一个平平无奇的过一辈子!”

李赫兹一听来了劲儿:“所以我~~~平平无奇喽!”

“对了!这样你永远都是我的,没人抢你喽!”

两人一边说说笑笑,一边画完了一整幅画,结束的时候一家是十一点,没想到这个时间点,安保还是很严,看这样最近那个凶手是不敢动手了。

好几天没有做清醒梦的赫兹,这天晚上又开始游荡起来,游荡了一会,果不其然这一次,他看到了张阿姨。

“张阿姨!”李赫兹跑上去,要问个究竟,“张阿姨,到底是谁杀害了你!”

这时,谢子明也出现在了张阿姨身边。

“子明!张阿姨,请你们告诉我,到底是谁!是谁干的!”

“记不起来了,我们生前的记忆,已经逐渐的开始遗忘了!”

“怎么会这样!可我们还没找到凶手!你们不要消失!好不好!”

还没等李赫兹说完,张阿姨和谢子明消失在了他的面前,他能感觉到,谢子明的能量场越来越弱,如果第一次见到时是百分之八十,那现在只有百分之五十!

另一边,刑事警察局也拿到了张阿姨的尸检报告,除了脖子上的勒痕,没有其他外伤。

胡警官胡正宏,35岁,是警局里最年轻的佼佼者,破获多起案件的他,这次也承担这起案件的重任。

他来到张阿姨的住处,住所里有很多小猫小狗,是张阿姨平时收养的流浪猫和流浪狗。胡正宏通过张阿姨邻居得知,张阿姨以前是结过婚的,女儿就在德马赛艺术学院读大四,因为丈夫酗酒,在外打死了人,判刑后病死在了狱中,这些年张阿姨一直独居,除了去学校上班,基本没有什么来往的熟人,这样一个人,几乎不会和人结仇,如果说劫财劫色,案发现场也不符合这些特性。因此胡正宏断定,凶手就在学校。

学校这边,王思思冲进唐礼杰的宿舍,备课的唐礼杰被吓的一哆嗦。

“唐老师!你到底考虑的怎么样!”说完王思思打算解开扣子,被唐礼杰拦下。

“思思,自重!”唐礼杰拿着备课材料,甩门而走。

独自留在教师宿舍的王思思,一脸淡定,随后露出了耐人寻味的笑容,眼神里充满着算计,而她到底对唐老师要做什么?

胡正宏赶到了德马赛艺术学院,查看了当晚监控情况,果然发现了一些线索,在张阿姨去往停车场前三分钟,凶手已经潜伏在了她的轿车旁,之后张阿姨在给晚自习同学送完夜宵后,赶到了停车场,在监控中能看出,凶手挟持了张阿姨,之后上了车,因为当晚暴雨,监控里看到的画面都是不清楚的。

德马赛艺术学院一般不会让外来人入内,再加上学校在山上,没什么重要事情,很少人会上来,更加说明凶手就是学校内部人员,凶手坐张阿姨的车离开学校,只要问一下学校门卫,当晚有谁从学校外面回来就可以了,但在门卫口中得知,那晚根本就没有人从学校外进来过,说明凶手离开学校后,没有回来,而是离开了。胡正宏警官调动足够多的警力,对学校各个寝室的同学老师进行调查当晚没回寝室的同学或者是老师。

询问开始,同学们一个个的按照班级,以及学校,限定五分钟挨个排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