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锦书小说网 > 通灵转校生 > 第五章 树晓侦探事务所-林树郭晓

第五章 树晓侦探事务所-林树郭晓

第二天,正在熟睡中的阿青接到胡正宏来电,原来今早,徐刚父亲徐道知被人发现,吊死在办公室。这一桩命案未结,另一命案又起,让阿青倍感压力。

警方调查了现场,并未发现什么异常,但好端端的一个人,拥有众多资产的男人,不可能说自杀就自杀。阿青搜查尸体后发现徐道知手中握着一张折纸,形状是一颗树。他将折纸交到胡正宏手上。胡正宏左看右看没看出个所以然,就是一张普普通通的,像是幼儿园小孩子的折纸作品。

“这不就是一个普通的折纸玩具吗,怎么会在死者手上!”

阿青接过折纸,于是缓缓的打开了它,上面写着——人性的清道夫。新闻立马大肆报道,以及现场诡异的折纸。这一则新闻让远在上海的郭晓看到。此时的郭晓和林树已经成立一家侦探事务所,原来就在高洋被挟持,掉下悬崖之后,不同的城市陆陆续续出现了清道夫杀人事件。虽然死的都是有罪之人,但这种无视法律的组织或是人,还是引起了广大的关注。

林树辞去稳定工作,和郭晓一起成立了一家“树晓侦探事务所”,专门调查一些警方难以破解的案件,或是超自然死亡现象,再或者是灵异事件。

徐刚这个校霸,也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但父亲的死,他并没有多少伤心,神情木讷,脸颊上没有丝毫伤感的表情。从小见过最多的不是父亲的面,而是父亲寄来的钱。

徐道知的公司“道知地产”由公司二当家,徐道知的合伙人掌管。

而郭晓和林树火速赶到高雄,与胡正宏和阿青碰面,与此同时徐道知的尸检报告结果没有发现异样,就像是徐道知真的自杀一样。

“你好我们是树晓侦探事务所的,我叫林树,他叫郭晓。”

“原来你们这么年轻啊!我以为侦探都是留着胡子的大叔呢!”阿青说道。

“你就是阿青吧!有我当年的风范!”郭晓握了下阿青的手,表示友好。

阿青继续说道:“其实徐道知死前,还有一起命案,发生在德马赛艺术学院的,是一个小卖铺的阿姨,我怀疑这所学校里,藏了一些不可告人的事情,事情要从去年五月说起,德马赛艺术学院发生了两起女生自杀案,一个叫陈玲恩,一个叫吴安琪,当时新闻报道说陈玲恩由于学习压力,还有自身家庭的原因,顶不住压力自杀,陈玲恩表面和吴安琪无话不谈的闺蜜知己,但是背地里一直在嫉妒吴安琪,某天俩个人大吵一架,陈玲恩发现吊死在了寝室,就在她吊死后的两个月,吴安琪也被发现在死在学校后山的树林里,手上还有一份遗书,大致内容就是,心里愧疚,想去天堂见陈玲恩。”

林树转头对郭晓说道:“阿晓!看样子此次前来,我们有的忙了!”

两个女生的意外自杀,谢子明长期遭受徐刚校园霸凌死在了校厕,张阿姨被杀害在半山腰上,徐道知遭受神秘组织暗杀,到底是一连串的巧合,还是有人故意而为之,这一些的谜团都让林树和郭晓非常上头。

徐刚在父亲死后不但没有收敛,甚至变本加厉。自从上次李星月用书砸向自己,怀恨在心,再加上李星月是班花,他终于还是对星月下手。徐刚见李赫兹不在教室,让同学骗星月说李赫兹在画室等她,李星月天真的以为李赫兹要在画室搞一场浪漫的仪式,可想而知李星月遭到了徐刚的非礼。

幸好此时高沐洋和唐礼杰正讨论着下个月和电影导演系专业的学生搞一场专题活动,正巧地点选在晚上无人的画室,他们听见画室异样,于是冲了进去,发现徐刚正撕扯着李星月的校服。高沐洋上去就是一拳,打在徐刚的脸上,徐刚的左脸红了一块。唐礼杰连忙把自己的外套盖在了李星月的身上,可这时的李星月已经吓得两眼直登,随后晕了过去。

唐礼杰背着昏睡的李星月来到了教室。

“快来人!你们谁和新月一个寝室,快送她去寝室,然后打点热水快!”

李赫兹连忙跑了上去,唐老师拦住他,让他不要冲动,同学们都围了上去。

“唐老师,新月怎么了?”

唐礼杰毫不遮掩的说道:“是徐刚,他在画室要对新月做,做那种事情!”

“这该死的徐刚,我现在就去收拾他!”李赫兹一副要去打架的样子。

唐礼杰喊道:“沐洋老师已经把他送到曹老师地方了,就看学校怎么处置!”

“你怎么可以做这种事情!”曹老师用手击打着桌子。

“曹老师!我正处于青春期嘛!难免会有这方面的冲动嘛!”徐刚不耐烦的回答道。

“你爸死了!我还以为你会就此收敛一些,你!你居然变本加厉?干出这种龌龊事,以前的事情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算了,这次就留校察看,再犯错直接开除!”

当天夜晚,因为李星月的事情,李赫兹久久没有入睡,他穿上衣服来到阳台,看到高沐洋正在打电话,他偷偷的跑到一楼。

“唐老师睡啦?”李赫兹问道。

“唐老师可是一个养生男孩,备完课早睡了,你这个样子半夜跑出来,被巡逻的保安发现你不在寝室,要处分了!”

“高老师!我觉得我们不能再坐以待毙了,徐刚已经对星月动手了,说不定之前陈玲恩和吴安琪的自杀,和徐刚也脱不了干系。”

高沐洋其实早就准备好一切,他只希望任务越早结束越好,他的志向可不是当一名老师,于是对赫兹说道:“你放心,我已经在准备了,让徐刚自己露出马脚!但还需要一段时间!按照我的计划走!”

第二天,林树和郭晓来到德马赛艺术学院,接待他们的是教导主任冯萧冯主任。

“你好我是德马赛艺术学院冯主任!”

“你好冯主任,我们是侦探事务所的,这次过来也是因为胡正宏警官有破不了的案子,需要我们协助!听胡警官他们说,去年学校还发生了三起学生意外死亡事件是吗?”

冯主任开始断断续续说起从陈玲恩寝室上吊到吴安琪后山自杀,再到谢子明校厕身亡,张阿姨遇害等事情经过,林树和郭晓听得也是云里雾里,他们认为,这几起案件似乎没有任何关联,但直觉告诉他们,背后似乎有着一条不可告人的导火线。

“陈玲恩和陈玲恩真的是自杀的吗?” 郭晓很直接的把这样一个问题抛给了冯主任。

冯主任眼睛没有直视他两,下意识揉了下眼睛说道:“当然是自杀的!”

林树和郭晓看出冯主任的不自然,明显冯主任撒了谎,还有他那微微抖动的双手,好像是隐瞒着什么。

“那谢子明呢,我们打听到,谢子明死前受到过校园霸凌,而且当时没有经过家长的同意,就私自送去了殡仪馆,是不是你们校方刻意在隐瞒什么?”

“当时天气已经入夏,我们发现谢子明死后,怕尸体腐败就~~~擅自做了主!”

“冯主任,一具尸体在入夏期间起码四至五天才腐败,你们学校这样一天内毁坏了现场,是不是刻意在隐瞒什么?”

“哎呀!这样人命关天的事情,我们是万万不敢的呀!”

林树见冯主任不说实话,只能继续问道张阿姨的死亡:“那张阿姨呢!怎么回事?总该是他杀了吧。”

“张阿姨确实是被人所杀,但我们也无法想象,像张阿姨这样的人,到底是招惹了谁,凶手也不劫财不劫色!”

林树和郭晓了解到了这几起先后发生的事件后,走出了冯主任的办公室,他们没有离开学校,而是来到了学校操场,看着正在上体育课的学生们,林树发起了呆。

“怎么了,你这个三十多的老男人,开始怀念起曾经的青春年华了?”郭晓笑着说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