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锦书小说网 > 山乡惊雷 > 女知青点

女知青点

今天,军弄乡的红卫大队迎来了五个花枝招展的少女,大队长来旺叔赶着马车从乡政府里接回了五个女知识青年。

在村口的大槐树下,站满了看热闹的村民,村民们好久没这么热闹了,大姑娘小媳妇的都出来了,都想一睹从大城市里来的娇**娃。

这个红卫大队是军弄乡在横断山海拔最高,离乡政府最远的一个山村,紧邻缅甸一公里,从村头就可俯视缅甸的沟沟壑壑,山水林地。

山村里好多人一辈子没有去过乡里,如果去过县城的就属于村里见多识广的人了。

五个女知青都是一身军绿色的衣服,扎两个叉叉辫子,显得英姿飒爽,朝气蓬勃。

“你看看,城里女孩就是白,就是嫩。”一个裹着破棉衣,三十多岁的汉子睁着一双惺忪的眼睛,盯着五个女知青中最高挑个子的那位说道。

“农五,你哈喇子都流出来了。”一个小嫂子调侃道。

那个叫龙五的汉子一惊,连忙的把手伸向嘴边一摸一看,那滑稽的动作引起了一阵哄堂大笑。

“别笑了,别闹了。”大队长来旺说道:“由于村里事先没有准备,没有房屋给这些女娃住,今天,全村所有的劳力到村里的仓库,特别是那些木匠们,把村里的木板做成简易的床,算你们二天的工分。”

“呦呵,走啰。”众村民簇拥着马车来到了村里的仓库,女人打扫清洁做卫生,抹抹洗洗的,男人们打着木床,钉着门窗,其他的就帮着这些女娃子搬着行李,整理着铺盖,一个半天时间,原来的仓库就成了一个集体宿舍了。

那个叫农五的汉子看见从一个包里掉出了个小长盒子,他一双眼睛滴溜一转,见没有人注意他,他把那小长纸盒揣进了兜里。

这家伙,是村里有名的光棍,放工以后,农五怀揣着半捡半偷的小纸盒,屁颠屁颠的回到了家里。

这农五从小娇生惯养,父母对这个独子是有求必应,宠爱无度,使他养成了好逸恶劳的恶习。

到如今父母相继病故,撒手而去,唯一的姐姐远嫁百里之外,落下农五一人,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似这种人成天不干农活,游手好闲之人,哪个屋里愿意把女儿嫁给他,那不是让女儿往火坑里跳吗?

三十多岁了,同龄人的孩子满村里疯跑了,他还打着光棍,估计他这光棍是活到老,打到老了。

在仓库改造成的集体宿舍里,五张简易的木床一字排开。

五个女知青中的乔卫红理所当然的占据了第一张床,论身材,她最高,论出生,她是工人阶级,按当时的说法是根正苗红。

唯一欠缺的是这乔卫红身大骨骼粗,但胸前却是一马平川,她眉粗眼大,英气有余而秀媚不足,给人一种假小子的形象。

第二张床是乔卫红的铁杆跟随,一个名叫苏丽丽的小巧玲珑的秀气女孩,她和乔卫红来自同一个城市同一个学校,由于乔卫红处处罩着她,照顾着她,所以,她也投桃报李的紧跟在乔卫红的后面,甘愿做乔卫红的跟随了。

正是这个小巧玲珑的女孩,在她们到小山村来的第一个晚上,一声竭嘶力竭的嚎叫震惊了小山村,也从此揭开了这个小山村诡异的面纱和她们惊悚经历的开始。

这个大队的仓库建在村北出村口的小道边,在离仓库二十几米的小道边就是一个简易的茅房。

五个女知青住进了仓库改造的集体宿舍,这个茅房可以解决她们方便的问题,只是到了晚上,这些女孩子出门害怕,那只有在房间角落里摆个便盆了。

不过这只是限于小解,如果是大解的话就非得到外面的茅房里解决了。

这第一天的晚上,可能是水土不服还是别的原因,这个苏丽丽肚子疼得难受,看着小窗外乌漆麻黑的夜色,她又不敢出去上茅房。

憋了许久,实在是憋得小脸通红,不能再憋了,苏丽丽只好央求睡在第三张铺位上的袁小兰了。

这袁小兰是个地地道道的假小子,如果不是二两条辫子的话,还真的像个男孩子,女孩子身上的特征她一点都没有,胸平臀削的,虽然五官端正,但时不时的露出了一丝匪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