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锦书小说网 > 恋与暴君痛失网名 > 第3章 03

第3章 03

加茂怜这辈子努力地隐藏自己的咒术实力,同时体术练习也从来没有落下,甚至因为不能在外使用术式,身体素质练得比上辈子更强,再加上他积累多年的实战经验,一般来说光靠拳头,就能轻松祓除一级甚至准特级的诅咒。

但当他砸向禅院甚尔时,却没有听见令人愉悦的骨头断裂的声音。

男人强韧的肉体硬生生挡住了加茂怜的袭击,又在转瞬中以一种刁钻的角度出拳,劲风危险地擦过加茂的鼻尖。

少年像一只灵巧的猫,敏捷地躲过反击,踩着小巷一侧的墙壁蹿到了另一头。

禅院甚尔难得打空,稍微起了兴趣,目光锁住对方,双人飞快缠斗在一起,空中只见到两道残影,以及时不时的令人惊骇的击打声。

加茂怜吃力地躲过一次攻击,擦了擦脸颊的伤,这才感受到天与咒缚的实力有多么恐怖,这样下去如果不使用术式他很快就会输掉。

怜飞速考量着他们现在所处的地理位置,确定可以有时间消除自己的咒力残秽而不会被发现后,毫无心理压力地抛弃了“武德”这种东西。

下一秒,两道暗金色的流光在黑暗中骤然亮起,少年踩在两座高墙形成的夹缝间,仰面躲过一记厉风,金属锁链发出令人牙酸的摩擦声,锁链顶端的刀刃深深地嵌进身后的墙壁,差一点就能割断少年脆弱的颈动脉。

男人扯出天逆鉾,尘土飞扬,水泥砖墙哗啦一声塌了一角,倾斜的灯光照亮了对方手里的咒具。

看来这家伙也没什么底线。加茂怜啧了一声,飞身蹿上墙头,万里锁链紧接着破空划过,向他直击而来。

卫衣下摆被重力拉开,露出一截柔韧而结实的腰线,肌肉撑开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少年如同倒挂的弯月,悬在夜空中,下一瞬,右手死死抓住袭来的锁链,借着对方的力度,将尽头的天逆鉾甩了回去。

轰隆,又是一声巨响,另一侧的墙壁也被破开一个大洞,方才还在那儿的男人已经凭空消失,躲掉了加茂怜的反击。

两道浓郁的金色在黑暗中流淌,虹膜深处似乎有一团烈火燃烧,瞳术催发到了极致。

孔雀瞳找不到这家伙的破绽。加茂怜很快意识到这一点。

他的眼睛需要咒力作为观察媒介,咒力这种东西就算是普通人也能产出,但天生天与咒缚的禅院甚尔恰恰没有,刚好克制住了他。

“诶?”低沉的嗓音在加茂怜耳边响起,少年惊然后退,但还是慢了一步,被拳头毫不怜惜地砸到墙上,后背压倒了一堆碎砖。

加茂怜嘶了一声,迅速使用反转术式修复伤口止住了血,抬起胳膊细细检查了一遍,松了一口气,还好没有粘到他衣服上。有时候他会出现一些不合时宜的洁癖。

“阿格斯之眼?”禅院甚尔颇有兴趣地蹲在他面前,想要观察他的眼睛,指尖还没碰到脸,就被怜不客气地拍了下去。

禅院口中的阿格斯之眼其实是孔雀瞳的学名,来源于希腊神话传说。阿格斯(argus)是长着一百只眼睛的巨人,他死后,天后赫拉将他的眼睛洒在孔雀尾羽上做装饰,因此人们也将阿格斯之眼称作孔雀瞳。

传说阿格斯能够观察到所有方向的事务与动,孔雀瞳的能力同样也是洞察敌人的行动轨迹与破绽。

黑暗中两人因为看眼睛的事情再次拳脚相加。

“喂喂喂,那边两个!你们在干什么!”黑暗中传来一声暴喝。

一阵刺眼的手电筒灯光照来,加茂怜眯起眼睛,远处走来一个穿着警服的巡查员。

加茂怜环顾四周斗殴造成的废墟,刚想趁乱逃之夭夭就发现巡查员手中拎着一个熟悉的背包,是他的,因为碍事暂时扔到了一旁,包里还有有关他身份信息的文件。

当机立断,加茂怜死死地抓住了禅院甚尔的胳膊,死也要拉个垫背的,男人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但此时灯光已经笼罩了两人,巡警胸前的记录仪亮着红光,谁都跑不掉。

警署中。

面色严肃的警员瞪着这两个家伙,毁坏公物砸坏墙壁这件事虽然存疑——他不觉得两个人有能耐造成这么大的毁坏——但打架斗殴板上钉钉,证据确凿。

“他先动的手。”禅院甚尔如实说。

警员看了看缩在墙角苍白漂亮的少年,又看了看穷凶极恶嘴上还有刀疤的男人。

警员:……

甚尔:…………

加茂:………………qwq

禅院甚尔心里骂了一句脏话,甚至在考虑要不要直接闯出去,就在他视线穿过警署大门,策划袭警逃跑路线的时候,墙角那个欠揍的金发小鬼挪了挪位置,将通向大门的走廊挡了一半。

禅院甚尔:“……”想宰人。

“喂你!你那是什么表情!”警员冲男人呵斥一声,“不要恐吓被害人!”

短短几分钟,已经从斗殴事件转变成加害事件,少年的相貌确实很有迷惑性,怎么看都不像一拳砸坏一堵墙的类型。

在警员低头写记录的瞬间,加茂怜冲禅院甚尔不着痕迹地露出一丝轻蔑的笑,谁让这家伙调戏他的。曾经在黑道混得风生水起的天与暴君也有被抓进警署的下场,怜光是想想,就觉得心情舒畅。

至于他自己,只是一个刚满十八还没成年的高中生,在发现他并没有监护人后,很快就会被释放。

可惜加茂怜没有彻底如愿以偿看到禅院甚尔被羁押,禅院合作的那位地下黑中介很快就得知了此事,为了将自己的摇钱树从警署里赎出来,立马找了关系摆平了一切。

两人在警员的监督下签字认错,臭着脸握手言和。

等警署那边的流程走完,夜已经很深了,空气微凉,带着些水汽。

加茂怜抬头看警署外孤零零的路灯,短暂地发了一会儿呆,一时不知道接下来该去哪儿。按照他的原计划,他现在应该在某个黑酒吧喝得不省人事,然后就这样熬到第二天去新租的公寓收拾东西,再继续准备普通高中高三入学的分班考试。

直到出了门,禅院甚尔和他擦肩而过,他们还在警署的监控摄像范围内。

“喂。”加茂怜忽然开口叫住了男人。

他攥紧了肩上的背包背带,他不经常在外人面前表述自己的欲望,不过这回只是迟疑了一秒,向前走了几步,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你不是,摸一次一万?”

甚尔站定,侧过身盯着眼前的金发少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