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锦书小说网 > 恋与暴君痛失网名 > 第5章 05

第5章 05

“川上富江?”墨镜也遮不住白发少年此刻迷茫的表情,他指尖点了点桌上的相片,“虽然很漂亮,但不是我感兴趣的类型。”

他面前放着一大摞陈旧的相片资料,有偷拍有合照有正面照,但无一例外,这些相片的主角都是同一个名为“川上富江”的漂亮少女。如果此时有人误入教室看到这些东西,绝对会以为在场四人是什么恶心的变态偷拍狂。

见到这些照片后,一旁的黑发丸子头男生表现得则更为稳重一些,“所以,夜蛾老师,这次的任务到底是什么?”

“难道是寻人?”坐在最角落的棕发少女撑着脸猜测到,“她失踪了?”

就在他们疑惑时,夜蛾正道也正在观察这三名一年级生,白发那位名叫五条悟,不仅来自咒术界御三家之一的五条家族,还是继承了罕见六眼和无下限术式的天才;

黑发少年是夏油杰,虽然出生于非咒术家庭,但觉醒了在咒术界都难得一见的咒灵操术,是极具潜力的新生;

棕发少女则名叫家入硝子,是极少数能使用反转术式进行治疗的天赋者,珍稀程度相当于濒临灭绝的马德拉大白凤蝶。

目前还没到开学的时候,但三名学生已经提前进校,准备开启他们的第一次任务。而想要成为一名合格的咒术师,这些年幼的孩子们必须快速成长起来,其中最直观的办法就是让他们受到一次震撼人心的脱敏教育。

咒术高专从来不会回避给这些幼崽们来一次血与泪的体验,所以夜蛾正道为他们安排的第一门课程就是——

“杀掉她。”夜蛾正道沉下声,指尖重重地点在川上富江的脸上,“这是新生的首次入学考核。”

“杀掉她,哇,夜蛾,你的更年期终于到时候了?”五条悟夸张地哇了一声,表演痕迹过重,因此看起来不怎么真诚,“可她不是人类吗?”

五条悟这家伙才是令夜蛾最头疼的一个,作为御三家的人,这小子从小就开始杀咒灵,早就脱敏了。如果不是他,夜蛾也不会费心申请这种特殊任务来作为考核目标。

他模棱两可地回答:“是人类,但从某种角度讲也不是。”

夏油杰低着头翻看照片,在翻到某一张的时候他的指尖忽然滞在半空,神情陡然变得非常严肃。

五条悟:“杰,你现在的表情好像被恶灵附体了。”

夏油杰不知道这位刚认识两天的白毛新同学为何总是一副自来熟的模样,但显然此刻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他将那张让他头皮发麻的相片抽出来,推到了两位同期生的面前。

白发少年推下墨镜瞟了一眼,紧跟着忽然附身凑近,像看见了什么令他兴奋的景象,透蓝的双眸几乎要贴上去,闪烁着平常人难以理解的光芒。

这张相片与前面几张明显不同,整个画面都笼罩着一股陈旧的幽绿色,场景中的光线很暗,阴影浓重的地方都糊成了一团,其他地方却好像曝光过度,导致阴影与白色相接的位置出现了许多暗色的噪点,让人想起飞溅的血迹。

画面中仍旧是那个名为川上富江的少女,她站在窗口侧面背对着镜头,穿着学生制服短裙,柔顺乌黑的长直发搭在肩上,露出一小截雪白的脖子和精致的侧脸。整张相片都萦绕着让人不舒服的氛围,只有仔细去看才能观察到,在玻璃窗反射到的画面中,少女的长发诡异地隆起,似乎下面藏着一张狰狞的人脸。

“你不是对她不感兴趣吗,五条同学?”夏油杰反问,这语气颇有报复对方说他“被恶灵附体”的意思。

家入硝子偏头看两位男生斗嘴,泪痣像一颗星星点在她眼角,即便她一句话没说,夜蛾正道也从中观察出了一点幸灾乐祸的味道。

这位班主任大叔不由得在心中叹了口气,很难想象接下来四年他的班级里会是怎样一番情形。

“虽然她不是我感兴趣的女性,但确实是我感兴趣会祓除的那类怪物。”五条悟拉长了声音,视线移向夜蛾,“不过这家伙我一个人就可以搞定,为什么要四个年级一起出动啊?”

他指了指任务名单,东京咒术高专的所有学生都在其中,看起来非常棘手的样子。

“因为这种名为川上富江的生物不止一个。”一年级班主任用了“生物”这个词来指代照片上的少女,抽出文件袋中的资料,发给三位新生。

资料上用红色印了绝密的字样,一共有三份,每份资料的左上角都跟着一串代码:tky-1988(09)-d01,aom-1995(04)-b15,tky-2005(02)-a17。

夜蛾正道:“川上富江的有关记载只有以上三份,其中最早可以追溯到1988年9月份,她名义上的死亡日期,也可以说是她第一次犯案的时段。”

这时五条悟又哇了一声,偷偷摸摸地戳夏油杰,“那时我还没出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