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锦书小说网 > 恋与暴君痛失网名 > 第8章 08

第8章 08

鲜血沿着对方的手腕滴下,在地上蓄积成一滩暗红的水渍。紧接着禅院甚尔发现那只是白皙腕骨上垂落的编织红绳,少年则一尘不染,甚至连衬衣上都没有丝毫褶皱,如果忽略他手中提着什么,简直就是甚尔最不耐烦相处的那种乖乖好学生。

他注意到少年的视线在他脸上顿了一下,然后彻底地转过身,那张绝对称得上漂亮的脸蛋上露出了一种惊诧又掺杂着牙疼与晦气的神情,就好像禅院甚尔曾经做过什么对不起他的事一样。

禅院立马在脑海里否定了这个诡异的想法,即便隐隐约约觉得这家伙看上去有些眼熟,但他从不会将自己过去的经历与一个男性挂钩——除非对方死在自己手中。

加茂怜从圣经故事的滑稽比喻中回过神,将头颅随手扔到墙角,似乎这时候才意识到刚刚摸了什么恶心的东西,抽出湿巾,一根一根地仔细清理着自己的手指。

他完全将面前的男人忽略了。看上去有些自大,但说实话,加茂只是不知道该做什么,总不可能在凶杀现场遇见一夜情对象,还能若无其事地向对方打招呼吧。

至少怜做不到这点,所以只能低下头处理自己指尖沾到的血迹。

他猜到禅院甚尔绝对也是为了川上富江的事情而来,这家伙为了钱可是什么都愿意干。对方进门的时候,川上富江已经被他关进了咒具中,还差一个多出来的脑袋没来得及处理,加茂怜倒不在意这一点遗漏,在他意识到咒术界的人正在追捕川上富江时,就没打算烧毁这颗头,总要留点什么给那群人销毁,让他们误以为怪物已经祓除干净了,免得三天两头来找他麻烦。

可现在禅院甚尔一掺和,事情就变得有趣起来。加茂怜甚至有些好奇,这家伙和咒术界那群人打起来会是什么样的场景。

于是他抱着一种看热闹的心态,向旁边挪了挪,将通往头颅的空间给禅院甚尔留了出来,这个肢体动作的意思很明确,代表着“请自便”。

不过禅院甚尔竟然没有动,他也没有将注意力放在加茂怜的身上,而是敏锐地向身后望了一眼。拜他所赐,那里已经没有门板了,因此大门处传来的声音更加清晰地传入了甚尔的耳朵,是锈迹斑斑的铁栏杆大门被人从内而外拉开的动静。

他听见了三个人的脚步声。

“咒术师。”禅院甚尔皱眉低骂了一句,显然在这种情况下他并不想和这些家伙发生不必要的冲突,虽然杀掉那群人不是难事,但要是导致他被禅院那些家伙抓住把柄,又是麻烦事一桩。

他当着加茂怜的面,从刚刚对方让出来的空地经过,路过躺在地上还在蠕动的头颅,很注意让自己没有踩到血迹,然后从二楼的窗户翻了出去。

加茂怜烧掉了沾血的纸巾,快速去除空气中的咒力残秽,确保自己看起来万无一失后,三个身影出现在活动室门前,很巧,是他上辈子的老熟人。

“你确定是这里?”还没走到门口,夏油杰发出疑问,“可是咒术标记明显减弱了很多。”

“进去看看不就知道——诶,怎么就剩一颗头了?”五条悟困惑地止住了声音,看了看血泊中的脑袋,下一秒关注重心迅速地转向了房间里的一名男生。

他拉下墨镜,六眼泛起一丝波澜,“咦,伪神之瞳?”

加茂怜皱起眉,心想果然无论立场有没有冲突,这家伙说话还是如此欠揍。

很多年前,他的孔雀瞳和五条悟的六眼在咒术界并称为“神之瞳”,直到外界发现加茂怜不会控制咒力时,剥夺了对他眼睛的赞誉,私底下讥讽为“伪神之瞳”,甚至因此大肆批判加茂怜根本就不配拥有这么一双眼睛。

加茂怜倒是不介意,毕竟实力差都是他装出来的,但被五条悟这家伙一说,他就忽然升起一股揍人的冲动。

夏油杰和家入硝子入学前与咒术界没什么关系,并不懂五条悟指的是什么,但潜意识告诉他们能从这家伙嘴里吐出来的必定不是什么好话,更别说对面那个少年脸色已经变得很难看了。

五条悟仿佛全然不知,热情地对同伴们说:“硝子、杰,我给你们介绍,这家伙是加茂——”

“我叫加茂怜,这里我已经处理得差不多了,还差一个脑袋没烧,需要留给你们处理吗?”加茂怜打断了五条悟的话,生怕从他嘴里冒出“这位是被加茂家遗弃的嫡子”这种蠢话。

“你烧掉了?”五条悟自顾自走到那颗脑袋前,大咧咧地蹲下去戳了戳,“我以为你不会使用咒术。”

“但是我会使用打火机。”加茂怜面无表情地掏出兜里的东西,砸向五条悟的脑袋。

白发少年像身后长了眼睛,反手轻巧地抓住了打火机,“不过怜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听说你不是高专退学了吗?”

五条悟的语气轻松,直接自来熟地叫了他的名字,仿佛他们正和谐地坐在一起在唠家常。

加茂怜赶紧驱散脑袋里可怕的错觉,臭着脸:“所以我转到了这里。”

“啊。”五条悟恍然大悟,他正想起身,加茂怜毫不犹豫地揭穿他,“奉劝你不要为了方便直接使用术式,我可不想刚入学就因为校区重建问题被赶回家。”

五条悟丝毫没有被看穿想法的心虚,反而理直气壮地说:“你好像很了解我。”

那当然,上辈子动手没有十次也有八次,吵嘴更是数不胜数。

加茂怜冷笑:“毕竟你是六眼,想不了解都难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