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锦书小说网 > 恋与暴君痛失网名 > 第15章 15

第15章 15

加茂怜已经走到了蛇最后标记的位置,前面的路被泥石流挡住了,还没来得及疏通,闪着警灯的摩托横在路中央,警察也站在一旁,拦住游人不让他们从这条路过去。

现在正值旅游淡季,但还是有不少屋久岛狂热人士会趁此机会来这里爬山,这些人通常都固执得要命,上山后一旦遇险会很麻烦。

加茂怜远远地看了一眼,没有凑近,他绕到了另一头的林子里,空气中弥漫着泥土的腥味和水汽,高大的树木上布满了青苔和藤蔓,浓密的树叶相互交织,挡住了大部分的阳光。

山林里光线很暗,早上和傍晚差不多,昏暗的林间,暗金色的流光在孔雀瞳中隐隐流淌着,仿若烧化的金水。加茂怜从兜里摸出一根皮筋,将短发扎成一小束马尾,侧脸的轮廓变得更加清晰,多了几分少年的气质,至少不再让人为他的性别所困惑。

能够窥探世间一切恶意的眼瞳缓缓地打量着四周,这里远离人类,如同咒力的真空地带,没有城市中令人窒息的负面情绪,空气清新洁净,仿佛不在尘世。

蛇的标记在这里断了,加茂怜猜测咒具留下的残秽已经被雨水冲走,或者被泥石流埋进了土里,他没办法掘地三尺地找,只能向山林更深处行进。

这是一片原始林,加茂怜走的路线偏僻,还未经人开发过,石头上爬满了滑溜溜的青苔,地上全是泥泞,稍不注意就会滑倒。他拨开挡路的藤蔓,双眼巡视周围,因为某种特殊原因,蚊虫不敢近他的身,就好像周围形成了一圈透明的结界。

加茂怜走了半个小时,终于绕过有警察的地带,翻到了泥石流塌陷的另一侧。从这里往后就是真正的深山老林,政府专门在树上订了“野兽出没,禁止入内”的告示,大路也在这里断掉,往前是幽深的一片。

他到达泥沙大量堆积的落点位置,沿着山的垂直方向由下至上寻找线索,这片区域是唯一的受灾区,如果蛇的标记失效,那一定是在这里遭到了阻断。

孔雀瞳依旧不间断地运行着,终于在距离山脚十公里处找到一丝微弱的咒力残秽。在一处滚落的巨型山石下,灰蒙蒙的雾气萦绕在空中,稀薄得仿佛随时都要散去。

一滴微凉的液体落到加茂怜的鼻尖,他伸出手,点点雨滴落在他掌心,这时候竟然下雨了。

永田的天气预报永远是阴天,加茂怜没有习惯这里的天气变化,根本没有带伞,他倒是不在意淋点雨,反正以咒术师的身体素质,他是很难感冒的,唯一麻烦的是下雨会导致山路打滑,接下来的路会难走很多。

他想了想,快步朝着残秽的方向走去,得趁雨下大之前找出点什么。

“救救我……”

虚弱的呼救声从山石下传来,似乎听见了有人到来的脚步声,在加茂怜靠近的时候,声音变得越来越激动。

“有人吗?救救我,救救我!我被压在下面了!”

山石下是雨水冲刷堆积的泥土,声音从石头与地面的缝隙处传出,“有人吗,救救我,我可以给你报酬!”

加茂怜没出声,在缝隙处蹲下往里望去,那之间似乎卡住了一个男人,对方的脸颊上全是伤痕和泥沙,淤泥几乎将他彻底埋没,乱糟糟的短发被泥浆裹成块状,非常狼狈,不知道在这里埋了多久。

“救——”

加茂怜与男人面面相觑,对方的呼救声戛然而止,半晌后一声凄厉的“救命!”划破云霄,惊走飞鸟无数,仿佛看见了世间最恐怖的恶鬼。

少年顿了顿,睫毛搭下一块青色的阴影,半敛起双眸等待眼睛恢复正常。刚才为了搜寻咒力残秽,暗金的孔雀瞳正是活跃的时候,任何一个生灵只要被他直视都难逃被窥探的毛骨悚然感。

加茂怜虽然自己不明白那是怎样一种感觉,但也知道自己这双眼睛的威力,就连六眼那小子都评价过“恶心”,可见普通人看了会多么恐惧。

等暗光消失,他重新看向埋在石头下的男人,此时的雨已经大了起来,可雨点一落到少年的身上就像落入火里,呲的一声,直接被烤成了蒸汽重新回到空中。

加茂怜干干净净地待在原处,冷漠地看着雨水浸入泥泞之中,缝隙里的积水缓慢上涨,逐渐淹到了男人的口鼻。

男人呛了好几口水,对窒息死亡的恐惧占据了上风,他战战兢兢地望着加茂怜,眼神无助又绝望,“救我,请救救我吧……”

看着他的嘴痛苦地一张一合,像沼泽地里挣扎的青蛙,加茂怜的思绪飘到了很远的地方,他目光放空了好长一会儿时间。

男人的哀嚎骤然放大,将少年的意识拉了回来,压在对方身上的山石似乎倾斜了一点,雨水带走了原本垫在下方的一部分泥土,再这么下去那块巨石毫无意外会彻底倒下,将男人的脑袋压成一滩烂泥。

“救我!求求您!”他的眼泪鼻涕和泥浆混在了一起,呼喊的时候吞进了许多泥沙也不在意,看着加茂怜的目光就像看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加茂怜偏了偏头,问了他一个问题:“救了你,你能回报我什么呢?”

大雨滂沱,重重地砸进地里,巨石又向下倾斜了一点,山上的碎石也往下滚落,男人痛苦地咳嗽着,满眼惊慌。

他大声吼道:“一切!我的一切!求您了!救救我吧!”

加茂怜沉默着站起了身,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对方的恳求。

咔。

一大块泥土被雨水冲走,巨石颤颤巍巍地摇晃,男人绝望地闭上了双眼准备等待死亡,但痛楚并没有如期而至,他缓缓地睁开眼,面前的少年仅仅单手就将大他好几倍的石块抵住了。

男人震惊地望着这一幕,脸上刚刚露出死而复生的喜悦,意识就永远停在了下一秒。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