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锦书小说网 > 恋与暴君痛失网名 > 第17章 17

第17章 17

“挺软的。”加茂怜评价了一句,慢悠悠地从禅院甚尔身上爬起来。

还没等他起身,手腕忽地一紧,整个人被拽到地上,禅院甚尔翻身压在他腹部,膝盖毫不留情地撞了上去,加茂怜痛得瞬间卸力,锁链哗啦一声,缠住了他的双臂。

禅院甚尔看着那两只又亮又圆的孔雀瞳这么恶狠狠地瞪着他,就忍不住伸手去掐他脸,鲜血顺着他手掌的伤口流到加茂怜的脸上,少年嫌弃地偏了偏头,禅院甚尔就故意把血全部蹭上了他的脸颊。

加茂怜深吸一口气,术式在指尖蓄势待发,蓄足的咒力却忽然凭空消失,散在了空气中。

他一愣,再试了试,这下不仅赤血操术使不出,就连孔雀瞳自带的火焰也没办法燃起来,咒力淤积在体内,找不到释放的突破口。

加茂怜以为禅院甚尔用了天逆鉾,但当他视线同男人对上,对方若有所思的神色让他忽然明白了什么。

禅院甚尔低沉的声音响起,“术式用不了?”

加茂怜抿住唇,他不用看就能想象到这家伙脸上是怎样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

果然,他很快就听见对方喉咙里溢出的笑声,他现在双手被捆,整个人都在禅院的挟制范围内,根本无法翻身。

“保持这个表情。”男人忽然说了一句,紧接着一道闪光灯在黑暗中亮起,加茂怜皱眉眯着眼睛,发现这混蛋竟然用手机拍他!

锁链发出令人牙酸的摩擦声,特制咒具不是人力可以扯断的,禅院甚尔毫不在意,甚至将手机换了个角度,“笑一笑,茄子——”

“我操你。”加茂怜骂出平生最脏的话,骤然亮起的闪光灯让他不适地眨了眨眼睛,孔雀瞳过度使用后,双眼会变得非常敏感,又酸又涨,接二连三的刺激过后止不住泛起了生理性的眼泪。

见到这种难得的场面,禅院甚尔饶有兴趣地凑近,“哭了?”

“哭了我也不会放开你的。”他补充。

加茂怜冷冷地望着他,在禅院甚尔越凑越近的时候,忽然冒出一句:“奥义……”

男人顿了顿,以为他要用什么了不得的术式,下一秒,少年猛地抬起头,对准禅院甚尔的脑袋用力撞去。

奥义·头槌!

“呿。”禅院甚尔轻吸一口气,手中松了力道,加茂怜趁机挣脱万里锁链,顺带着踹了他肩膀一脚,翻身而起。

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数让两人捂着脑门在黑暗中面面相觑,各自认为彼此脑子有病,一下子都没有了动手的心思。

加茂怜往上望了一眼,这是一口直径两米、纵深十米的井,他试着踩着井壁向上跳跃,但身体好像被一股巨大的力拽住了,跳到一半就重重地落了下来。

加茂怜尝试了几次都是如此,也没办法使用术式,不幸困在了这里。

“现在怎么上去?”

他瞥向禅院甚尔,男人耸了耸肩,“我也是被拉下来的,别问我。”

“然后你就把我也拖下来了?”加茂怜踹了踹一旁的咒具锁链,难以置信地问。如果不是被拽住了脚腕,他根本就没打算从这口井的正上方过。

“因为想知道咒术师有没有办法离开。”禅院甚尔漫不经心地说,“看来,没有。”

能把拖人下水说得这么轻松自在,也就只有这混蛋能够办到。加茂怜不想和他多费口舌,挤了挤自己头发上的雨水,将黏在脸上的发丝捋到脑后。

被禅院蹭上的血迹已经干了,加茂怜样子有些狼狈,他只能扯起衣服下摆,用雨水淋湿的布料勉强把脸擦干净。

禅院甚尔看着他暴露在空气中的柔韧结实的腰腹,没有说话。

加茂怜做完这些又俯下身,将短裤的裤脚挽起,收纳绑腿正好卡在他膝盖上方大约十五厘米的位置,为了束紧不滑落,黑色硅胶垫圈在大腿上勒出了深深的凹陷,下方红色勒痕像一条线环绕着大腿,白皙的皮肤微微鼓起,流畅地挤进绑腿中。

加茂怜从贴近大腿内侧的收纳袋里摸出一只微型强光手电,摁开时正好对准禅院甚尔的眼睛晃了晃,像是蓄意报复。

“看什么?”加茂怜皱眉。

“只是确认一下。”禅院甚尔丝毫不惧手电筒那点光,咧开一口白牙,“你腿窝上果然有一颗痣,我以为我记错了。”

“……”加茂怜冷漠脸,“等出去你就死定了。”

说完他转身举着手电筒观察四周,井壁是由砖块垒成,非常光滑,四周布满了青苔,无法攀援上去。这口井能将天与咒缚拖下来,又能制住他的术式,绝对有问题。

果不其然,只是绕着周围转了一圈,加茂怜就看见井底角落处有几块明显不一样的砖石,长宽三十厘米的形状,分明靠近井底,却只有这里的苔藓稀少,像是经常被人擦拭过。

他敲了敲,果然是空心的。

“让让。”禅院甚尔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他后头,加茂怜挪开了一些位置,只见男人抬脚用力一踹,井壁上厚实的砖块四分五裂地炸开,石渣差点溅到加茂怜的脸上。

砖后露出后面一个黑魆魆的矩形洞口,深不见底,手电筒的光都照不见后头有什么,只能看见一圈一圈灰黑色的影子。

禅院甚尔闻见一股骚臭味从洞里飘出,他皱眉揉了揉鼻尖,“这应该就是人面犬的藏身地,想要办法把它们弄出来。”

“这口井,还有井壁里的砖……人为的痕迹太重了。”加茂怜敏锐地察觉到不对劲,“就好像这些人面犬像是被人圈养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