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锦书小说网 > 山河忘 > 第11章 又遇蓝长青

第11章 又遇蓝长青

蓝长青三人背着包袱,本要出城。听见动静后,三人便转头看去,看见居然是他们在石羊镇骗过的苏九霖追了过来后,三人拔腿就跑。

三人从这条街跑到第二条街,又从第二条街跑到第三条街,苏九霖却还是跟在后面穷追不舍。

三人已是跑出了城,苏九霖却还是在后面追着,口中还一直喊着“别跑”。

“爷爷,那小子还在后面跟着。”闫修回头看了一眼,他会些武功,却都已是有点跑不太动了,没想到苏九霖还跟在后面不肯放弃。

蓝长青也回头看了一眼,看到苏九霖还在后面跟着后,便让蓝兰与闫修分开跑。

蓝长青刚说完,蓝兰就朝右边跑去了,闫修则朝左边跑去,蓝长青自己则是继续往前跑着。

苏九霖见三人分开跑了,稍微停了停,喘着粗气,左右看了看,然后继续往前追去。

其实苏九霖自己也跑的有点累了,但他,就是要追!

苏九霖在蓝长青后面追着,当追至一处山头时,竟发现蓝长青不见了。

苏九霖往左边看了看,没有人。右往右边看了看,也没看到人。

“明明是一大片空地,能跑到哪去呢?!”

苏九霖喘着粗气,慢慢的,一步一步的向前走着,走到了山头边。从这往下望去,是一片空旷的田野。

苏九霖就这般气喘吁吁的望着远方,忽然一下跪在了地上。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压抑在内心的情绪,双手捶地放声大哭了起来。

苏九霖他有担当,有责任感,他要找父亲,他要帮苏家做一点事,要接他南叔回去。

他有毅力,不怕吃苦,在森林跑不动了还是会接着跑,从青城山到石羊镇,从石羊镇到大乐乡,再从大乐乡到崇庆城,他累过、彷徨过但他没放弃过。

他有原则,有骨气,不愿接受别人的好意,不愿去乞讨,甚至刚才在他喝那碗粥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他都在想他爷爷在九泉之下会不会怪他。

可他毕竟才十二岁!

他已经承受了太多不该是他这个年纪该承受的东西。

哭的是那么的撕心裂肺,眼泪似止不住的流着,丝毫没有停下来的迹象。

……

过了会儿,蓝长青忽然站到了苏九霖身后,不远处,蓝兰和闫修也都在看着。

“好了,别哭了。”蓝长青开口说道,“我们还你钱就是了。”

可苏九霖还是自顾自的哭着。

“唉,”蓝长青在后面叹了口气,“这些都是你成长路上所必经的,或早或晚而已。人心叵测,想要在这个世道活下去,本就没那么容易。”

苏九霖已没一开始哭的那么厉害了,抽泣的问道:“为…什么…我…一个…小…孩子…你们…都骗,我…又不…是…坏…人…”

蓝长青走到苏九霖身边,抚摸着他的头,“江湖本就是险恶的,难道就因为你还小,它就不险恶了吗?”

“你居然敢当街数钱,我当时看到最少还有两伙人盯上你了。不被我们骗,你一样会被别人骗。”

“起码我们不会伤害你,只骗你钱,好让你长长记性,记住江湖险恶。”

“我看的出来你是一个好孩子,又善良又知书达理。但你要适应生活,你要根据生活做出改变,不是让生活适应你。多读点书是好,但理想是理想,现实是现实,读完书后记得一定要把理想跟现实分清楚啊。”

苏九霖此时已哭的没有那么厉害了,只是还在抽泣。

蓝长青继续说着,“人,教训都懂,但只有痛过才会记得住。”

“为什么我一个小孩子的钱你们都骗…”苏九霖却还是这么说着,然后一头扎进了蓝长青怀里,又哭了起来,越哭越大声,越哭越难过。

蓝兰和闫修也来到了苏九霖身旁。

过了许久,苏九霖终是没哭了。蓝兰和闫修也向他道了歉。

苏九霖也知道了三人的关系和名字,在他们的询问下也把自己的种种告知了三人。

“早就跟你们说过了,苏公子看上去那么老实,让你们还是不要为难人家了。你们就是不听,非要我去。看,让他受了多少苦!”

蓝兰把蓝长青和闫修是揍了又揍,他一开始是不愿意为难苏九霖的。

“蓝兰姐,”苏九霖却是把蓝兰止住了,“蓝爷爷说的没错,我缺少江湖经验,不被你们骗也会被别人骗的。”

“可我们也只能还你八十文铜钱了,都怪他们两个!”说着,蓝兰拿出了钱袋递给苏九霖,然后恶狠狠的盯着闫修和蓝长青。

原来闫修和蓝长青来崇庆城是来赌钱的,可惜,运气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不好,输个底朝天。连蓝兰的银子也拿去输光了。幸亏蓝兰身上还有八十文钱是分开放的。

闫修和蓝长青则把头转向了一旁。

苏九霖看了会儿手里的钱袋,然后取出了五十五文交给蓝兰,“蓝兰姐,收着吧,你们也没钱了。”

“我们怎么好意思要你的钱呢?你不是还得靠着这些钱找你的父亲?”蓝兰此时却很困惑,明明现在钱对苏九霖来说很重要。

苏九霖笑了笑,“被骗了就是被骗了,我能要回二十五文钱已经很不错了。”

“而且,我刚才问过了,城里那家望江楼,每天还会施一顿粥的。”苏九霖执意要蓝兰收下那五十五文钱。

“可是…”

“别可是了,蓝兰姐、蓝爷爷、闫兄,我能感觉得到,其实你们都是好人。我能向你们提个要求吗?”苏九霖很认真的看着三人。

“你说。”

“你们能别再去骗人了吗?”

闻,三人却是沉默了。

苏九霖继续说道:“每当我看到一个骗子我就会去说服他别再做骗子,然后骗子就会越来越少,越来越少。我相信总有一天世上会没有骗子的。”

“苏兄弟,你年纪轻轻,不过说的倒是很有道理啊!”闫修立马给苏九霖竖起了大拇指。

蓝长青站在一侧,却是直摇头,“唉,苏公子啊,世上的事情,是没有绝对之说的。而世上的人也一样,是没有一出生就是会骗人的。等你以后搞清楚了人为什么会变成坏人,为什么会变成骗子,又为什么会有骗子,你就知道你刚才说的话有多天真了…”

“你们三个长大后就自然都会明白了。”

蓝长青也知道三人现在很难明白他说的话的意思,便没再多说。

由于蓝长青三人还要赶路,再耽搁下去可能天黑都到不了下个城,三人又跟苏九霖稍微聊了几句后,便辞别往东走了。

而苏九霖则是回到了崇庆城,开始继续找他父亲苏鸣峰。

从这天起,苏九霖就开始了晚上睡乞丐窝,白天找父亲的日子。

而自从那天追蓝长青三人出城后,苏九霖便再也没见过那个白发老乞丐了,问过那个中年乞丐,只说是吃完馒头就走了。

偶尔看到望江楼忙苏九霖也会去帮忙,打扫、端菜、挑水、劈柴样样都做。

掌柜见他干活居然不输自己的店小二而且还勤快,就想招他做小二的,苏九霖却因自己要找父亲苏鸣峰而没答应,只奢求了帮一次给一顿饭吃。

饶是如此,这才过去三天,苏九霖也只剩下七文钱了。

崇庆城里卖的东西比石羊镇贵多了,一个馒头最少都要两文钱,还不一定有。平时都是三文钱一个,还有五文钱一个的。

“话说,秦国公主孟赢本是楚国太子建未婚妻,然而奸臣费无极竟使计把孟赢献给了太子建的父亲楚平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