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锦书小说网 > 山河忘 > 第24章 空城计

第24章 空城计

伴随着清晨清脆的鸟鸣声,秋胤雪从睡梦中醒了过来。

醒来后的秋胤雪,先是侧头向洞口看了看,随后便起身往洞口走了去。

晨曦,透过树叶,透过林间那似是羽化成仙才该有的薄雾,洒在了苏九霖闭着双眼的脸上。他最终还是睡着了。一旁的草地上,还有几叶花瓣,好像负担不起雾霜的重量了,滚落下几滴露珠。

秋胤雪蹲在了苏九霖身前,歪着脖子,双手托着脑袋,就这般看着苏九霖。

看着看着,秋胤雪突然想笑,幸好及时捂住了自己的嘴才没笑出声来。

可就在她庆幸自己没吵醒苏九霖的时候,苏九霖还是醒了,还看到了一眼秋胤雪在笑。苏九霖才反应过来自己睡着了。

明明说过自己会在洞口守着的,结果却睡着了,苏九霖此刻很是不好意思,连忙起身弯腰跟秋胤雪道歉。秋胤雪则是给苏九霖回了一礼,说辛苦苏九霖了,随后又问了苏九霖的伤势,苏九霖则表示伤势已经好了一大半了。

而至于他受的伤为何能好的这么快,苏九霖自己都搞不清楚,也就没多说了。随后两人就去找出山林的路了。

苏九霖从青城山来这一路上没用多少钱,平时也是睡的乞丐窝破庙这种地方,身上还有十多两银子。他准备买辆马车载着秋胤雪去宁波,毕竟现在身边有个弱女子,想着总不能让她跟他一样走着去。

此时,登州府天元门总舵内,主事高禄急急忙忙跑进了秋恭全的房间。

“门主,光山县分舵急报!有弟子在黄冈县看到帮内的紧急求救信号,过去后发现吴长老已死……”

秋恭全闻一下就站了起来,厉声道:“小姐呢!”

“不见踪影!”高禄还是弯着腰。

“岂有此理!”秋恭全一掌拍碎了桌子,“除了宁波分舵,全帮知道雪儿存在的不超过十人,这次去三阿坝更是没几个人知道!马上给我去查!把雪儿的画像分发到各处分舵,一定要找到雪儿!”

“是!”

“等等!”秋恭全又把准备出门的高禄叫了回来,“你帮我修书一封差人带给宁王,让他派人也帮我找一下。”

高禄应声后又出去了。

再看秋恭全,已是露出了杀人的眼神。原来秋胤雪正是秋恭全的小女儿!

此时,秋胤雪二人在山林里看到了一个砍柴的樵夫。苏九霖随后就上前询问起了附近有没有马户,却被告知这几年管得严,不准卖给私人,私自买卖更是死罪。

“就连我们这种屋里头只有一匹马,平时拿来驮驮粮食的,官府也都来登记了的。如果查起来莫名其妙没了,那也是杀头的罪。”

这可把苏九霖难到了,没想到有钱也买不到马车,又问道:“大叔,就真的没有其他办法吗?”

樵夫稍微想了想,说道:“那你们认识荆王府的人吗?这里是荆王的封地,荆王府里有马队,那里官府管不着。”

苏九霖和秋胤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两人都不认识荆王。

樵夫看苏九霖愁眉苦脸的,又替他们想了个办法,跟他们说从这里沿着山路出去后,往东不到一百里地有个太湖县,是东西来往商队的聚集地,可能有去浙江的商队,让他们去试试看能不能遇上然后顺路搭坐一段。

苏九霖二人感谢了樵夫一番后,就往东走了。

没多久,二人就沿着山路出了山林,刚好一出山林就是个茶寮。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的两人马上就要了八个馒头。

正自吃着馒头的苏九霖,却忽然动作慢了下来。

原来,他发现自打他二人坐下来后,左前方不远处一桌头戴斗笠的两人便只顾低头喝茶没再说过话了。起初苏九霖还以为是自己和秋胤雪说话打扰了他们谈话,可刚才苏九霖忽然低头瞟见了那两人的鞋!

正是他昨天见蒙面人穿的那种似乎是某种牲畜皮毛做的毛履!这样看来,那这两人就算不是昨天的蒙面人至少也是跟他们一伙的!

“但他们似乎顾虑此处过往之人有点多,又似乎还顾忌被人发现他们的身份。而且他们明显是认出了秋胤雪和我,知道有我在一时半会儿拿我不下,所以迟迟没动手。”

经这么一分析,苏九霖已能断定这两人一定是昨天六人中的两人了。

苏九霖此刻正低着头,已猜到昨天那六人一定是守在了出此片山林的几条路上,而这两人则是守在此处。

随后,苏九霖又到处望了望,发现三面都是空旷之地,带着秋胤雪逃跑的话肯定会被追上的,顿时不知如何是好了。

忽然,那两人中的一人压低了斗笠,低头离开了,而另一人还坐着在喝茶。

“完了,一定是通知其它人去了。”想着,苏九霖又看了眼剩下那个还在喝茶的,犯起了愁,“剩下这人一定比昨天跟我打那个还要强些,怎么办?”

(本章未完,请翻页)

此时,漫不经心嚼着馒头的苏九霖也是引起了秋胤雪的注意,问道:“苏公子,你怎么了?”

闻,那一桌剩下的那人,却是停下了举在半空中的茶杯,刚好被苏九霖看见了,心一下就提了起来。

“那个…我…”苏九霖正犹豫之际,忽然想起了之前樵夫说这里是荆王的属地,马上拍了拍自己大腿,“哎呀!我刚才走的太着急,把玉佩落在荆王那了!”

秋胤雪则是嘴里咬着一大口馒头愣在了那里,搞不明白苏九霖在说什么。

“幸好我们没出来多久,荆王还在林子里。妹妹你快去帮我取回来。”苏九霖一边说着一边给秋胤雪使眼色。苏九霖知道头戴斗笠那人肯定是不会让他们两个一起走的,就决定试试看能不能让秋胤雪先走。

秋胤雪还是很聪明的,顺着苏九霖暗示的方向瞟见了头戴斗笠那人,虽然她没认出那人是昨天的蒙面人,但也知道苏九霖的意思是那人不是好人,然后就马上回过头来说道:“真没在身上吗?那一定是落在荆王那里了,那好,我现在就去找。”

说着,秋胤雪就站起了身朝林子走了去。而苏九霖则一直盯着头戴斗笠那人。

突然,没走多远的秋胤雪又走了回来,拿了三个馒头装进包袱里,又拿了一个馒头放嘴里咬了一口,边嚼边说:“荆王上次说过他喜欢吃馒头,我给他带两个去。”

苏九霖本来很紧张的,被秋胤雪这一逗差点笑出声来。而秋胤雪也是没办法,饿了一夜了才吃了一个馒头,一点都没吃饱,拿完馒头后就径直朝山林走去了。

万幸,头戴斗笠那人不知是信了荆王在山林还是看苏九霖没走,并没有跟上去,苏九霖也是松了口气。

此时,苏九霖面前的馒头也吃完了,他知道自己已不能再耽搁了,再待下去怕是会引起那人的怀疑,而且等六人聚齐的话自己是真的插翅难飞了。

“哎呀!怎么那么久还没来?算了,我还是去看看吧。”

说着,苏九霖便起身朝山林走了去,边走还边斜着眼看身后是否有人跟着。就在他马上要走进山林,以为那人没跟来的时候,那人却慢慢起身,还是跟了过来。

苏九霖暗道不好。

可还没等他想出应对之策的时候,他却看见了秋胤雪。

秋胤雪居然没走远,就在他身前大概六、七丈远的树后躲着,这会儿正探出头来看着他。苏九霖连忙给她使了个眼色。

秋胤雪正啃着馒头,也瞟见了苏九霖身后的人,便马上又躲到了树后。

“怎么办?怎么办啊?”苏九霖此时焦愁万分。

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待苏九霖再往后偷瞄的时候,发现已是六个人都已到齐了,全都戴着斗笠。然后几人不知说了什么,一人就先离开了,还有五人跟在身后。

“完了,这回怕是真有荆王在林子里才能救我们了……”苏九霖暗暗叫苦。

“荆王?!”

忽然,苏九霖瞥见右边林子里正有一位跟他年纪相仿的男子蹲在地上,衣着华丽,不知在作甚。

苏九霖又往后瞄了一眼,心里想着反正今天大概率是跑不掉的了,就决定死马当活马医,准备唱出‘空城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