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锦书小说网 > 山河忘 > 相知

相知

翌日一早,几人早早的就起床了。

万密斋给苏九霖、秋胤雪二人分别装扮了一番。

所谓易容,其实就是给二人换了身衣裳,贴了点皱纹、胡子和眉毛这些。

别说,不仔细看,还真认不出来。

“万兄,万老爷!”苏九霖给二人拱了拱手,“打扰二位了。这份恩情,我苏九霖往后一定报答!”说着,苏九霖就给二人弯腰行了一礼。

万筐扶起了苏九霖,缓缓说道:“其实我们也没帮多大忙,我们行医是为了救人,救人就是医者本分,不分方法,我们这也是在‘行医救人’。”

“对了,”万密斋也走上前来了,看着苏九霖二人,“你们这一路上还是得想个身份吧。”

万筐看了眼苏九霖,又看了眼秋胤雪,脱口而出:“想什么想,就夫妻吧。”

“夫妻?”闻,秋胤雪瞬间低下了头,“万老爷,你也乱说……”

“我哪里乱说了啊,昨天追你们那六个人是说的你俩是私奔的啊。”

苏九霖看了眼秋胤雪,柔声说道:“我们扮兄妹吧。”

秋胤雪点了点头。

随后,两人辞别了万氏父子,就朝西出发了。

当苏九霖驾着马车又来到黄州城时,发现城里多了很多人,还东张西望的,便小声叮嘱了秋胤雪不要出来。

突然,前方一群人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打了起来,苏九霖见状连忙把马车赶到了一旁。可那群人还是打着打着就撞了过来,还撞开了帘子看到了里面的秋胤雪。随后只是说了句对不起后就离开了。

苏九霖强装镇定,随后就驾着马车离开了。但他始终感觉对方不是在打架,是故意撞过来的。

出城后,苏九霖又马不停蹄的赶了三个多时辰的路,到了汉阳城。而不管是途中还是汉阳城内,居然都还有很多形迹可疑的人。

汉阳府到黄州府这条路苏九霖才走过没几天,之前他根本没见过如此多形迹可疑之人。

他们不知道,其实这些都是天元门的人,是来找秋胤雪的,就这么给错过了。

还好出了汉阳城后,已逐渐没了形迹可疑之人。慢慢的,苏九霖也放松了很多。

苏九霖正驾着马车,脸上也逐渐有了笑容:“妹妹,你不会是什么郡主啊公主什么的吧?”

秋胤雪缓缓掀开了半边帘子,也是笑容满面:“我是啊,你才知道啊。有很多会武功的人要抓我去换钱的,你怕不怕啊……”

……

两人行至曾家镇时,天色已逐渐暗了下来,由于再往西要二三十里地才有其它镇子,两人便决定在此投宿。

“秋姑娘,今晚先委屈你在这里住一晚了。”

“我可是山洞都住过的……”

“妹妹啊,你是越来越调皮了。”苏九霖也被逗笑了。笑过之后还不忘提醒秋胤雪如果晚上有什么情况就大喊,住在隔壁的他会第一时间赶去。

“嗯。”现在的秋胤雪特别相信苏九霖。

吃完晚饭后,两人就各自回房歇息了。

一夜相安无事,翌日一早,两人又开始赶路了。

本来都挺顺利的,当第三天他们到了宜都县后,却又有情况了。苏九霖快没钱了。

这一路上用钱太快,投栈、喂马、干粮、吃饭,哪哪都是钱,苏九霖现在兜里只剩二两银子了。

这时的两人,因为这两日一路上没再发现有可疑之人,都已经卸掉了脸上的装扮,露出了真容。

当两人到达宜都县城时,已是酉时一刻了。苏九霖像往常一样,给了店小二十文钱喂马。随后,苏九霖以肚子不舒服为由只喝了两碗粥,给秋胤雪叫了一个菜。两人吃完饭后就各自回房了。

没一会儿,苏九霖就来敲开了秋胤雪的房门,要去买点干粮,让她陪着一起去。

苏九霖自从在山洞带着秋胤雪捡柴开始,做任何事便都会带着她一起了。

两人走在街上,苏九霖问了好久终于问到了一家便宜的馒头铺,正挑选着馒头。

“妹妹,我们多买几个馒头吧……”

半响,却无人应声。

苏九霖忽然意识到不对,马上转身到处张望,大街上却不见秋胤雪的身影。再仔细一看,秋胤雪居然进了一家当铺,正把手镯拿予掌柜。

“不能当!”苏九霖急忙跑进了当铺,“秋姑娘,不能当你的镯子。”说完,伸手就欲把镯子拿回来。

秋胤雪却拦住了苏九霖。

“去三阿坝本来就是我在麻烦公子。”说着,秋胤雪又把苏九霖拉到了一旁,“你不会想明天让我睡山洞吧……”

原来,中午苏九霖吃得少时秋胤雪就已看出他盘缠不够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苏九霖无奈叹了口气:“那我以后一定帮你把镯子赎回来。”

夕阳照耀在宜都县的街上,已采购完干粮的两人,开始回客栈了。

苏九霖左肩挂着包袱,里面装着刚才买的干粮,秋胤雪则走在他的右边。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

突然,前面几个嬉戏追逐的小顽童,向秋胤雪这边跑了来,秋胤雪往左靠了靠,让开了几人。

而两人的手,却不小心碰到了一起,两人都往回收了收手。此时,两人更没说话了。

突然,秋胤雪低着头开口了:“霖…哥,以后你做什么事都会带着我一起吗?”

闻,苏九霖的心就像要跳出来似的,开始狂跳。

“会!”

说完,苏九霖垂下的右手,一把抓住了秋胤雪的左手。

两人渐渐消失在了夕阳照耀下的街上。

此时,天元门总舵内,高禄带着宁波分舵的急报,又敲开了秋恭全的房门。

“门主,宁波分舵收到了三小姐的信。说是被一个叫苏九霖的男子救了,现在正带三小姐去三阿坝。”

“苏九霖?”秋恭全皱了下眉。

“嗯。”高禄应了一声。

秋恭全又站起了身,开始在房内踱步。

“少门主到宁波了没?”

“少门主应该还在沐阳分舵,过几日才去宁波。”

“你派些武功不错的弟子,沿途跟踪保护一下三小姐。记住,不要让他们发现。”

高禄应声后便离开了。

待高禄离开,秋恭全又写了封信,并唤来了二儿子秋桩,让他把信送去宁波。

又过了五日,秋胤雪二人终于到了三阿坝。

已是午时,苏九霖正慢慢驾着马车。

“胤雪,我们已经到三阿坝了,现在往哪走啊?”

秋胤雪慢慢拉开了帘子,到处看了看,然后伸出手指向了前面:“前面左拐后,应该再有一里路就到了。”

苏九霖照着秋胤雪指引的方向,继续慢慢驾着马车。

一路上,牛羊成群,绿草如茵。饶是见过了林海的苏九霖,也不免被这路上的风景所吸引。

秋胤雪坐在马车里一直拉着帘子在告诉苏九霖往哪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