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锦书小说网 > 山河忘 > 第29章 秦思情

第29章 秦思情

苏九霖还没到应天府,却有人带着他的消息到了宁王府。

“苏九霖?”宁王靠在椅子上,边思考边用手指敲打着桌面,其身旁还是站着朱厚烈。

“苏鹤海,苏鸣峰,苏九霖…”想着想着,宁王却是突然笑了起来,“呵呵,好一个‘鹤鸣九皋’…”

“王爷,您是说,他是当初大学士苏鹤海的后人?”宁王面前,正弯腰弓背站着东厂厂公丘聚,不敢抬起头来。

当初是他和秋恭全追捕的苏鹤海,回复给宁王的是苏鹤海一家全部跳崖身亡了。没曾想,几年前先后有了苏鸣峰和苏鸣南没死的消息,而今又出来一个苏九霖,颤颤巍巍的丘聚,很是担心宁王会问罪于他。

其实也不怪丘聚,他是亲眼看见苏鹤海一行人全部跳的崖,事后他也去崖下还有沿岸搜捕过,并没发现活人,想来是沉入江中被江水冲走了。他并不知道苏鹤海一行人抱着浮木漂进了江边一处隐蔽的山洞。

宁王并没回答丘聚的话,问道:“刑部是在哪发现的苏鸣峰的消息?”

“恩平城。”丘聚小心回答着,“王爷放心,东厂已经第一时间安排了人在恩平城监视。”

“你把人撤回来,东厂的人太扎眼了。你先退下吧。”

“是。”丘聚不敢多说,小心退出了房间。

“烈儿,你让方乐安排人去恩平城守着。”宁王眯起了眼揉着太阳穴,“那个叫苏九霖的迟早会去的。”

“是。”

与此同时,宇文十一也给献王府的献王带去了苏九霖的消息,同样献王也猜到了苏九霖的身份。

“暗中找。要注意锦衣卫没圣旨是不能出京的,不要被人抓住了把柄。”献王比起宁王来,眼神要深邃许多,“必要时,只有见血了。”

又过了两天,苏九霖已是到了应天府,找到了刑部所在位置。待等到半夜时,他就翻了进去。翻进去时,苏九霖又觉得他的内力好像提高了那么一些,轻轻一跃便跳了进去。

没一会儿苏九霖就在刑部案宗室翻找到了他父亲苏鸣峰的卷宗,上面只写了在广东恩平城发现了其踪迹。

“广东恩平城……”

翌日一早,苏九霖问清了去恩平城的路后,就出发南下了。

苏九霖赶了半个多月路后,这日已是来到了博罗县,再有两日多路程便到恩平城了。

但苏九霖却停了下来,因为这里有一个他一定要去一去的地方,那就是位于罗浮山的冲虚古观。也就是曾多次到青城山拜访的邹一凡观主所主持的道观。

“小兄弟,请问下你知道冲虚古观怎么走吗?”上罗浮山的路上,苏九霖在半山腰遇到了一个也是上山的年轻男子。

男子本是走在苏九霖前面的,闻停下脚步转过头来看向了苏九霖,稍过了会儿后,才淡淡说道:“知道。”

此时苏九霖已走至男子身旁,也看清了男子的脸,竟是一张清秀无比的脸庞。苏九霖竟愣了愣神,随后又恢复了常态,拱手道:“能否请小兄弟指引一下如何上冲虚古观。”

男子也拱手回了一礼,随后往山上看了眼,说道:“你跟我走。”

说完,男子就自顾自的往前走了,苏九霖急忙跟了上去。

“小兄弟,你也是去冲虚古观的?”

“是。”

“小兄弟是认识观里的人吗?”

“认识。”

男子说话始终都是面无表情,而且说话也不爱对着人说,更不爱多说。不过苏九霖倒是毫不介意,收拾了下自己的心情,自己今天也算是代上清观拜访的冲虚古观,心想着可不能丢了上清观的脸。

没到一柱香的时间,两人就到了冲虚古观了。

苏九霖站在坝子里看着牌匾上仙气凌凌的“冲虚古观”四个大字,甚是激动,马上朝着道观行了一礼。而带苏九霖上来的那男子却一停没停直接走了进去。

苏九霖刚想跟上前,突然发现旁边有个跟他年纪相仿的道士在扫地。苏九霖便又整理了下衣衫,朝道士走了过去。

“师兄。”苏九霖先朝道士行了一礼,“我是青城山上清观的弟子,路过此地,特来拜访一下冲虚古观。”

那道士也回了一礼:“原来是青城山的师弟啊,我带你去见观主。”

随后苏九霖从与扫地道士的交谈中,得知了邹一凡道长已于十几年前仙逝,现在的观主是邹一凡的大弟子何重元道长。

没一会儿,道士便带着苏九霖来到了三清宝殿,殿内正中正坐着一六十岁左右的道长。而刚才领苏九霖上山来那位面容清秀的年轻男子也坐在殿内,身旁还坐着位灰衣老者。

“观主,”扫地道士朝殿中坐着的道长行了一礼,“这位是来自青城山上清观的师弟。”

知道这就是新任的何重元观主后,苏九霖忙也行了一礼,然后自报起了家门:“何观主,晚辈乃青城山上清观黄牧道长座下三弟子苏九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