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锦书小说网 > 山河忘 > 第31章 南丹山之役(1)

第31章 南丹山之役(1)

苏九霖的确是醒了,而且精神状态也还可以。

待秦思情赶到苏九霖房间时,秦虹与朱丹长老已闻讯先他一步到了,正给苏九霖把脉。

当秦思情问及苏九霖伤势时,两个人却都答不上来。因为两人着实是想不明白,苏九霖不单单是醒了,而且连伤势都好了一些,至少是好了三成。

两人都很清楚,按苏九霖昨天的伤势来看,就算昨天给他输了真气,他的伤也不见得能恢复到如此地步。

不过苏九霖倒也习惯了,他已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了。他告诉了几人自己八年前中了易新两掌“断岩掌”,还有半个月前被黑衣人打伤,伤势都是自己好的。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不用别人救治,伤势自己会好?”秦虹与朱丹是闻所未闻,特别是朱丹,直他活了七十多年了,是头一次遇见。

而至于无法向他体内输真气,苏九霖则想起了上次蓝长青也给他输不了真气,现在这两位前辈也给他输不进真气,但是他记得他师傅师伯却都能给他输真气,想得苏九霖自己也是一头雾水,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虽然苏九霖的伤是自己好的,但他还是把几人感谢了一番。特别是当他得知秦虹是连夜赶了三百里路才把他送来,还把帮里平时没怎么下过山的朱丹长老也请了来时,更是感谢。

而秦虹则表示苏九霖是因为龙腾帮受的伤,他做的是应该的。

由于苏九霖刚醒,身体还是虚弱,秦思情几人没一会儿便离开了,留他一个人继续休息。

而朱丹也并没有回后山,他始终觉得昨晚有外人来过,想再待几天看看情况。而且苏九霖这奇怪的身体也勾起了他的好奇,他也想再多观察几日。

又过了两日,伤势已好了七八成的苏九霖,独自在龙腾帮总舵逛了起来,正巧被刚处理完帮务的秦思情撞见了。

得知苏九霖想到处走走后,秦思情就带着他逛起了浈阳峡。

平时基本只回答别人说话从不主动开口的秦思情,难得的给苏九霖当起了向导,介绍起了浈阳峡的风景。

看着北江两岸的高山,虽不及青城山巍峨繁多,却也别有一番意境。

想到青城山,苏九霖又想起了自己在崇庆城的时候,随后又从崇庆城想到了那边的“龙腾帮”。

“秦兄弟,你们龙腾帮在四川也有分舵吗?”苏九霖转头看向秦思情。

“嗯?”秦思情不知道苏九霖为什么这么问,“我们帮的人历来只在浈阳峡周边活动,只有英德和龙门两个分舵,苏兄何以会这么问?”

“没什么,我在四川的崇庆城断断续续待过八年,那里也有个帮派叫‘龙腾帮’。”

“哦?有这么巧的事?”秦思情转过头来看向苏九霖,“他们不会是借‘龙腾帮’的名义到处招摇撞骗吧?”

“那倒没有。他们很奇怪,基本都不出门……”苏九霖说着就把崇庆城那个龙腾帮的奇怪之事跟秦思情说了一遍。

谁知秦思情听完并没有觉得奇怪,说道:“我们这也有个帮派跟你说的那个‘龙腾帮’差不多。就是那天你也见过的那个‘海天帮’。”

“海天帮?”

秦思情不提苏九霖还差点忘了。突然间又是海天帮又是龙腾帮的,一个重名就算了,苏九霖居然同时遇到了两个。

“秦兄弟,你知道‘海天帮’在哪吗?”为了搞清楚心中的疑惑,苏九霖想去看看这边的海天帮。

“知道,从这往东南二十几里……”

当得知苏九霖想夜访海天帮后,秦思情也说要去,一来他其实也对“海天帮”好奇;二来,他还是有点担心伤势未痊愈的苏九霖会有危险。

刚入夜,两人便偷偷潜到了浈阳峡东南二十几里外牛牯岭上的海天帮总舵,在房顶偷看起来。

此时,龙腾帮的众人刚洗漱完,正在泡脚,不时还有弟子打热水进屋。

苏九霖看着看着,却突然愣住了,因为他看见有人洗脚时露出了有七星印记的手臂!

“又是七星印记?”

苏九霖又再看了几人,发现只要是露出了手臂的,手臂上都有七星印记。

随后苏九霖也不多待,直接拉着秦思情回浈阳峡去了。

回来后苏九霖就直接去找了秦虹,把崇庆城的龙腾帮、三阿坝的七峰派还有这里的海天帮手臂上都印有七星印记一事告诉了他。秦虹未曾听闻过哪个门派是手臂上有七星印记的,又去请了龙腾帮的三代长老朱丹过来。而朱丹也表示不知道。

秦虹觉得蹊跷,第二日又唤来了龙腾帮英德分舵舵主陈琦,让他派人悄悄盯着。

陈琦走后没多久,玄天教又派人带来了一封濮阳韩给秦虹的信函,说是一天后在不属于两方势力的南丹山谈判,顺便用孙阳辉交换之前被龙腾帮抓走的玄天教坛主赵斌。

秦虹与玄天教已是打了有二十多年的交道了,知道对方不会使诈,便让来人带了他会准时赴约的口信回去。

听闻要去交换孙阳辉长老回来,苏九霖也请求了一同前往。他觉得当初孙阳辉是可以只救秦思情出去的,苏九霖都还铭记于心。

秦虹看苏九霖的伤势已没多少大碍,倒也同意了让他一同前去。

第二日一早,苏九霖就随着秦虹众人往南丹山去了。

因为是谈判,所以秦虹带的人并不多,除了马车里被点了穴又捆绑了一番的玄天教坛主赵斌外,秦虹只带了苏九霖、秦思情与英德分舵的舵主陈琦,另外还有十几名弟子。平时不出门不管帮务的朱丹则没去。

本来玄天教约定的时间是未时,可秦虹一行人已经等了半个多时辰了,却还不见对方的踪影。

“爹,玄天教的人会不会不来了?”秦思情已是等的有点不耐烦了。

“应该不会,信是濮阳韩亲自写的,他这个人还是出必行的。”说着,秦虹也是皱了下眉,他与濮阳韩见过不少次,从没见他如此不守时过,“我们再等会儿看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