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锦书小说网 > 山河忘 > 第35章 布政使之争

第35章 布政使之争

苏九霖还在玄天教养伤。

但他的熟人,范同,却是带着刑部的公文去到了浙江布政使司。

“查:

浙江布政使冯卫谋,在任职期间有以权谋私、贪赃舞弊之嫌。现命东厂押解冯卫谋进京接受调查。”

“冯大人,请吧。”范同一脸笑意的看着身前的浙江布政使冯卫谋。

“哎呀,范公公,你看这几天都是下雨,我这骨头又开始痛了,”冯卫谋一边说着一边敲着自己的背,“我看要不缓两天我再随你进京。”

冯卫谋跟着献王已有三十年了,这次范同来之前他并没有收到献王的消息,已然猜到这是宁王的计谋,准备拖两天等到献王的指示后再依指示行事。

闻,范同却沉下了脸,说道:“我看你骨头不是痛了,而是痒了,想让我给你松松筋骨是吧?”

“唉,范公公哪里的话,本官真是风湿又犯了。”说着,冯卫谋又指了指背后书桌,“而且,你看还有这么多文书等着我来处理。这样,你等我两天,我处理完了就马上随你去京城。怎么样?”

范同却是讥笑了一声,随后说道:“这就不劳冯大人费心了,吏部已经委派了康勇任新的浙江布政使,我刚才已经收到消息,康大人还有一个时辰就到了。”

闻,冯卫谋却是收起了脸色,向一旁的府兵使了个眼色,缓缓说道:“本官怀疑有人冒充范公公。来人啊!把这假冒的范公公抓进大牢,听候发落!”

冯卫谋话音刚落,二三十名府兵就持刀朝范同一行人攻了去。

见此,范同却只是轻蔑一笑,他一行人虽只有十数人,却个个都是武功不错。特别是范同,三两下就把冯卫谋的府兵打倒了,然后把冯卫谋踩在了地上。

“范同!就算刑部要查我,但我并未被革职,我还是大明的二品大员!你这样对我,我回京必然参你一本!”

“你随便参……”

两日后的顺天府皇宫武英殿内,宁王邀了几位大臣在给世宗禀告军情。说的都是些边关如何吃紧、如何艰难,请求增加军饷的话。

没一会儿,大理寺寺卿递上了一道奏疏,说是浙江布政司佥事王深检举浙江布政使冯卫谋的奏疏。几人听闻后都在说如此危难关头,竟还有人如此贪污舞弊,应该严惩。

世宗哪能不知这几年边关已是少有战事,正纳闷宁王为何带了一群人来说这事,才知道原来是宁王想打献王浙江布政司的的主意,这会儿给他出难题来了。

此时宁王正坐在一旁独自品着茶,刘瑾没站在皇上身边却是站在了他身边。

宁王此来,的确是给世宗出难题来了。不过,另外还有个原因,他刚得到消息,范同抓冯卫谋的事献王已经知道了,他此来也是在等献王过来。因为他知道献王是会来找世宗的,若是他不在,世宗是架不住献王的。

果然,没一会儿献王就横冲直撞冲进了武英殿。

献王进来后,礼也没行,看也没看一旁的宁王一眼,直接走到了世宗面前的书桌前。宇文十一进殿后则是站在了门口一侧,看着殿内。

“皇上,浙江布政使冯卫谋是你同意让他们查的?”献王直接问起了世宗,眼神很是锐利。

世宗本就年少气盛,刚被宁王带来的几个大臣缠的烦,看见目中无人的献王更是怒火中烧,随即“腾”的一下站起了身,也是用锐利的眼神看向献王。这一下把一旁的王岳吓的不轻,咽了口口水动都不敢动。

宁王见此情况,马上站起了身,刚想对献王说“你大胆”,哪知,“你”字刚出口,献王就转头朝他走了过来。边走还边说道:“别以为你比我大几天我就怕你,六十多年了,我什么时候怕过你!”

说着,献王已是走到了宁王面前,与他四目相对,继续说道:“你要是敢玩我就奉陪到底!”

说完,献王便一掌拍烂了宁王身旁的茶桌,而后又转头看向世宗,说道:“冯卫谋进京后我会让督查院和锦衣卫去查的,你不要管。”

宁王看着身旁被献王拍烂的茶桌,竟是愣了那么一霎,随即反应过来,气的直接喊出了献王的名字:“朱见塑!”

谁知,献王跟世宗说完让他不要管后,就直接扬长而去了,而且是头也没回一下。宇文十一转身时看了眼刘瑾,刘瑾却一直站在宁王身旁没抬头。

宁王见献王走了,更是气得不行,转过头来看向世宗,直接说道:“皇上,这件事不能交给锦衣卫和督查院去查,交给他们查是什么都查不出来的。我会通知东厂和刑部去查的。”

随后,没等世宗开口,宁王也离开了。

世宗自献王进来后便一直站着,此刻,看着宁王带着一众人也是说走就走,越想越气,想着想着便一拳重重的砸在了面前的书桌上。

“宁王!献王!别被我逮到机会,逮到机会我一定要把你们两个乱臣贼子处斩!斩了再斩!”

“斩成十八块!二十八块!”

晚上,世宗又去找了他师傅,把事情跟神秘人师傅说了一遍。

“师傅,我担心我羽翼还未丰满,就已经被他们拉下台了。您今天是没见着,我这个皇帝,似乎只要他们不高兴,随时都能取缔一样。”

“唉,”神秘人叹了口气,“事实上,情况的确是这样的。但你要想,他们今天能都来找你,那表示你还是有用的。遇到关乎他们自己利益的时候,他们还是希望把你拉拢在他们一方的。”

“当你真没用的时候,他们也不会来找你了。你今天那样发火实在是太冒险了,你有发火的本钱吗?你那样做跟送死有什么区别?在你羽翼未丰满之前,更要学会隐忍,让他们放松警惕才对。”

“是,师傅。徒儿今天是鲁莽了些,下次一定记住。”世宗此刻也认知到了自己的不对,“但浙江布政使冯卫谋一事,我该如何处理?”

“今天这个事交给谁都不是办法。浙江布政司油水是最多的,不管你查出什么来都会使一方极不高兴。虽说不至于就因为这件事直接拿你怎么样,但平时对你的关注肯定会更多,而且对你暗地里的一些小动作他们也不会再置之不理,肯定会阻挠干涉了。”

“那怎么办?”世宗知道两王都很关注今天这件事,这件事难办,却没想到能这么棘手。

“制造真相。”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