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锦书小说网 > 山河忘 > 第39章 隆别奇

第39章 隆别奇

待秋枫再次醒来,已是又过了两天的申时。

他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间破旧的木屋子里面,一旁还有一张床,闫修正睡在上面。

秋枫想坐起身,却发现全身都是疼痛无比。

此时,秋胤雪突然捧着一捧野果推门进来了。看见秋枫正挣扎着想坐起来后,秋胤雪连忙把野果放在一边,然后把秋枫扶坐在了床边。

“小妹,蓝姑娘呢?”看见秋胤雪,秋枫急忙问起了蓝兰。

“她…她没事,在隔壁房间歇息。”秋胤雪眼神稍有些闪烁。

“小妹,我是看着你长大的,你说谎都不会,你怎么能骗得了我。你告诉我,蓝姑娘到底怎么样了?”看着秋胤雪的反应,秋枫逐渐紧张了起来。

秋胤雪被秋枫问得一时语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不行,我要去找她。”见秋胤雪这样,秋枫就准备下床去找蓝兰。

“蓝兰真没事。”此时,躺在另一张床的闫修却开口了,“只是还在昏迷,没醒而已。”说着,闫修就慢慢坐起了身来,看得出来其伤势比秋枫要好些,却也好不了太多。

听见闫修这么说,秋枫稍微放心了一些,随后他又看着秋胤雪接着问道:“有没有通知父亲,沐阳分舵易新叛变,还有小王庄庄主程军和泉山派掌门董志梁。让父亲小心一点,我怀疑还有其他人也叛变了。”

“大哥,我在附近找了好久,一个人都没看到,没办法通知父亲。”秋胤雪本是去找大夫的,却奈何找了许久连个人影都没看到。

“你个没良心的,是我给你输的真气给你保的命。”秋枫还想说话,此时闫修却抢先开口了,“你先关心蓝兰就算了,我躺这里这么久了,你都没问一下我怎么样,起码提一下我也好啊。”

哪知,秋枫却只是说知道他死不了,所以没问。

听秋枫这么说,闫修也是问起了为什么他受了那么重的伤却还能战斗。

闫修接过易新的掌,知道易新的厉害,更何况秋枫中掌之前就已经受了很重的伤。闫修能肯定,以当时秋枫的伤势来说,就算不死,也是再没战斗之力的了,几乎可以说是已经有半只脚踏进鬼门关了。

秋枫则解释,他是师承普陀山普济寺的,有“移山倒海”、“大海无量”、“百川归海”和“海天一色”四套掌法,《大梵天音经》、《华严经》两套内功心法。而秋枫传承的是《华严经》。

他师公曾告诉过他,《华严经》在修行之人每多参悟出一掌时,会让修行之人整体内力提升一个境界。而他当时就是悟出了第三掌“百川归海”,所以才又有了内力对付易新几人。

随后,秋枫也是知道了此处是骆马湖附近山林半山腰的一处废弃木屋,是闫修把他背来的。而当知道自己已是昏迷了三十个时辰,这已是第三日的申时时,秋枫就更担心蓝兰了,时不时就问秋胤雪蓝兰醒没有。

到了晚上,秋枫更是非要去看蓝兰不可。

闫修没有办法,还是把秋枫扶到了蓝兰的房间,而自己则是回到了自己那间屋子。

其实,闫修心里也不是滋味,在秋枫醒之前,他已是来看过蓝兰好多次了。除了给秋枫输真气,他还不顾自己的伤势给蓝兰输了真气护体。期间,闫修也偷偷抹了好几次眼泪。

闫修对蓝兰的关心,只是由于性格原因,没表现给别人看罢了。此时的闫修,只希望蓝长青能快点找到他们,因为蓝兰的身体状况,真的是很糟糕。

秋枫坐在床边,看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蓝兰,眼角已是不自觉开始有眼泪滴落。

“蓝兰,快起来陪我讲讲话啊,你不是话最多的么?”

“你那么喜欢说话,你已经一天多没有说话了,你能习惯吗……”

此时,天元门总舵内,高禄急匆匆的走进了秋恭全的书房。

“门主,出事了,少门主和三小姐在淮安府宿迁县境内失踪了!”

秋恭全正在看书,听闻秋枫和秋胤雪失踪后马上站起了身来。

“宿迁?”秋恭全已有些恼怒,“那附近我们不是有沐阳分舵吗?沐阳分舵的易新是干什么吃的!我不是吩咐过让所有分舵对少门主和三小姐的这次出行多加留意和照应吗?他是不是不想做这个舵主了!”

高禄急忙回答道:“易舵主也失踪了!”

“易新也失踪了?”秋恭全表情变了变,“那副舵主杨力虎呢?”

“门主,杨力虎半年前就调往了新建的长丰分舵任舵主去了。现在的沐阳分舵副舵主是隆老。”

“隆老?隆别奇?”秋恭全说着就把手上的书重重的扔在了书桌上,“你去问问他,舵主都失踪了,他这个副舵主为什么不失踪。”

“信上说初三那天易舵主让隆老去永城解决当地问题去了,初八早上隆老才回去。回去后隆老就发现只有少门主和三小姐初七进入宿迁境内的情报,后续却什么都没了。”

“我不管什么原因。”秋恭全摇了摇手,“叫他加派人手,不,是把全部人派出去找。”

“找得到既往不咎回来当长老,找不到叫他提头来见我!”

而此时的隆别奇,已是派出了所有人在找秋枫和秋胤雪,还有易新,只是还没找到。

又过了两天,终于是有帮众在骆马湖湖畔发现了易新和蒙面人的尸体。

隆别奇得到消息后马上赶了过去,勘察一番后,就吩咐了帮众在那附近开始寻找。

而直到此时,蓝兰却还是没有醒来。

秋枫从前天开始就一直守在蓝兰身边没离开过,眼也没合过几次,中途还给蓝兰输过两次真气。可他自己也只是恢复了不到一成的内力。

秋胤雪又摘了些野果回来,递给秋枫时,他却是不吃,只是一直看着蓝兰。此时,闫修走了进来,接过秋胤雪手上的野果后走到了秋枫身旁。

“你这样有用吗?你不吃东西蓝兰就会醒吗?”

“闫兄,你真气恢复了多少?能给蓝兰再输点真气吗?”秋枫却没有回答闫修的话。

“你醒醒吧!”闫修早上起来才给蓝兰输过真气,虽然他受的伤比秋枫轻些,却也算是重伤,真气根本恢复不到这么快,闫修能肯定秋枫也是知道的。

“以蓝兰现在的伤势来看,就算我们两个都没受伤,也是救不醒她的。”闫修说的很现实,事实上蓝兰受的伤是真的很重,身体也是一天比一天虚弱。

秋枫却还是没理闫修,只是目光呆滞的看着蓝兰。

此时,林子里却突然有了动静。秋枫和闫修相视了一眼后,就马上跑出了屋子前去查看,而秋胤雪则是留了下来照看蓝兰。

两人趴在一块岩石后面,发现山脚有很多人在搜山,已慢慢向山上搜来了。从对方的衣着,秋枫一眼就认了出来都是龙腾帮的帮众,但秋枫却没有马上出去,他不知道这些人是不是也是叛变了。闫修也告诉秋枫小心为好。

现在的他们,若是碰上没受伤的蒙面人,估计两人加起来也打不过对方一人。

看着持刀慢慢上山的龙腾帮帮众,秋枫跟闫修决定先躲起来看看情况再说。可突然,秋枫听到了一声熟悉的声音,再看去,他竟是看到了隆别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