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锦书小说网 > 山河忘 > 第42章 七星教

第42章 七星教

又过了三日,秋枫的师公,普济寺云相大师也是来到了龙腾帮沐阳分舵。

云相一来,就看了秋枫的伤势,随后也是看了看蓝兰的伤势。而当他看到替两人诊治的万密斋这么年轻时,更是直万密斋日后的医术造诣能达当世第一。

“师公,你别夸他,他爹叮嘱过不让我们夸他的。”闻,秋胤雪却开口了。

“秋姑娘,你说救人我就急急忙忙跟你来救人了,诊金未收不说,我当时坐诊后堂还有个病人我都给忘了。”见秋胤雪把万筐搬出来了,万密斋不乐意了,“你跟苏九霖那小子就只记得我爹说的话了是吧。”

“话说,你相公苏九霖人呢?”说着,万密斋又到处看了起来,“我这几天光顾着熬药给三个病人喝了,忘了问了。”

云相却是一惊,看向秋胤雪问道:“雪儿你成亲了吗?怎么没通知我?”

“师公你别听他瞎扯,只是逃难的时候假扮了一下,后来就扮成兄妹了。”秋胤雪瞬间脸红了起来,“您还是先给大哥他们疗伤吧。”

随后,云相也是没再说这个话题,用《大梵天音功》给蓝兰和秋枫疗起了伤。此功对蓝兰的效果甚佳,本就恢复神速的蓝兰,面色已更加红润了。但对秋枫,效果却是一般,云相思索了一番后决定带秋枫回普陀山去,让他在梵音洞养伤。

听云相说他要带秋枫去普陀山,秋胤雪表情变了变。如果秋枫去了普陀山,那她就不知道怎么去找苏九霖了。可云也相说了,因为秋枫自身功法的缘故,回普陀山梵音洞养伤的话一个多月就能好,而如果在外面,则需要四个月。秋胤雪当然是希望秋枫能快些好起来。

秋胤雪的表情变化都被秋枫看在了眼里。秋枫先是找到了隆别奇,让他派了些帮众去广东恩平城。随后,秋枫又走到了闫修面前。

“闫兄,能不能麻烦你护送我小妹去一趟恩平城,找苏九霖。”

“嗯?”闫修有点诧异,看了眼秋胤雪,“什么时候?”

“等蓝兰伤好后。”

没等蓝兰开口,秋枫又转头向蓝兰说道:“蓝兰你也去,我伤好了就来找你们。”

“等等,你什么意思?对我不放心啊?”此时闫修却不干了,把头扭到了一边,“我还不乐意去呢。”

“闫兄,我没其他意思,我只是想着两个女孩子在一起方便些。你放心。一路上的所有费用,都由我们出,另外还会给你一定的酬劳。”

“呐,你说的啊。”听见不仅不用出钱,还有钱拿,闫修还是妥协了。

随后闫修又转头看向了秋胤雪,说道:“秋姑娘,银子得多带点,我这种身份的保镖,给少了是请不到的。”

“嗯。”见闫修答应带她去找苏九霖,秋胤雪现在已是满脸的笑容。

“不对!”此时闫修却是突然想起了蒙面人,“还会不会有蒙面人来杀我们啊?我可先说好了,能保护我就保护,实在保护不了我可是会先走的。”

闻,一旁的隆別奇说话了:“刚收到门主的信,那伙蒙面人应该是不会再出现了。”

去贺兰宗一事,秋恭全给隆别奇的信上已是说了,可隆别奇却并没有向秋枫几人说明。

除了隆別奇,京城的宁王也是得知了秋恭全杀了贺兰宗宗主一事,看着密函已是笑了起来。不过,这封密函并不是秋恭全给宁王写的,而是高禄偷偷写给宁王的。

“哈哈……有意思!”

“你找个时间把高禄叫出来。然后让丘聚去把他解决了。”说完,宁王也是把密函递给了朱厚烈。

“爷爷,这……”朱厚烈看着密函,内心却是疑惑了起来,高禄是宁王一早就安插在秋恭全身边的棋子,好不容易用了些年头才混到了主事位置,现在宁王却要把他杀了。

“高禄已经暴露了。”宁王淡淡说着。

“可信上高禄并没说自己暴露了啊。”朱厚烈已是更疑惑了,又把密函仔细的看了看,确信高禄从头到尾只说了秋恭全去贺兰宗一事。

“高禄看不出来,你也看不出来吗?”

说着,宁王端起了茶盏,茶盖轻扣了几下杯缘,继续说道:“秋恭全要杀韩迪,明明可以自己一个人去,却是把高禄也叫了去,他其实就是想让高禄向我转达他杀了韩迪而已。同时,他也是在向我表明,他是知道我一直在监视他的,但他是衷心于我的,不介意被监视。”

“爷爷,您的意思是,秋恭全不仅知道对秋枫下手的是贺兰宗,连贺兰宗是我们的人,他也知道?”朱厚烈已是有些惊讶了,贺兰宗他一直掩藏得很好,没想过秋恭全居然能知道。

宁王则是点了点头,随后喝了两口茶,把茶盖好后又放回了桌子上。

“那他既然不介意被我们监视,为何还要对韩宗主出手?”朱厚烈实在不解。

宁王则缓缓回答道:“他的意思是,我暗中扶持贺兰宗他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动他家人不行。”

“秋恭全也是颇有心机,不仅知道高禄是我们的人,连刺杀秋枫的是贺兰宗他也知道。甚至,贺兰宗是我们在扶持他也知道!”此时朱厚烈也是对秋恭全的看法转变了一些,不再认为他只是一介武夫,“可他又是怎么发现的呢?”

“贺兰宗活动在中原武林,哪怕再是隐秘,多多少少还是会露出一些马脚的,他知道我用其它江湖势力来平衡他倒也是迟早的事。”宁王说着又喝了口茶,“不过,让他知道了他也没什么办法,只能任由我们行动。只是,这次贺兰宗把秋枫伤得太重了,让他不能再坐视不理了。”

“早知道会这样,我们不如让东厂去对付秋枫了,起码他应该不敢对东厂下手。”四年前宁王收降了韩迪,给了他不少银两扩建宗门,建立分坛,后续便一直由朱厚烈在暗中负责。这么些年来,多多少少都有些朱厚烈的心血在里面,没想到现在连宗主都被杀了,朱厚烈越想越心疼。

“不行。”宁王却直接摆了摆手,“让东厂去做,等于是直接告诉秋恭全我要打压他了。直接告诉秋恭全和秋恭全知道,是两回事。一个还有余地,一个已是没有了余地。而天元门,还有作用,还不是跟他翻脸的时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