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锦书小说网 > 山河忘 > 第46章 三神器

第46章 三神器

俞府内,闫修已是喝完了一瓶酒,花生也只剩一半了。

闫修把第一瓶酒放到了一旁,然后打开了第二瓶酒,猛的又喝了一口。

随后,闫修却是突然开口了。

“出来吧。”

刚说完,闫修就把酒壶向右侧墙上扔了过去。

这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就在离墙还有一尺远的时候,酒壶却像变戏法般的凭空碎了,落在了地上。

随后,在酒壶碎的地方,居然有一黑衣人慢慢走了出来。

而黑衣人走出来后,秋胤雪也是随着蓝兰从闫修身后走了出来。

闫修看了看黑衣人。

“你就是倭国武士?”

闻,黑衣人并未说话。

“好,反正你也不是来陪我喝酒的,那就……动手吧!”罢,闫修把石桌上另一壶酒扔向了黑衣人,随后就向黑衣人攻了过去。

令闫修没想到的是,黑衣人的身法比白天遇到的那些人还要诡异些,单打独斗的情况下,闫修的衣服竟两招之内就被划破了两道口子。蓝兰也看出了黑衣人的不简单,刚欲上前帮忙却被闫修拦住了,说他一个人够了。

此时,府中的两名家丁也被吵醒了,看到有打斗之后,马上蹲在了一旁偷看。没一会儿,被吵醒的李叔也是过来了,随后也蹲在了两名家丁身旁。

“什么人啊?”

“不知道啊,不像贼,倒像是刺客。”

“刺客?我得去报官!”说完,李叔就站起了身准备去报官。

正当李叔刚走出两步时,黑衣人却突然朝他扔出了暗器。幸好闫修发现的及时,出拳影响了黑衣人扔暗器的角度,一形似“峨眉刺”的短剑只是扎在了李叔面前一尺远的柱子上。

李叔看到眼前这把短剑,也是被吓得不轻,直接呆在了原地。

此时,蓝兰身后的秋胤雪也是看到了李叔,连忙喊道:“李叔,快躲起来!”

经秋胤雪这么一提醒,李叔也终于是反应了过来,马上就蹲下了,随后又爬到了那两名家丁身旁。

而场中的闫修,虽然是占据着攻势,可身上已被对方的暗器又划伤了三处。闫修也是有些恼火,他自认如果对方不是一直躲闪并且偷放暗器的话,出不了十招就能拿下对方。可对方的身法比闫修白天遇到的那些人诡异太多,闫修一时半会儿还摸不清对方的套路。

闫修又迅速出了几拳朝黑衣人打去,却都是被黑衣人给躲开了。

此时,闫修却停止了攻击,站在原地不动了。

“哎呀!老是躲,不打了不打了。”

说完,闫修却朝左右屋顶看了看。

“你们两个出不出来啊?”

正当蓝兰和秋胤雪对闫修的诧异举动疑惑之时,突然有两个身影从房顶跳到了闫修身旁。

“你不是说你一个人够了吗?”其中一个身影开口了。

“我这不今天喝酒了嘛,有点头晕。”闫修一点也不尴尬,开始大放厥词起来,“不然让他一只手都可以。”

闫修刚说完,三人也是没再多说,同时向黑衣人攻了去。而三人身后的蓝兰和秋胤雪,却是看着突然出现的两人背影很是眼熟。

“枫哥?”

“霖哥?”

终于,当三人与黑衣人交上手时,蓝兰和秋胤雪也是认出了突然出现的那两人,正是苏九霖和秋枫!

其实蒙面人本就是打不赢闫修的,只是靠着灵活诡异的身法和暗器偷袭,才伤到了闫修。此时面对三人的围攻,蒙面人无法施展身法,避无可避,只过了两招就被秋枫一掌打飞了出去,直到撞到院中的柱子后才停了下来。倒地后又是一口鲜血喷出。

“现在该说了吧,你是什么人?”闫修说着,也是随苏九霖和秋枫慢慢朝黑衣人走了过去。

可当他们走到离黑衣人还有一丈远时,三人却同时停下了脚步。因为他们看到,黑衣人一旁的黑暗中,却是又踱步走出来一人。

闫修、秋枫、苏九霖,都是一惊!三人面面相觑,竟是无一人发现暗中还有人。

此人约莫三十岁的年纪,没有蒙面,不过衣着怪异,衣裤都是宽松无比,一看便知不是中土人士。特别是其头发,扎了起来,中间却是被剃秃了,很是显眼。

看见此人,蒙面人也是慢慢站起了身,随后捂着胸口走到了其身旁。

闫修本想阻拦,可提起脚后却跨不出去,他突然感觉到秃头人身上似乎散发出了一股强大的气场,把他锁定住了。

闫修第一次感受到这种感觉,觉得似乎只要自己一动就会被秃头人攻击。不止是闫修,苏九霖也是如此。相比于他两人,秋枫看上去似乎要好一些。

蒙面人已走到了秃头人身后,此时,秋枫却突然开口了。

“阁下是倭国‘三神器’守护者吧。”

闻,秃头人表情终于有了变化,似乎是不曾想过秋枫会知道他的身份。而他也的确是倭国“三神器”守护者,名叫细川雅史,是倭国“三神器”里面“草薙剑”守护族细川氏的二殿下。

“你居然知晓我国‘三神器’。”细川雅史说着略显蹩脚的汉语,还笑了笑。

“喂,老秋,什么‘山上骑守护者’啊?是什么人啊?”闫修瞄了一眼身旁的秋枫,听不明白秋枫说的是什么。

“不过我不信你看得出来。”没等秋枫回答闫修的话,细川雅史却又是开口了,“说说看你是怎么知道的。”

“五年前,倭寇兵分两路进犯蓬莱和登州府威海卫,我世伯镇守蓬莱,我随我父亲镇守威海,见过我父亲和一名自称‘三神器’之‘八咫镜’守护者的一战。”秋枫还是淡淡说着,“其气场跟你差不多。”

“五年前威海卫?”细川雅史想了想,随后也是笑了笑,似是想了起来,“听田山刚一说,那次他们佯装抢夺蓬莱,实则他和精锐进攻威海卫,没料到被一个叫秋恭全的破坏了。看来,你父亲就是那个叫秋恭全的吧?”

“是。”秋枫点了点头。

“不知秋恭全现在人在何处,我倒是很想看看那个能打败田山刚一的中原人,有何过人之处。”

“家父不曾来。”

“哦?”说着,细川雅史笑容已是更盛了,“那可惜了,年少有为,却要短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