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锦书小说网 > 山河忘 > 第50章 足利义奈

第50章 足利义奈

秋胤雪四人在向西赶了一个多时辰路后,蓝长青又突然改变了主意,说想先去东南的海宴镇。李叔白了两眼蓝长青后就无奈的调转方向往东南去了。

四人又赶了三个多时辰路后,已是到了长山镇,再有大概一个时辰便能到海宴镇。

而蓝长青则是在车上睡了一路,从转向东南的时候便开始睡了,到现在还没起来。

路过长山镇的一处面馆时,秋胤雪让李叔停了下来,她叫了几碗面给大家吃,顺便也想让李叔歇会儿。但在叫蓝长青的时候却是怎么都叫不醒。

秋胤雪吃完面又去买了一壶酒和四个包子,准备等蓝长青醒了后给他。

歇息好后,秋胤雪和蓝兰就又上了马车。当众人准备再出发时,蓝长青却是闻着酒香醒了。

一边喝着酒一边吃着包子,蓝长青也是念叨了起来:“哎呀,秋丫头是真懂事啊,不像有些人啊,也不管他爷爷饿不饿。”

蓝兰自然听得出蓝长青是在说她,马上反驳道:“包袱里有干粮啊,怎么会把你饿到。”

“干粮能有热乎乎的包子好吃?”蓝长青说着也是白了一眼蓝兰,“看人家做事多细心,还给我买壶酒喝,这才像女孩子嘛。”

“哎呀,那个苏九霖往后有福了哟。不像有些人,往后可要遭罪了哟……”

蓝兰闻也是翻起了白眼。

在又过了一个时辰后,蓝长青四人就顺利到达了海宴镇。

可就在住店的时候,衣衫褴褛、不修边幅的蓝长青却嫌弃起了李叔,说他身上有味,非要跟他分开住,秋胤雪被逼无奈最后也是要了三间房间。

房间收拾出来后,蓝长青又早早的回房睡觉去了。蓝兰看得也是一愣一愣的,直从没见他这么能睡过。

此时在离海宴镇仅有十里路的海侨镇海边的一所小屋里,正有三人跪坐其中。

其中一人,正是前天晚上被蓝长青从恩平城打跑的倭国三神器守护者,细川雅史。此处也是他在大明朝的栖身之所。

另外两人,则都是二十多岁的样子,一个叫汪直,一个叫徐惟学,都是大明朝人,与细川雅史一起做着海盗勾当。

没一会儿,又来了一人。

此人年约四十的样子,也是跟细川雅史一样的装束,同时其中间头发也是被剃秃了的。若是秋枫在此,定是能认得出来,此人正是五年前在威海卫跟秋恭全有过交手的那名倭国三神器守护者,也就是细川雅史口中的田山刚一。

田山刚一是在昨天收到细川雅史的消息后特地从广海卫赶过来的,是来帮细川雅史对付蓝长青的。

看见田山刚一,细川雅史立马行了一礼,随后说道:“田山君,实在不好意思,看来要你白跑一趟了。晌午的时候才收到探子的消息,那个老者已经出城往西去了,算他命大逃过一劫。”

“哦?那你所说的另外三个人了?”

“还在城内。”说着细川雅史也是笑了笑,“对付他们三个,就不劳你出手了。”

“无妨,来都来了,我就陪你们走一趟吧。”田山刚一也跟着笑了笑,“毕竟里面我也有熟人嘛,我也想看看天元门的少门主成长到什么阶段了,如果太快,那还是有必要扼杀在摇篮里的。”

此时,房门却又打开了,进来了一名女子,扎着丸子头的年轻女子。

“你们想去哪啊?”女子进来就问了起来。

看见女子,细川雅史与田山刚一的笑容也是逐渐褪了下去。

此女子名叫足利义奈,是倭国幕府足利义材将军的三女儿,同时也是倭国驻大明的勘合使臣。虽只有二十岁的年纪,却已是任勘合使臣三年了。另外,因为足利氏是倭国三神器中“八尺琼勾玉”守护族的原因,所以她跟田山刚一、细川雅史一样,也是倭国的三神器守护者。

田山刚一上前一步说道:“足利公主殿下,你怎么来了?”

“你们能来我不能来吗?还是我不该来?”足利义奈边说着话边朝四人走了过去。

“能来。”田山刚一则是淡淡笑了笑,“不知公主殿下此来有什么事吗?若是没什么重要事的话,我们这会儿正有事要出去,就只有下次再招呼你了。”

说完,田山刚一四人就准备走。

“等等。”足利义奈马上叫住了四人,接着说道,“上两个月我在广东市舶司听到消息,说最近的海盗中有我国武士出现。于是我就调查了一番,却被我发现广海卫附近有上千名你们两家的武士。几经调查后我又找到了此处,你俩却也这么‘巧’出现在了此处。我想问问,你们带这么多人来大明朝是想做什么?”

听足利义奈的语气,细川雅史几人已是看出她是知晓了他们的海盗勾当。随后细川雅史也是笑了笑,说道:“这就不劳你关心了吧!你不也带了人来吗?”

“一样吗?”足利义奈眼神尖锐的看向了细川雅史,“我本来就是勘合使臣,带些人出现在大明朝很正常。倒是你们,如今国内动荡,你们身为‘三神器’守护者不在国内守护,却跑来明朝做起了海盗。”

见足利义奈直说了,细川雅史也不再掩饰,说道:“足利义奈,你又不是不知晓国内连年战事的现状。看着各地大名崛起,如若我们再不做出什么改变的话,我担心到时候我们两家会守护不住上京,幕府也迟早会被其他大名取缔或者替代。”细川雅史的话中充满了威胁,却也是倭国现在的实情。

随后细川雅史又继续说道:“明朝地大物博,正可以解我们的燃眉之急,你该感谢我们才对。”

此时,屋内那两名明朝人也开口了。

汪直率先说道:“对啊,足利大人,除了广东沿海外,江浙沿海也很是富饶。您若有兴趣的话,我们也可以给您提供江浙的情报信息。还是按之前我们跟细川大人与田山大人商量好的比例,一九分账。”

徐惟学马上附和道:“对对,有我们做内应,可保你们还是万无一失!”

“住嘴!”足利义奈马上朝两人看了过去,眼神甚是锐利,“你俩居然忍心看着你们的同胞受伤害!我劝你们还是赶紧收手,免得遭报应!”

说着,足利义奈又转头看向了细川雅史与田山刚一。

“感谢你们?我且问你们,最近一年来总有人破坏我国与明朝的勘合贸易进程,是不是你们?”

闻,细川雅史与田山刚一并没有答话。事实上勘合贸易的确是他们暗中破坏的,只因倭国与大明朝的勘合贸易每十年才一次,而明年就是新一次的勘合贸易,他们很是想把勘合贸易权争取到手。

“别以为不说话我就不知道你们两个想的是什么。”足利义奈继续说道,“我告诉你们,与大明朝的勘合贸易向来是幕府直接负责,你们想来分一杯羹,问过大将军没有!我命令你们马上回国去守护京都!”

“公主殿下,”此时田山刚一又开口了,“说我们暗中破坏勘合贸易,这么大的罪名,你还是拿出点证据来好些。”

细川雅史也是又笑了笑,接过田山刚一的话说道:“而且我们好像还轮不到你管吧?就算是将军大人想让我们做什么,恐怕也得先问问我们两家家督吧!”

“哎呀,别争了,你们还是听她的赶紧回去吧!”此时,却有一个突兀的声音出现了。

“谁!”

细川雅史四人马上循声朝门口看了去,才看到门口不知何时站了一老者,四人都是一惊。其中细川雅史更是眯缝起了双眼,淡淡说道:“这就是那个高手!”

不错,老者正是蓝长青!

反应过来的足利义奈转过身来后也是看到了蓝长青,不过她却没有细川雅史那般惊慌,脸上反而出现了笑容。

“蓝爷爷!”足利义奈笑着朝蓝长青打了声招呼。

细川雅史闻又是一惊,他没想到足利义奈会认识蓝长青。

事实上足利义奈三年前刚到大明朝的时候就认识了蓝长青。虽然她是勘合使臣,但由于与大明的贸易周期太长,刚来的两年她并没太多事情做,游山玩水中认识了蓝长青,当然,也认识蓝兰和闫修。而来恩平之前,蓝兰向秋胤雪提到的扎着丸子头的美丽女子,也正是说的足利义奈,只是蓝兰他们并不知晓足利义奈的身份。

“义奈啊,好久不见啊。”看见足利义奈,蓝长青脸上也是浮现出了笑容,“真没想到能在这里见着你啊,更没想到你居然还是倭国的公主,怪不得长得这般有灵性。”

“蓝爷爷过奖了。”足利义奈腼腆的笑了笑,接着问道,“不知蓝爷爷出现在此有什么事吗?”

“喏,”蓝长青说着便把头朝细川雅史扬了扬,“不就是为了他咯。”

“本来前天晚上我就想把他和他的那些人解决的,却听到他说要找谁来对付我。我这个人又怕麻烦,不想多跑一趟,就决定等人到齐了再解决。结果昨天等了一整晚都没等来,还是多跑了一趟。不过幸好今天还是等来了。”

蓝长青说完便朝细川雅史身旁的田山刚一看了去,问道:“就是你是吧?”

原来蓝长青之所以这几天白天睡觉,是因为连续两个晚上都从恩平城用轻功赶来此处蹲守了。而此时足利义奈也是才知道细川雅史他们急着出门是准备去对付蓝长青去的。

田山刚一闻嘴角也是上扬了起来。

蓝长青又继续说道:“既然你们都认识义奈,那你们赶紧回去吧!我也就不对你们出手了。”

“你是跟踪我找到这里的?”细川雅史狐疑的问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