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锦书小说网 > 雁门春 > 第一章

第一章

镇北侯府挂了白灯笼。

三天前,八百里快马回来报的信,镇北侯夫妇战死漠北,以身殉国。

漠北历朝是重要关塞,与匈奴常年战争不断。

镇北侯府几代人镇守漠北,到了这一代是最后一代了。

申屠婵和哥哥申屠丹林跪在灵堂里麻木的烧纸钱,谢礼。

申屠婵忍不住慢慢看了身边的哥哥申屠丹林一眼,十六岁的少年了,眉眼清秀,身材单薄。

她不由的在心里叹气,眼泪簌簌的掉落在惨白的孝衣上,瞬间陷的无影无踪。

其他几个堂兄弟个个涕泪俱下,泣不成声,连哥哥也哭的嗓子说不出半句话。

申屠婵自始至终没出声,咬着牙落泪,衣襟和衣袖湿了一片。

祖母身边的孔妈妈过来说祖母叫她过去一趟,孔妈妈是祖母身边几十年的老人了,待她素来不错,出了灵堂孔妈妈就牵起了她冰凉的手安慰道“您尽了孝心就行,一直这么哭身子吃不消,还有老太太呢。”

申屠婵没有说话,轻轻点了点头。

祖母的和寿堂里有个小小的佛堂,这几日她一直在这里,其实她以往的日子大多数也在这里。

老夫人六旬开外,头发保养的一向很好,但是这几日过去,满头花白了。

孔妈妈把她带到便下去了,申屠婵在蒲团上跪下,祖母也没有停下嘴里念念有词的经文。

往常,依着祖母的教诲和哄老人家开心,她也跟着念了,但是这一回,她静静的看着老夫人的白头发出神。

老夫人念完停了下来,申屠婵还在出神,她叹息着看了一眼这个孙女,眼泪一下子掉了下来,赶忙用袖子去擦。

又慢慢靠过来把申屠婵半搂在怀里“我的好孩子。”像是在说申屠婵,又像是在说自己的儿子申屠琅。

申屠婵轻轻把头靠在祖母身上,她深吸了一口气道“祖母别哭,我一定替父亲报仇。”

十三岁的小女孩,说起来话来还带着一种咬牙切齿的奶音。

老夫人把她抱的更紧了,失声痛哭,白发人送黑发人,她的心到底不如年轻的时候那样坚强了。

申屠婵咬着牙默默流泪。

孔妈妈在门口听着也是老泪纵横,大小姐不负将门虎女,可惜是个女孩子,这镇北侯府以后再也不是镇北侯府了。

府里的三老爷是老夫人生的,任了个四品官职太府少卿;二老爷是庶出,只一个从五品的礼部郎中;世子读书习武都不成器,在京都卫里混职,侯爷与侯爷夫人殉国,这府里连个顶梁柱也没有。

申屠婵跟着祖母哭了一场,也不敢让老人家哭太久,忙擦泪坐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