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锦书小说网 > 太极之上 > 第五章 游历

第五章 游历

这狗子和黑毛两人一明可有些日子没见面了。他俩只是听说一明家做生意发财了,早早就搬到镇子里面去了,哪还会待在这穷乡僻壤。

可谓是苟富贵、莫相忘。其实一明早就想去看下这两个朋友,可忙于店里的各种杂事,一天推一天的,一直推到了现在。

这俩个活宝,不知道这俩年在乡下混得怎么样,按道理应该没有婚配,至少一明从未收到过二人的请帖。

狗子全名叫王德红,因瘦弱如狗,也就有了狗子一称。而黑毛名叫王德彪,因生得黑,加上五大三粗,所以就叫他黑毛。这俩人本来就是堂兄弟,狗子为哥,黑毛为弟。之前三人,常混迹于田间地头,什么抓蛇捞鱼,样样精通。

可自从一明离开之后,想必这俩人也少了不少乐趣。

这一日,一明在二人家中寻找不得,想来他们肯定在田里的草垛上面晒太阳,便寻找过去。果不其然,狗子和黑毛正在那里翘着二郎腿,嘴里叼着草看天。

一明走上前去,说:“村里的刘铁匠想着谁?”

二人齐刷刷地看向一明,心领神会,一起说道:“陈寡妇给他留了门儿!”

“哈哈哈哈,狗子、黑毛。”一明笑道。

狗子和黑毛齐声叫道:“二蛋!”

原本是调侃村里刘铁匠和陈寡妇的顺口溜,居然成了三人碰面的接头语了,这其中的乐趣恐怕也只有三人知道罢。

一明又说:“刘铁匠为甚又不进门?”

狗子和黑毛对望了一眼,对着草垛下面的一明喊道:“她给胡瘸子给生了个儿!”

“哈哈哈哈”

狗子和黑毛从草垛上面跳下来,三人抱在一起,笑得围绕在田间地头,惊出一片麻雀。

就这样,良久未见的三人,一直从上午侃到下午。饿了就在包谷地里随便掰了几个玉米,烤着吃了。

狗子和黑毛两人更是把这几天乡里发生的一些事都给说了一遍,什么刘铁匠和胡瘸子打架,张麻子来劝架,最后两人一起打他。但是说来说去,都是围绕着陈寡妇的风流事。一明越听越来劲,这无端之中又出现一个张麻子,是要问个清楚、搞个了然。

二人便如此这般、这般如此,把这件事添油加醋完整述说了一遍,直笑的一明腰都直不起来,好生快乐。

三人有说有笑,一直侃到了天快黑了。估计陈寡妇家的事会让他们侃个三天三夜。合着这一天净在这里扯淡了,一点正经事没聊。

一明见天色不早了,三人肚子里面空落落的,就提议带他们去镇上的醉仙楼坐一坐。

二人听到有人请客吃大餐、喝好酒,那跑得和狗一样快,直拽着一明飞奔而去,片刻功夫就到了醉仙楼。

此时醉仙楼正到饭店,客人络绎不绝,一明找了一个安静的雅间,叫他俩随便点。这二人哪见过这个阵仗,点起菜来有些畏首畏尾,一点也不干脆利落。

一明直接对着店小二说:“炒一本,再上几壶好酒给我这俩兄弟润润嗓子。”

狗子人比较机灵,他瞪大了双眼,夸起来:“哎呀,二蛋,不对李大哥,几年不见,大变样了啊。怪不得前几天我路过你们李家祖坟,上面冒起来青烟。”

一明摇了摇头,回道:“狗子啊,少来这套。别客气,随便吃就是了。”

黑毛嘴比较笨,不会说什么恭维的话,只会在一旁“是是是,对对对”的恭维。盯着眼前的那盘花生米,一个劲得往嘴里塞。

狗子拍了下黑毛的脑袋,说:“你个没见过世面的东西,正菜这还没有上呢。”

黑毛理都不理他,附和道:“是是是,对对对。”一直在哪里吃着花生米,对他二人置若罔闻。

也只片刻功夫,上满了满满一桌子的菜。还有一些因为摆不下了,小二说等他们吃完一部分再上。

狗子和黑毛就像饿狼进了羊群一样,看到什么就咬什么,也不管到底是什么食材,先吃了再说。空暇之余,三人碰几杯小酒,中途话都懒得说。

相比黑毛,狗子还显得文雅一些,还时不时和一明寒暄一下。待到酒过三巡、菜到九分,两人打着饱嗝,才有十分满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