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锦书小说网 > 太极之上 > 第九章 登门

第九章 登门

自从进入这山门以后,一明也大抵了解了一些事。

原来这落云涧的弟子,虽有五六千之多,可都在这里待不过三五年。其中十有八九都会离开,各自回家生活。这其中的缘由便是无法通过那三年一试的“河洛试炼”。

也有一些愚钝的弟子,穷奇一生也无法通过试炼。但是年纪也大了,家里人早就死光了,也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去,就在这里谋求个差事,混吃等死。那位守勤长老和带狗子看菜园的老头就是这样的人。

听说过了这“河洛试炼”弟子便会分到紫霞峰继续修,行成为一名内修弟子。这里可是一个另外的神奇所在,知道具体情况人也不多。只是听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再说这个子月,他原来是紫霞峰上护法玉麟真人的儿子,他在落云涧待了七八年了,也无法成为内修弟子。说是资质不行,也有说是整日游手好闲荒废了修习。但在一明看来,或许是两者兼备。

怪不得,子月这个人能如此混迹于玄清观,原来是上头有个厉害的爹啊。老子是个护法真人,儿子是个违法“少真人”,这世间之事,总有荒诞之处。

一连几日也没见子月了,每天只有在晚饭空闲后才有机会和狗子、黑毛见上一面。黑毛还是那么心情舒畅,但狗子也好像有所改变,从原本得到闷闷不乐变得和开始一样开朗,而且还有过之而不及。

今夜,三人在一明的住处侃大山,这才得知这其中的道道。

狗子说:“在这落云涧修习的弟子,也有很多家里有钱的主,这些人平时就在寝房里面打坐练功,连倒夜壶的时间都没有。我呢,虽然在茅厕里面挖,同时也帮他们清理一下夜壶,这其中的油水嘛……”

一明和黑毛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里面还有这个玄机。也就是别人花钱,狗子帮忙倒夜壶。俨然就是一个掏大粪的升级版。可狗子说话的感觉,好像是每天有人给他喂肉包子一样,那种得意的表情,难以言表。

看着样子,狗子这几天应该是清洗了不少夜壶了,尝到了一些甜头。

此时狗子整个人都显得那么精神,可每每靠近他,都会飘来一种“富贵”的味道,让人避之不及。

狗子又说:“我还给不少女弟子清洗过夜壶,有些要用茉莉花熏一下,有的女子的夜壶还要用芝麻油进行保养,好他妈讲究。”

说道这里,狗子便问一明火灶房里面能不能拿点芝麻油的事。

一明调侃道:“芝麻油没有,辣椒油要不要?”

狗子一想到将“辣椒油”涂抹在夜壶上,那将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形。顿悟了一会,破口大笑起来:“哈哈哈哈。”

一明和黑毛也跟着笑了起来,这种感觉就和当年他们在乡下一样。

笑声直冲紫霞峰。

狗子又拿出这几天赚的钱在黑毛面前炫耀。

“你整日待在这女人堆里,有得到什么好处吗?”

一向最笨的黑毛,回道道:“没,没啥好处。就是每天挑水,她们说些啥我也听不懂,就知道他们在我背后唧唧呱呱的。”

一明这位三弟啊,可谓是大智若愚。那种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人男人,有时候也很讨女人喜欢。说不定,他将是这三人中成家最早的,也有可能他就在洗衣房找到个婆姨,没几年就能“奉子还乡”了。

狗子还在那里高谈阔论什么“屎尿”的问题,期间还时不时调侃一下黑毛,说他是什么无福消受,什么就有一点蛮力。甚至还说一明那切墩的差事也是个没有前途,这种把掏大粪的事捧上天的人,古今中外恐怕只有狗子一人了。

应该是狗子在乡下穷怕了,眼下能够赚点小钱,自然是很高兴的。哪怕做这种如此上不得台面的事。

听狗子在那里七扯八扯,说这差事般好、那般秒,搞的李一明都想去亲自尝试一下,和狗子互换工作几天。可突然一想,可别被这狗子给带到沟里去了。见一明不动于终,狗子也就把注意力转向了黑毛。

他说:“我说黑毛老弟,要不要和哥换几天感受下,赚的钱五五分,你看怎样?”

黑毛心思单纯,正要应下来,但看一明给他悄悄的使了一个颜色,顿觉不妙。

支支吾吾地回答道:“二哥,别,别了。我还是老老实实去挑水吧。”

“去去去,哥和你闹着玩的,你现在想换我还不同意呢!”

狗子这么说来,不知道是真还是假,至少李一明是不信的。他摇了下头,苦笑道:“二弟啊,这趟富贵可就留给你了,将来发达了可别忘了我们呐。”

一个掏粪的能发达,这个给谁说谁都不信,可狗子不然,是个见缝就钻的主,他得意道:“那是一定,等我再操劳一些时日,有了一些积攒之后,请二位兄弟喝花酒,吃白肉。”

“好好好,好兄弟。”一明说完后,指着门口的那个夜壶,说:“我房里的这个,你看是熏茉莉还是抹芝麻油,你自己看着办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