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锦书小说网 > 太极之上 > 第三十九章 佛道

第三十九章 佛道

滕术本为巫,卐字真诀本为佛,河图洛书加道家特有的符文本为道。三个神秘人竟然结合了三家法门,这到底想干什么?明眼人一看便知。

他是想毁灭这整个世界,让尸鬼成群、让生灵涂炭。藏在茧中的玉麟子,想到这里都感到后怕。一不小心,气息泄露,竟被三人所察觉。

还在举行某种仪式的三人,立即停止了手中的动作,一起向沼泽边的大树看去,其中一人顺手一个卐字诀袭来,直把吊在树上的茧击得粉碎。

这简单的一击自然没有打中玉麟子,见他从天而下,左手持剑、右手拿笔,已然褪去了伪装,黄袍加身,决定大干一场。

按照之前和玉玑子的约定,发现情况后一定是先传音,可现在的情况,已经不容他施展传音法阵。即便是传了过去,御剑到达此处也需要几日时间,远水哪能救得了近火。

在空中的玉麟大喝一声,道:“大胆妖人,还我河图洛书。”

说完此话,玉麟趁机丢出一只话机鸟,悄悄地向紫霞峰的方向飞去。

以之前的分析,玉麟自觉有三成的把握击败三人,但是他有一件法宝,如果使用的话,至少可以把机会提升到七八成。即便是不能把三人打败,全身而退还是没有一点问题。当然,以防万一,投放话机鸟也是为了保险起见。这万一有个闪失的话,能够把此处的情况传回去,也算是对师兄有所交代。

“是个道士?看这装扮应该是玄清观的,教主,怎么办?”

其中一人,身着黑色的衣服,戴了一个白色面具,斗笠把脑袋捂得严严实实,完全看不清到底是人还是鬼,只知道其声音极其难听,似是在有意掩盖自己的声音。

被叫教主的人,个子比二人略矮一些,他只看了一下玉麟子,也不做言语,继续给在那里对着满沼泽的死人施法。也只是对二人把头摆了一下,意为“杀”。

二人飞将出来,这身形像极了佛家弟子轻功身法,脚踏空气便可临空而去,左脚踩着右脚接力后,更是可以一飞冲天。

玉麟觉来者不善,不敢怠慢,右手铁笔凌空一划,一道家符咒飞出,是要先攻击其中一人,使其自乱阵脚不得进前。而左手那把剑指向另外一人,根本不会让他轻易靠前。

两黑衣人,戴黄色和白色面具,月色之下,只见黄白两色在空中颤动。黄色面具的黑衣人,见到符咒飞来,正要闪避,可符咒在接近他的时候变得巨大,威力也变得更加强劲。眼见躲闪不及,运气打出九九八十一拳,以极快的速度把符咒打散、击退,直至消失不见。

这个功法,和玄清观霸体堂的体术有异曲同工之妙,只是增加了佛家的法诀护身后,就使得原本的体术攻击变得更加威力惊人。而另外一位头戴白色面具的黑衣人,飞在空中也不敢怠慢,打出一记罗汉拳,拳风飞出,与玉麟的符咒形成了一来一回之势。

此乃十八罗汉印中的探手罗汉,见他双手顶天,安悠自在,几个动作也只是临空完成。金黄色拳风,夹着佛家的圣洁之气,与施术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善与恶、正和邪,本就难以区分,世人却非要分出彼此。

玉麟子在打出符咒后,收回铁笔,谁知道另外一人也用罗汉印袭来,虽然威力不算太大,但也着实麻烦至极。在短时间内,要主动攻击一人,对付另外一人,也幸亏一手有笔可临空施咒;一手有剑可抵御来袭。这便是玄清观的护法,执法铁面无私,宗法左右逢源。

以他太乙玄天宗接近结丹期的修为,本可以安然无事,却要为本派深入险境,在发现有危险后,也只是自己只身前往,毫不畏惧。

玉麟子左手持剑,其实,用剑才是他真正的强项,手里那把宝剑,除了有符文的力量加持之外,可大可小;还有水属性的特质,现在身处沼泽之上,水源取之不尽,正是他不惧的根源之所在。

见罗汉印拳风袭来,玉麟子符剑一催,一道水墙也便形成,可光是水怎么抵挡这一击。这一点玉麟自然明白,再催动法诀,法诀作用于符剑之上,最后通过符剑的作用,水墙在短时间内,变成了冰墙,与罗汉印直接短兵相接,虽然是打得支离破碎,却也抵消了这一击。

对于佛家的功法体系,玉麟子也只了解一二,为什么就能凭借几个动作就能断定此二人是佛家弟子,那便是卍字诀和罗汉印,光这两点不是佛家又是谁?

但是佛家与道家相得益彰,两家一直交好,从未有过纷争。在遭逢大难的时候,都会互相协助,把生死存亡都抛之脑后,可以说,这个世界的安定和繁荣,这两家的功劳可是功不可没。

但今天,大荒山、南泽之下,居然有佛家弟子和巫师勾结,做一些见不得人的坏事,有违纲常。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