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锦书小说网 > 太极之上 > 第四十一章 滕术

第四十一章 滕术

玉麟子并不是怯战,而是在审时度势之后,觉得眼下最要紧的事不是去抢夺河图洛书,而是把今天所看到的一切事都传回去。五行法阵已经是他不能想象的存在,再加上这最后一个黑衣人已经把他的计划说了出来,便是要去抢五雷令。

这可是玄清观甚至整个长安国的最后法宝,如果没有它,长安国将不会再有安宁。这和诸国达成的和平协议将土崩瓦解。发动传音阵,需要一点时间,眼下大敌当前,自然是不可能。而先前飞去的话机鸟,也只是简单的机械装置,飞去漫长,也只是用来做最后的通告。

除非是……

玉麟也觉得不至于,也就没有往坏的方面去想,再加上自己还有一个没有使用的法宝,定能保得他的周全。玉麟子正准备御剑飞去,就听到后面传来了黑衣人的声音。

这个声音越来越近,眨眼之间就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哪里走?”

声音还没有完全传过来,这个人就站在了玉麟子的面前,这种速度,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待走到近前,玉麟子才看清楚他的面目。

他没有戴面具,同样身着黑衣,只是那种枯树皮的老脸,让人觉得极度的不适应。这种感觉,又像是戴了面具一般,完全无法看清楚他的表情,他的喜怒哀乐。

“既然来了,而且还杀了我两个人,那就别走了,留下来做我的奴隶,或许还能保住性命。”

玉麟也觉得奇怪,为什么一到这个沼泽遇到的所有人动不动就要取人性命,特别那两个人,没过几招就被自己杀死了,果然是嘴上功夫了得,实际一出招就露馅。

可这个人的确有点不太一样,从他前面闪现的功法来说就不一般,而且还有一个镶嵌河图洛书的拐杖,这种法器可不容小觑。

再来看看这个拐杖,杖身是由一种特殊的藤蔓打造,蜿蜒曲折就犹如两条青蛇缠绕,在扶手处,藤蔓包裹玄清的至宝河图洛书,像一只眼镜蛇的蛇头一般。

这条藤蔓一定不是普通的东西,上面可以看到一些奇怪的图腾和符篆,在巫术的力量下结合得相得益彰,这样的宝物究竟威力多大,到底在这滕术中能起到上面作用,这点玉麟暂时还不清楚。

但是至少清楚的是,这样的组合肯定不简单。玉麟思绪闪过,把背在背上的符文大剑,和别在腰间的铁笔又拿了起来,这次显然不一样,居然是左手拿笔,右手持剑。

玉麟子这样做是要把防御转变成进攻势,铁笔格挡、符剑进攻,一攻一防,攻防兼备。

那人也看不清楚他的表情,只能看出她的眼眸泛出奇异的光,这是一种瞳色,深邃浅蓝,就像漆黑中的萤火虫一样,莹莹两点,让人感到一丝莫名的恐惧。

要不是有一张枯树脸皮,这个人一定是相貌出众,亦或是美若天仙。光看着身形,极有可能是个女子,这点让玉麟联想到了巫术之母,如果不是她,那一定是她的传人。

自古以来,西部大荒山附近的部落就难以王化,总会出现一些奇人异事,这点和巫术的本质息息相关。有多少修行之士命丧此地,又有多少杰出之悲,迷失在这茫茫的荒野之中。远的不说,就拿玄清观百年前的高徒萧然来说,一直让人唏嘘不已。

神秘人收起那些啰嗦和喋喋不休,直接发动功法,见他把法杖往地上一插,河图龟甲闪出奇特的黄光,催动整个拐杖上面印刻的各家符文、图腾开始在丈上面流动、旋转,而后和虫子一般爬下来,覆盖着地面,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符篆法阵。

玉麟子大喊道:“不好。”

可明显来不及了,法阵巨大,囊括天空和地面,而玉麟子就身处其中。只觉得全身感觉异样,自己的力量竟然被这个法阵吸取,而且以极快的速度进行着。

吸取的是玉麟子的真气,在这个法阵之中,除了玉麟之外就是一些长在地上的花草植被,它们也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枯萎。如果玉麟的真气被这个法阵再继续吸收下去,其结果一定和这些花草一样。

玉麟用尽全身的力气,想要直接破开这个法阵,见他临空而起,剑刃、笔尖向前,呈仙鹤扑掠之势,将自己的身体发射出去,想以极快的速度击穿法阵。

“砰。”一声,法阵丝毫未损,却将自己反弹了回来,站在地上,险些摔倒。

玉麟见此办法不成,他转头看向神秘人,眼神略显犀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