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锦书小说网 > 女扮男装的九皇子 > 第1章 第一章

第1章 第一章

明德一年三月,正是春日里,往年这时节正是出门踏青访友的好时候。但是今年和以往不同,京中人家没有同以往一样两两三三出门游玩,或是这家办个花宴,或是这家办个诗会,最近的京都,那空中都飘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

此刻位于含光门街的宁王府周围围了一圈看热闹的人,昔日庄重威严的宁王府府门大开,不少人进进出出,抬出一箱又一箱的东西。

宁王府大门不少身着甲胄的士兵,腰间佩刀神情严肃,一派肃杀之气迎面而来,即便如此也挡不住附近前来围观看热闹的人,他们小声议论着近日京中接连发生的大事。

“前几日才抄了康王府,今日便又轮到了宁王府,我听闻是犯了谋逆的罪。”

“啧啧啧,昔年是王侯将相又如何,一朝变天,我看啊还不如咱们普通老百姓呢。”毕竟普通老百姓家里老父亲死了,这就分分家抢抢家产呗,分家顶多是分多分少,这皇家是让你人头落地,连个喘气的机会都不给。

先帝去世时,周王李修明登基称帝,登基没几日便以意图谋逆将先帝长子贬为庶人,终身圈禁,后又将先帝四子由亲王贬为郡王,连先帝封的富饶的封地都给换成了犄角旮旯的地方,但这两人到底留着一条命,特别是先帝最宠爱的第四个儿子,好歹还有一个郡王的爵位,一辈子吃喝不愁了。

原以为风波会过去,谁知前几日,大队人马前去查封了康王府,当日康王便自裁谢罪,康王谋逆的事还没过几天,今日便有人来查封宁王府。

都说一朝天子一朝臣自从新帝登基这京都的人是杀了一茬又一茬,菜市口的地砖上那红色的痕迹越来越深,刷都刷不掉。

此时李纯徽心如死灰的站在正厅里,她手里拿着的是她的二哥,现在是明德帝的李修明给她下的圣旨,轻飘飘的圣旨,可她拿在手中却觉得仿佛重若千斤一般。

上面说她,不顾手足情深,结党营私,私养兵士,勾结边军意图谋反。

面前是毒酒一杯,身后是被带走的哭喊不止的仆从。来传旨的太监说她自行了断,可保郭家一脉。是啊,新帝怎么可能愿意背负残害手足的罪名,圣旨上说的是贬为庶人终身幽禁,李修明不愿意她活,又不能直接赐死她,她想起了康王,她的十一弟李乐康,那时候他是如何逼你自裁的呢?

她昨日才去地牢看过郭问渠,从没吃过什么苦的官家子弟,如今被打的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郭问渠是如今郭家仅剩的男丁,舅舅就这么一个嫡子,如若是泉下有知的话会不会后悔,后悔孤注一掷上了她这条贼船,落的满门抄斩的下场。

这上面每一桩罪行她都认,她是做了,想推翻明德帝可不就是不顾手足情深,要夺嫡怎么会不结党营私联络官员,指使康王暗中联络边军企图染指军权可不就是勾结边军,这一份份罪证都是真的,是他最为信任的人,左相沈江月递交上去的,连这份赐死的圣旨都是沈江月特意求下来的。

李纯徽悲从心来,不管她舅舅后不后悔,反正她是悔极了,她悔的是他动手太晚了,她应该早做准备,而不是临到头了开始参与夺嫡了,她后悔她瞻前顾后,做事情优柔寡断,行事之时居然还会顾念所谓的皇家亲情,她更加后悔听信沈江月的话临阵脱逃,害了郭家,害了柳家,她承诺可以护住他,护住郭家,他骗人!

想着这里到底还是没忍住落了泪,说是后悔听信沈江月的话,可是若不是沈江月护着,她恐怕都活不到现在。

最后,李纯徽没有选择那杯毒酒,那摆在她面前的死法,沈江月给她安排的死法,几个时辰前,沈江月身边的人给她递了消息,说那杯酒是他特意安排的,无毒无味,她只要昏睡两天,等她再次睁眼,沈江月就会带她离开这个地方,两人隐居山林,真真正正的在一起。

到时候什么皇位夺嫡,什么江山朝堂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他们就做世间最平凡普通的一对恋人,共看日升日落潮起潮来。

李纯徽边笑边哭,状似疯癫,可是她怎么可能做到,怎么可能,那么多人因为她死了,沈江月现在让她忘记一切假死和他走,她的心又不是路边的石头,无痛无觉,她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