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锦书小说网 > 女扮男装的九皇子 > 第2章 第二章

第2章 第二章

次日早朝,朝中大臣就太子殿下李锡光要不要参与三月春闱监考一事于朝堂中争论开来。

户部尚书甄泓升上前一步发问道。

“太子殿下贵为储君,监考一事,除了殿下还能有谁可担此重任?”

刑部侍郎周士德也不甘示弱的回应户部尚书,丝毫不惧。

“太子殿下自然可以担此大任,只是去年,原兴元府府尹赵远的乡试舞弊案,可是没过去多久。依臣之见,让太子殿下在来监考似乎不太稳妥。”

正是周士德负责审查的乡试舞弊案,赵远是太子殿下的小舅舅,目前人正关在大理寺的牢中。

既然是皇后的弟弟,太子的舅舅,按理说大理寺就算证据确凿也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轻轻揭过,且这个舞弊案赵远是咬死自己不知情,更加没有参与,只承认自己监察有漏洞。

人之所以还押在大理寺是因为春闱近在眼前,那些学子最近可听不得舞弊这二字,怕他们知道赵远被释放,聚众闹事,估摸春闱结束,赵远就会被释放。

“周大人不要血口喷人,那舞弊案是兴元府通判财迷心窍犯下的事,与赵大人何干。”甄泓升看都不看周士德,张口就是一顿怼。

“一个小小的通判干出这种事,堂堂府尹竟说自己毫不知情!左右人已经死了是黑是白还不是任人评说!!”周士德毫不客气的回怼。

“你这是何意!”

“怎么?甄大人年纪大到都听不懂下官的话了。”

朝中争论不休,唾沫星子四溅,昭宁帝面无表情坐在高位上,冷眼看着底下的朝臣,现在开口讲话的这个是太子的人,那个怒目圆睁的是老二的人,甄泓之年纪都这么大了啊,看那一头白发,他竟今天才发觉。

他摆摆手示意退朝。

李纯徽要搬出宫自然要去拜见昭宁帝,这是他隔了许久许久之后再一次见到他的父亲,曾经他觉得他身为帝王很合格,作为父亲却远远不够,但再次见到他,还是红了眼眶。

微红的眼眶落在昭宁帝眼里,让他这个帝王愣住了,李纯徽排行第九,昭宁帝送过不少儿子出宫立府,照例他在出宫之前儿子们都要来拜见他。

其他人都是例行交代几句,毕竟出身皇家,比起寻常百姓人家亲情多少淡薄一些。昭宁帝不认为那些儿子会对宫内生活有留恋,生活在宫内意味一举一动都在他的监视下,出宫立府,招揽能人,他也是皇子,同样的路他早就走过一遍了。

只是像李纯徽这样,红着眼眶依依不舍的样子,他第一次见,那一瞬间,他心中竟也微微动容。

到嘴边的训诫的话变的有些老父亲的样子了,“赐给你的府邸在含光门街,离皇城不远,你得空了便可以回来。”许是没对李纯徽说过这样的话,觉得有些不妥,又加了一句“回来看看你母妃。”

“儿子知道。”李纯徽吸了吸鼻子。昭宁帝微微皱眉,但说出的话并没有不悦。“你看你这孩子,哭什么,以前也没见你掉过眼泪。”李纯徽回想了一下,自己好像只在昭宁帝面前哭过一次,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他从来不轻易哭泣。

“转眼见你都到出宫立府的年纪了。这宫里就,乐康,既明了。”昭宁帝话里话外都在感叹岁月是从不饶人。听了这话,李纯徽心头一动,李乐康,这个傻弟弟,直到最后一刻都坚定的站在自己这边,最后落的自尽,连他王妃肚子里的孩子都没保住。想到这里他鼻子更酸了,怕自己再落泪惹昭宁帝怀疑,她开口半真半假的抱怨道。

“父皇难道有一个十一弟还不够头疼的吗?这宫里哪够他闹腾的啊。”李纯徽这话说的是真心实意的。

李乐康,十一殿下,丽嫔所出,最是闹腾,犯了错知道错了,但绝不改。李既明是十二殿下,和二殿下同母出。但是沉默寡言,与李乐康的性子迥然不同。

“你还好意思说他,你比他又强到哪里去了?不就是最近两年老实一些,以前你俩可没少让朕头疼。”

提到李乐康,昭宁帝就像想到什么糟心的事情一样,颇有些无奈,他又与李纯徽随意聊了两句,像是不经意间问道。

“今日朝堂春闱监考一事,你有什么看法?”李纯徽两年前就可以参政了,但是一直游离在权利之外,别人是明里暗里表现自己,他是千方百计当个透明人。

“儿臣认为,周侍郎说的有些道理,毕竟兴元府的乡试舞弊案刚过去没有多久,眼下这个时候派太子过去的确不太合适。”

“哦,那依你之看,派谁去?”

“国子监沈大人,谢太师都曾监考过春闱,且在众多读书人心中地位不低,颇有威望。”李纯徽说的这两人一个是昔年探花,一个是德高望重的帝师,是任谁都挑不出错的两人,只是昭宁帝听到沈大人这三个字还是不免惊讶,李纯徽同沈江月之间有些不太好的旧事,因而听她推荐的人中有沈江月,昭宁帝有些惊讶。

历来春闱都没有一定要皇室子弟监考的规定,只是此次不知为何太子殿下居然在赵远的案子还没过去多久的时候就上书请求监考春闱。

李纯徽今日也看出来了,朝中反对者中可有不少周王的人,一些人觉得若太子殿下不能去合适的人选不就是风头正盛的周王。李纯徽倒觉得李修明不一定是想去监考春闱,只要他能搅糊这件事情让太子也不能就行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