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锦书小说网 > 女扮男装的九皇子 > 第7章 第七章

第7章 第七章

圆福见自家殿下生气,立刻迈着步子去拦沈江月,将李纯徽的话复述了一遍,颐气指使的样子比李纯徽欠揍多了。

沈江月身边的小厮十分不安,生怕今日大祸临头,沈江月似是叹了一口气,转身朝马车走去,却并未上马车,他站在车旁,恭敬却又疏离的对车上的人道。“不知殿下唤沈某何事?”

车帘并未掀开,隔着一道帘子,听着他声音,车里的李纯徽内心百感交集,她倒是忘了,这个时候的沈江月同他的关系仿佛回到了四年前刚认识的时候,自从发生那件事后,他重伤离京,三年后再回来同她刻意保持距离,前世也是如此。

前世他回京后对自己也是不冷不淡的样子,李纯徽死缠烂打般天天寻他,这才令两人关系和缓。

她第一次遇到沈江月是在昭宁十六年,二十岁的沈江月于重重深宫之中遇到了十四岁的李纯徽,此后李纯徽再也不是那个觉得人生无望,世事皆俗的人了,她的生命里有了沈江月,她日后岁月里的喜怒哀乐,辗转反则皆因他起。

记得第一次见沈江月的时候,她和李乐康一起猫在宫内一处假山堆里。这是她俩的秘密基地,窝在这里面外面的人轻易发现不了,她却可以通过假山上大大小小的洞,看向外面。

“九哥,我怎么说十二都不愿意和我们一起逃出来,估计是怕父皇训斥他,可真是胆小鬼。”李纯徽心道他不是胆小鬼,他只是不想和我们俩一起干这种挫事。

“你说新来的先生见我们不在会怎么样?”

“肯定吹胡子瞪眼呗,或者去父皇面前告状去。”在李乐康眼里,别人能对付他的最好的办法就是去昭宁帝面前告状。这已经是他们的第三个先生了,前两个都被气走了,本就是一板一眼的老头子,年纪还大了,稍微被气道就吹胡子瞪眼的,三步一咳嗽。

李乐康对读书一窍不通,他也不喜欢,他想当个大将军,但平日里就只知道斗蛐蛐,给他找个真将军教他,他也不认真学。

李纯徽和他能玩到一块去除了丽美人与惠嫔住在一处,他俩离得近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李纯徽是故意的,她故意跟着李乐康一起上房揭瓦,一起惹是生非,因为这样看来她更像是一个调皮捣蛋的混小子。

李纯徽眯着一只眼朝外面看去。

“那个宫女偷吃了糕点。”

“那个宫的,我看看我认识不认识。”

“那个啊?两排呢,第几个啊?”李乐康问她,见她没回答,扭头一看。

李纯徽呆愣愣的盯着另一边。那是她第一次见沈江月,从假山石的洞眼里,在沈江月离京后,她无数次来到这里,蹲在同样的位置朝外看过去,只希望能不能有一次,她能再见他一次。

“你看什么看傻了。”

李乐康把她推开,自己将眼睛贴上去。只看到一个男子的背影。

“那是谁啊,看他去的方向莫不是文星殿!”

“文星殿?他难道就是那个沈江月?”

“我看八成就是了,看背影一点都不伟岸,哪有一点血气男儿的样子,果然百无一用是书生,是男子汉就要长的壮,我没看到他的脸,你看到了吗?和我说说,哎,人呢?”

李纯徽沿着另外一条路朝文星殿跑过去,飞奔一样,将沿路的太监宫女都惊到了。希望能赶在他前面到,给他留一个好印象。

可她还是来迟了,气喘吁吁的还有些衣冠不整。

偌大的文星殿里除了在外候着的宫女太监,里面只有他和李既明。

她看到他的时候才知道什么叫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沈江月?”她问道,眼前人微微皱了皱眉头,李纯徽意识到自己直呼他的名字好像有些失礼。

“我,我来晚了,我尽量跑的很快了。”说完,沈江月的脸色好了很多,毕竟那个老师不喜欢好学的学生呢?

“无碍。”他说话让人听着很舒服,比惠嫔的都好听。

李纯徽恭敬的对他作揖了一下,坐在了李既明左边正中间的位置。

李既明一副见鬼了的样子。李纯徽今日怎么会如此乖巧?沈江月也很意外。他入宫的时候家中长辈嘱咐,九皇子与十一皇子最是调皮,也最爱惹事,让他不必过于认真,这些皇子哪里需要书读的好,差不多就行了。

他已经做好心理准备,谁知那位九殿下却看起来很是乖巧。

整整一个时辰,她坐的端端正正,认真听讲,还时不时提问,李既明都怀疑她是不是被鬼上身了。

事后,昭宁帝询问沈江月第一日授课如何?

“今日没见到十一殿下,只九殿下和十二殿下,倒是九殿下很是好学。”

“啊?”昭宁帝以为自己听错了,他夸的是李纯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