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锦书小说网 > 女扮男装的九皇子 > 第10章 第十章

第10章 第十章

李纯徽颇为头疼的看着端坐在自己面前的从容淡定品茶的李既明,他不知怎的突然出宫来找她,陪他玩了一上午,要送他回去还一脸不乐意,问他为什么他也只说自己不想回宫,李纯徽已经猜出来八成是同淑妃娘娘闹脾气了。

“你都多大了还离家出走?送你回去?”

李既明慢慢放下手里的茶盏,理了理衣袖,手捂着心口面无表情的说。

“我好像有些不舒服。”

这话被刚好来上菜的店小二听到,心中一惊,端菜的手都有些不安,这桌客人不会来碰瓷的吧,刚喝了一口他们酒楼的茶就说不舒服。看这穿着也不像那种人呀?

“行行行,我惹不起。”李纯徽有些头疼,怎么又来这招,以前她和李乐康一惹这小子,他就说自己不舒服,李纯徽一听他这样说,立刻条件反射的认怂。一看李纯徽认怂,李既明又慢慢的拿起筷子,夹了一口菜到碗里。

“你住哪里?要不我给你订一间上京最奢侈的客栈,让你感受一下。”李纯徽试探的问。

李既明又要放下筷子去捂心口。

“好好好,你住我府里吧,我那房间多。”

李既明经常与淑贵妃闹矛盾,一有事就离宫出走,对李修明也淡淡的,一点不像一母同胞的兄弟,但李修明却异常疼爱他,护的比淑贵妃都狠。李乐康私下还和她说过这二皇子李修明争皇位,他就不指望李既明帮李修明,不扯李修明后腿就行了。

昭宁帝最喜欢的儿子一个是四皇子李玉瓒一个就是李既明。

李玉瓒是因为爱情滤镜,李既明是最小的孩子,堪称老来得子,而且自小体弱,经常生病。性子也淡漠,在昭宁帝眼里就是最小的性子最乖巧的儿子,特别是在李乐康和她的衬托之下,更显的李既明乖巧喜人。

她与李乐康小时候没少被他坑,她俩只要一惹李既明,他就说身体不舒服,他一身体不舒服,淑贵妃就开始哭,淑贵妃一开始哭,昭宁帝就会更生气,昭宁帝更生气,她俩就会完蛋。

虽然如此,但三人以前经常一起,虽然李纯徽李乐康并不很想带着他玩,经常是两人一起爬树掏鸟,李既明坐在树荫下看书。虽然画面诡异,但很是和谐。

李既明吃饭慢条斯理,文雅的很,也慢的很。李纯徽托着腮帮子看着他,无聊的紧,他们坐在二楼临边栏杆处,李纯徽转头看向下面的街道,眼睛一亮。忙站了起来,倚靠在栏杆上。

“知许。”

与周澹从京兆府出来满腹心事的走在回客栈的路上。突然听到这两个字,瞬间就意识到了是谁,突然心跳有些加速,他抬头一看。

此时正是午时,太阳高挂,阳光泄在李纯徽身上,在宋序的眼里她好像在发光。而二楼坐着的李既明拿筷子的手一紧,食物落在了桌上,身边人忙去给他收拾。

“你认识?”周澹拉回他的思绪。

宋序还没来得及回答。就看李纯徽就冲他招招手,示意他上来。

“他就是李纯徽。”

“什么?!”周澹很是吃惊。

“那快上去啊,他都叫你了。”周澹兴奋的催促。这可是九殿下啊,得了她的青眼,即使落榜也不算白来,周澹对自己学问有几斤几两是知道的,撞大运考上了当时好,但不是谁都能撞大运。

宋序想起孙润的话,他直觉李纯徽就是孙润口中的九殿下。

这边周澹已经着急忙慌的拉着他进了酒楼,正是午时吃饭的时间,楼下熙熙攘攘人很多,上了二楼却异常安静,宋序想应该是被他包下了吧。二楼楼梯口站着两个护卫,看起来凶神恶煞的。盯的周澹腿有些发软。

宋序进去后,发现李纯徽对面还坐了一个人。那人看起来此李纯徽年纪小,束着玉冠,脸色略显苍白,衬的人单薄瘦弱,但难掩通身的清贵之气,那人没看周澹,倒是盯着宋序看了好几眼,透着一股阴郁之气。

“坐吧。这是我弟弟,你不用理他。”李纯徽随意的介绍了一下李既明。

弟弟,周澹心中惊讶,那不就也是皇子了。

“我这几日有事在身,没去找你,你最近在干嘛?”李纯徽抬手给他倒了一杯茶,茶香飘进他鼻息内,应当是极好的茶,只是他并不知道是什么。

“我。”宋序不知道如何开口。

“是这样的,宋序他母亲……”周澹快速的把事情经过说完。李纯徽早就知道了,但还是装作有些吃惊。

“居然发生了这种事情,你节哀。”她一时也不知道如何安慰他,其实两人总共也只见了三次。

宋序点点头,没有过多的反应。

“李公子如果可以请您帮帮宋序,那京兆府的人查了半天什么也查不出来,几番推诿。”

“你是?”李纯徽这次想起问眼前这人。

“我叫周澹,也是来自汴州的举子。”听她问起自己的名字,周澹忙回应起来。

“哦,没事你不用担心,京兆府的顾槐之我了解他,为人清廉,而且宋序你是举子,眼下正值春闱,他不敢乱来。放心我待会派人去京兆府打声招呼,让他们上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