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锦书小说网 > 女扮男装的九皇子 > 第15章 第十五章

第15章 第十五章

李纯徽从宫里出来的时候太阳已经西下,天边只余一抹残霞。暮色四合之时,总让人觉得内心有些许荒凉。

李纯徽没坐马车,骑了一匹红马晃晃悠悠的走在大街上。天色已晚,街道上行人寥寥无几,更显几分孤寂,这离皇城近,临近到夜幕降临基本街道上没什么人。

李纯徽突然有些想喝酒。双脚一夹马肚,红马加快速度小跑起来。圆福跟在马屁股后面,差点被马蹄子踢到。

“哎,殿下!殿下您去哪儿啊?”圆福提着衣袖,迈着他略有些短小的腿追了上去。他那里能追上四条腿的马,很快就见不着李纯徽的影子了。

李纯徽穿过朱雀大街,直奔河舫夜市而去。

上京一到晚上最热闹的莫过于河舫这边的夜市。

上京城内有一条河,横贯南北,河道最宽的地方就是这河舫,沿河两岸一边是秦楼花舫,一边是夜市酒家。

李纯徽随意选了一家酒楼,小二将人引了进去。

“客官要点些什么?”

“你们这最贵的酒。”

“好嘞,客官稍等。”

李纯徽端正的坐在二楼,对面花楼里几个姑娘也站在二楼的栏杆处嘻笑。

“你看那位公子,长的挺俊俏的。”

“一个人喝什么闷酒啊。”

“你来你来。”

一个姑娘拿起一把缠着丝绸的小弓,闭着一只眼朝李纯徽射了出去,正打在李纯徽肩膀上,她扭头看过去。

“公子,一个人喝闷酒多没意思啊,来玩嘛。”

听了对面姑娘调笑得声音,她想起自己第一次进花楼喝酒,被灌分不清东西南北,花楼的姑娘还差点解了她的衣服,那个时候多亏了沈江月及时赶到,将她带走了。

李纯徽收回目光,专心喝闷酒,那些姑娘见他没反应也自觉得没意思,不在纠缠。

花楼里一个隔间,屋里点着不知道什么味道的香,甜腻腻的烟雾缭绕。

软榻上一个衣领大敞的男子半卧在榻上,屋内不少美人,抚琴的,斟酒的,打扇的,酥肩半露,薄裙纱衣。

一劲装男子推门进来。

“殿下,九殿下在这附近。”

“哦?他来这做甚?”男子声音带着慵懒。

“九殿下一人在对面酒楼喝酒。”

“他一个人?”

“是,没看到有内侍跟着。”

“一个人喝酒多没意思,你邀他过来玩啊。”

男子犹豫了一下,“是。”

他其实不太想去,人家九殿下指定不和你玩。但是又不能明白直说,只能乖乖的去寻九殿下,给他家主子递话。

“见过九殿下,四殿下让属下请九殿下过去一叙。”

李纯徽扭头看到了常跟在李玉玉瓒身边的一个护卫,叫什么来着,顾北辰,好像是这个名字,听说刀法了得。

“李玉瓒?我不去。”

“那属下回去复命。”

顾北辰转身下楼,没过多久又上来了。

“我家殿下说,他有法子让殿下你开心起来,请殿下过去一叙。”

“不去,懒得去。”

“那属下回去复命。”

顾北辰有转身下楼,没过多久又又上来了。

“我家殿下说,九殿下你不去会后悔的。”

“李玉瓒有让你传话的功夫,他自己都走过来了。”

“那属下回去复命。”

男子转身下楼,再没上来。

李纯徽喝的有些多了,她原本酒量不佳,但是喝着喝着渐渐的有点千杯不醉的架势,可是千杯不醉一点也不好。

花楼里二楼栏杆处倚靠的姑娘们已经不见了,李玉瓒站在那里,引的楼下路过的路上的人频频抬头看他,一书生目不转睛的盯着李玉瓒,没看脚下的路,扑通一声落了水。

“有人落水了!”楼下动静不小,李纯徽脑袋有些昏沉了,转头想看一下楼下发生了何事,一扭头看到了对面站着的李玉瓒。

淡眉如秋水,玉肌伴轻风。楼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

李纯徽每次见到李玉瓒都感叹,都是一个爹,怎么他长的那么好看,那种移不开眼睛的好看。

李玉瓒冲她一笑,楼下刚被救上来的书生以为自己见了九天仙女,只呆呆的盯着楼上人。

李纯徽和他关系不甚亲厚,虽然不经常来往但一年到头的总会见上几面,所以面对他的容颜也只愣神一下很快收回目光。

她喝的有些多了。留了锭银子在桌上,慢慢走下楼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