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锦书小说网 > 女扮男装的九皇子 > 第19章 第十九章

第19章 第十九章

李纯徽已经在都察院混的如鱼得水了,都察院没有说她不好的,她一点也不拿架子,皇子历来领了官职都是挂个头衔,一年一天都不来都没事,但她很是勤奋,每日都是准时点卯,从未迟到早退,且她嘴刁,吃不惯都察院的饭,从府里调了个厨子过来,曾是宫里的御厨出身,现在是都察院的掌勺了,日日变着花样做饭,都察院的众人跟着享口福,每一个人都圆润了不少。

”殿下,我妻子生了个大胖小子,我想请都察院同僚去我府上小聚,您要不要去。”张文生有些紧张的开口。

“可以啊,恭喜你。”

“嘿嘿。”

“殿下,我新得了一副亭山居士的画,听说你也喜欢他的画,你有空可以去我府上品鉴一番。”

“行啊。”虽然嘴上答应可她才不想看顾槐之的画呢,从那听说的她喜欢他的画。亭山居士就是顾槐之的别号,世人并不知道,这事还是当初沈江月告诉她的。

沈江月进屋看到的就是李纯徽被众星捧月的场景,不过他一进来,屋里瞬间安静了。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诡异的气氛蔓延开来。

“我突然想起来要去库房整理文书。”

“哎我和你一起吧。”

“我也去我也去。”

人哄的一下走光了。

沈江月坐在自己桌前,谷雨将一小摞文书放在桌上,退了出去,门一关上。李纯徽如野兔般蹿到他桌前,撑着下巴看着他。

“你又要干什么?”沈江月抬头看着她。

“我又没打扰你,我给你研磨。”李纯徽就要去拿桌上的砚台。

“不用。”

“听说你和父皇说要辞了御史的职位。”她撅着嘴,很不满意。

“我生气啦!”

“李纯徽你适可而止。”

“什么啊,我就和你说话而已又没对你动手动脚,我让你知道什么叫真正的适可而止。”她说着就扑了上来,沈江月忙伸手去挡,他又怕真把她推倒在地,李纯徽已经缠了上来。跨坐在他身上,双手搂着他脖颈。

“你别闹!这是在都察院!”沈江月有些慌乱,双手推拒着她。

“你亲亲我,我就下去。”李纯徽现在这模样活像一个土匪流氓。

沈江月有些无奈,李纯徽真是扮男子扮傻了,行为举止越来越大胆。

“你下去。”他微微偏过头,只侧脸对着李纯徽。

“我不。”这一幕要是能被姜梦澜看到多好,李纯徽心想,我气不死你。

“真的你亲亲我我肯定乖乖的下去。”李纯徽轻轻掰正他的脸,认真的说。

沈江月对她从来生不起来脾气,以前就是,李纯徽步步相逼,他慢慢妥协。

沈江月轻轻一点在她唇上,轻到李纯徽都没感觉到,沈江月便离开了。

“不行,这个不算,你没伸舌头。”李纯徽摇摇头,理直气壮的。

“你。”

沈江月说不出来话了。

施文星觉得自己撞破了天大的秘密,他捂着嘴眼睛瞪的像牛眼,他看到什么,九殿下坐在沈江月怀里按着他的头亲!那是芝兰玉树般的沈江月啊。

他飞快的跑回自己屋内,将门关好,一手捂着胸一手捂着嘴。

胸膛上下起伏,不是说不合吗?他怕他俩在一块吵起来,好歹是当朝皇子,他担心沈江月应付不来,想着去看看,有啥情况好及时进去拦着,结果,天啊!想把自己眼睛抠出来。

不会被灭口吧!施文星双手捂着自己的脖子,觉得自己脖子凉飕飕的。听说最近九殿下和四殿下走的很近,难不成,人总是最会脑补的,难道这就是真相,李纯徽对沈江月爱而不得,惹怒了李纯徽,所以李纯徽对他眼不是眼鼻子不是鼻子的,心疼沈大人,他太难了。

“下,下去。”沈江月推着李纯徽肩膀,红着脸喘气。

“沈江月你不行啊,喘成这样。”她带着坏笑如同痞子一样。随后便发现沈江月喘的实在太厉害了,身子还有些发抖。

“你怎么了?”她有些狐疑。沈江月躲开她质问的目光,很快平息下来。

“沈江月你听说过金屋藏娇的故事吗?”她穿的是架空朝代,沈江月自然不曾知道她那个历史上的事情。

“我以后会给你盖一座金屋子的。”但我肯定不会像刘彻那样对阿娇,我会对你好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