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锦书小说网 > 女扮男装的九皇子 > 第20章 第二十章

第20章 第二十章

一连多日,李纯徽都未到都察院来,众人心里都有疑惑,只有施文星松了一口气,心中感叹太好了,他现在不能见到九殿下。他太混账了,同那个四皇子一样,等他马上就写折子参他!

四皇子李玉瓒给她送了药来,让她哭笑不得,她只随口一说李玉瓒居然当真了,而且她要下药也是给自己下,沈江月总不能把她交给别人吧。

宋序的下落一直找不到,渐渐的成了一桩悬案,她来到京兆府想在问问顾槐之这件事情人到了京兆府被告知顾槐之告了长假,她扭头去了顾府,小厮说人不在。

状元游街那天,上京热闹极了,李玉瓒邀请她同去街上观看。

“有啥好看的,晚上父皇肯定办琼林宴,到时候你不就见到了。”

“那场面和游街能一样吗?我打算看看今年探花长啥样?”

“咋的?你还觊觎人家啊,小心父皇罚你。”这可不是他能乱来的。要是传出来什么,这残害的都是大梁未来的栋梁之才啊。

不过到底是她低估了李玉瓒的魅力,琼林宴会上,那新晋探花程青坡的眼跟长在李玉瓒身上一样。李纯徽认出了他,那个看李玉瓒看到落水的书呆子,看样子只要李玉瓒勾勾手,他绝对如同小狗扑上去,她已经能想象到参李玉瓒的雪花般的折子了。

沈江月也来了,不过李纯徽故意没看他,吃吃喝喝结束后,除了又莫名其妙挨凶的太子,大家都很开心。

李纯徽和郭若昌同乘一架马车回去的。

“之前煽动举子闹事的是太子的人。”李锡光真的是蠢的不行不行的。奈何他势大,可李纯徽知道,昭宁帝迟早要动他,他蹦哒不到最后。

“宋序的事情舅舅查的怎么样?”李纯徽问道,她心中清楚宋序在沈江月手里,她并未告诉郭若昌,听她提这件事情郭若昌摇摇头。

“此人下落成迷,而且若真是冲着你来的,无论用的什么方法,既然已经坐实圆喜的罪了,为何还要动宋序,正值春闱举子被害,肯定是要彻查,太不符合常理了。”

更何况人是死是活根本不知道,处处透露着诡异。

郭若昌说罢,又想起了另外一桩事。

“姜丞相近日同我多有来往。”他自然从惠妃哪里得了昭宁帝想赐婚姜梦澜给李纯徽的消息。

“我听闻此番太后寿辰,徐国和南丘都派了使臣前来庆贺。”郭若昌不明白李纯徽怎么突然说这个。

“是,礼部早先便着手准备迎接事宜了。”

“听说还将撷芳殿收拾出来了。”

当年徐国嫮黛公主来和亲之时,陛下为表示亲厚欢喜,将撷芳殿修茸一翻,让嫮黛于宫中入住。

如今嫮黛公主已经是旭王妃了,旭王是昭宁帝一母同胞的亲弟。

中原三国之中大梁强盛,南丘积弱,从礼部递交的单子上来看,恐怕也是有和亲之意,待两方使臣一来,徐国皇帝亲女瑞娥公主随使臣同来,南丘也是幼帝嫡姐季雅公主。

南丘想同大梁和亲无可厚非,只是上京中已经有了一位嫮黛公主,何必再来一位瑞娥公主,这事情可就耐人琢磨了。更何况这个徐国皇帝并非嫮黛的父亲而是她的叔叔。

郭若昌明白了李纯徽的意思,他想娶前来和亲的公主。

距离太后寿辰还有三个月,本来李纯徽无所谓姜梦澜嫁不嫁给她,她担心的无非是不能圆房这件事情,若姜梦澜有手段,不嫁她刚好,实在不行嫁给她了也可以,冲她之前在书房和姜梦澜说的话,别说圆房了,姜梦澜估计都不想她靠近她。

郭若昌不太同意这件事情,这两位公主都没有一个姜梦澜来的有价值。

“你属意的是?”

“季雅。”

李纯徽已经从昭宁帝要给她和姜梦澜赐婚一件事情里看出来了,昭宁帝可劲的给她挑那些门第高的,不论是想抬她打压太子还是什么其他的意思,那些女子都不好搞。

南丘幼帝不满三岁刚刚登基,南丘已经出了位摄政王,又出了一位辅国公,太后根本压制不住,季雅公主是其亲姐,来大梁和亲无非是想借大梁之力稳住她弟弟南丘皇位,听闻还没出南丘国境就已经遇着两波刺杀了。

“舅舅,我自有打算,我要出京。”

嘉平郡主照常举办了花宴,李纯徽不知道沈江月提没提,但依照嘉平郡主的性子,她执意要办,沈江月拦不住她。

沈府车水马龙,各家的太太小姐都来了,一般京中有谁办这种花宴,大家都会来,毕竟后宅女子整日也没事,这种宴会正是相看的好场所。

除了沈府大办花宴的事情还有一件事传遍了上京。姜梦澜当日去护国寺上香的路上遇到了劫匪,幸好太子车驾从护国寺回来,护卫拿住了歹徒,姜梦澜当时躲避中落了水,太子亲自下水将人救了上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