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锦书小说网 > 女扮男装的九皇子 > 第23章 第二十三章

第23章 第二十三章

姜梦婵如同做梦般还未回过神来,这是她第一次去宫里参加宴会,往日里大夫人带她去的也只是那些寻常官家夫人的宴会,这种宫里举办的宴会她从来未参加过,也未曾想过有一日自己会去参加。

今日对她而言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日子,同以前在姜家后宅度过的每一日都没有什么区别。

姜家后院有不少庶女,姜大夫人是个颇有手段的人,那些年老色衰失去宠爱的姨娘都被她安置在庄子上,也许是天意,除了姜大夫人生下的嫡子外,姜丞相是一个庶子也没有,也怪不得姜大夫人独揽后宅大权,后院除了她们这些庶女只有两三个最近得宠的姨娘,姜家后宅在姜夫人一手掌控之中。

近日因为姜梦澜同太子的事情,两位大主子都不太高兴,低下的人也都噤若寒蝉,做事说话都小心了起来,大姐说是嫁给太子,是喜事,却不知为何被禁足在院子里,不让见人。

外面的风言风语姜梦婵自是不知道,她们这些庶女素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平日里眼见的都是那宅院的四方天地,姜夫人规矩严,她们又不敢偷溜出去,或者刻意打听大姐的事情。

姜梦澜是压在姜梦婵头上的一座山,不止姜梦婵,她是所有姜家女孩们头上的一座山,姜家明珠,第一才女,让所有姜家的女孩都黯然失色。

小时候姜梦婵不懂,以为是因为姜梦澜书读的多,字写的漂亮。所以大家才夸她,所以父亲才喜欢她,那时候姨娘卧病在床,无暇顾她,她便努力学习功课,琴棋书画,来教导的先生都忍不住夸她,可什么用都没有,变得只是姜夫人眼里的厌恶。还有同自己说话一向温柔的大姐开始时不时言语讽刺她,那些同为庶女的姐妹开始有意无意的疏远她。

被罚跪,被禁足,没人听她解释,直到姨娘要被送到庄子上那一刻起,她才突然明白自己和姜梦澜之间究竟差了什么。那不可逾越的沟壑究竟是什么。

往后的这几年,她变得沉默寡言,把自己缩进一个小小的壳里,因她心知,她抗争不过命运,老天施加给她什么她必须接着。

她的一生就如同其他姜家的女儿一样,好点的嫁给父亲的下级或者同僚家里公子,门第不会高到哪里去,毕竟好歹是丞相之家,怎么也做不出让女儿去做妾的事情,高点的门第就看不上她们了。

只是她没想到,早上去给姜夫人请安的时候还好好的,如同往常一样,姜夫人随便说两句话打发她们回来,回来的路上听着四妹六妹斗了两句嘴,谁也不服谁。

午膳还是那些样子,她用了膳把没绣完的那副荷花图拿了出来继续绣,直到丫头翠如着急忙慌的进来。

“姑娘,大夫人来了带了浩浩荡荡一群人正过来呢。”

看着翠如紧张的样子,她的心也纠了起来,生怕自己做错了什么,惹的姜夫人发怒生气。等她迎出去,姜夫人已经进门了,她住的院子偏,姜夫人一路走过来还微微有些喘气。

“这些衣裙你收着,好生打扮打扮,晚些时候随我去宫中赴太后寿宴。”一句话直接将她砸晕,姜夫人说这话的时候面无表情,并没有什么开心不开心的样子,让姜梦婵心中越发不安。要走时姜夫人似乎还不放心,留下了身边的大丫头竺儿看着她。

姜梦婵始终没明白为何是她,夫人向来不喜欢她,为何不带家中其他的姑娘去。

竺儿尽心尽力的指挥着丫头,说穿葱绿色那件好看,正好衬那套青玉头面,又说头面都是玉,有些显老,不必带一整套,点些珠花相衬,她从未被这样用心对待过,即使知道她们或许带着目的。

自己如同被摆弄的木偶坐上了前往宫中的马车,她从未来过这里,深红色的宫墙,很高,要高高昂着脖子才能看到上面的灰瓦。庄重威严,竟压的她有些喘不过来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