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锦书小说网 > 女扮男装的九皇子 > 第25章 第二十五章

第25章 第二十五章

她两月前派了知夏带人前往汴州调查宋序和柳芳如的事情,眼下他回来,只怕是有了消息,她心中急切立刻传了知夏过来。

知夏来的时候身后还跟着两人,一个年纪略大看起来三四十岁,一个十五六岁很是年轻,双眸含水,看起来来颇惹人怜爱,两人眉目间很是相像,不难猜出两人关系。

那两人见到她有些局促,皆是低眉顺眼。

“她叫柳华如,是宋序的姨母,柳芳如的姐姐,哪位是她女儿秦妩。”那两位女子朝李纯徽行了礼,她不知面前这人是何身份,但是看他衣着华丽,且与这两位大人一同出现,便也知道非富即贵,两人心中皆有些揣揣不安。

李纯徽心中的疑惑更甚了,知夏开口将她在汴州这两月所查到的信息都说了出来,于是李纯徽便从她口中知道了一段十几年前的往事,同郭保当年的贪污案有关。

柳华如同柳芳如是一对相差不到两岁的姐妹,幼时父亲做些小生意家中尚可,后来突逢变故,外出经商的父亲不知所踪,无兄弟帮扶,母亲软弱亲戚瓜分家产,两姐妹走投无路入了汴州的花楼,两人长得美且又是一对姐妹花,渐渐有了些名头。

寻常百姓家的自然不会来花楼寻快活,因而两人接触的大都是汴州当地有头有脸的人,两人的常客之一便是欧阳家的欧阳朔,欧阳朔是淑贵妃的二哥,当时在汴州外放,郭保就任汴州的时候,同他多有来往。两人时常同进同出,在外人看来关系甚好。

直到有一日,欧阳朔前来花楼找姐妹两人,言语间谈到郭保,欧阳朔便对两姐妹说到他郭保近日都不曾来过,柳芳如笑着说了一句郭大人爱民如子是个好官,那日来花楼还带了账本。一句话便让当时的欧阳朔脸色一变,厉声询问柳芳如什么账本,柳芳如吓得当场愣住,结结巴巴的说自己不记得了,是郭大人喝醉了不小心掉出来的,自己什么都没看到。

欧阳朔当即推门怒气冲冲的离去,柳芳如惊魂未定,还只以为是欧阳朔怕她看到账本的内容,知晓了这些大人的机密,只柳华如当时便意识到不对劲,火速带着柳芳如收拾行李要离开。

柳华如猜想的没错,很快汴州就发了两人的通缉令,柳华如为了救妹妹独自引开前来追杀的人,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竟然阴差阳错的活了下来,从此隐姓埋名,也十几年不曾见过柳芳如。

后来,两人暗地里联络上,便一直偷偷往来,多年相安无事不曾被人发觉,两人便觉得事情过去了这么久,当年的那件事情已经过去了。谁知道这个人找上自己,还说了宋序和柳芳在上京出事的消息,柳华如才深深恐惧起来。

柳华如说完后,屋内一阵沉默,李纯徽没曾想到这件事,前世的她也并未对当年郭家的事情起疑心。

柳芳如如果一直隐姓埋名偏安一隅还好,现在看来是送宋序进京赶考的时候不小心暴露身份,这才有杀身之祸。

“除此之外还有别的证据吗?”柳华如摇摇头,欧阳朔是二皇子李修明的舅舅,只单凭一个柳华如的口供要对付他谈何容易。

“你和你女儿这段时日就住在我府里,放心,刺客绝对伤害不到你们。”

柳华如点点头,她也算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并不是无知夫人,她知道面前这人的身份自然也知道他同谋害柳芳如的人也有仇。

“这位贵人,我同妹妹相依为命,我决不能看她惨死而不闻不问,如果有用的到我的地方您就直接开口,只是我的女儿毫不知情,恳请您不要将她牵连进来。”

李纯徽点点头,应了下来。

虽说经历了舞弊案,考生被刺杀等事,但此次春闱还是落幕了,太子在城外月泉山庄办斗诗宴,邀请今次进士和众多世家子弟前来赴宴。

月泉山庄庄主叶无月曾经教导过太子武艺,不过李纯徽觉得太子学艺是假,想拉拢叶无月是真。叶无月在武林中有些声誉,不过也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被朝廷招安后就被武林中人不耻,招安后昭宁帝给他封了个四品将军的虚职,赏赐中有一块城外的地,这人便在城外建造了月泉山庄。山庄所在地风景秀丽,叶无月年轻时走南闯北,山庄中亭台楼阁颇有一番雅趣。明明是私地,但叶无月却常常将此山庄外借出去给这些达官贵人办宴会,一点也不似那些武林中人的做派,倒是个长袖善舞,很会来事的人。

太子办斗诗宴帖子自然也递到了李纯徽的手里。

“沈江月也去吗?”

“回殿下,沈公子任职国子监祭酒,这种诗会想来是会收到请帖,但去不去就。”晚冬边说边看李纯徽的脸色。

“太子这是嫌弃自己不够树大招风的,以前他办这种宴会我不去倒也没什么,但是现在我若不去,免不了被他觉得是下他的面子。”且近日李纯徽风头正盛,去了免不了被他找茬。

“那殿下?”

“我自然要去,你去打听打听沈江月去不去。”晚冬不知道,李纯徽一清二楚,月泉山庄庄主是李修明的人,

“奴婢现在就去。”

李纯徽点点头。

这种事通常都是晚冬亲自去,交给别人她也不放心,谁知她刚到沈府不远处,就看到沈府后门出现一辆马车。马车上挂着牌子,是城东花蕊楼的,这是他们家姑娘来了沈府,还如此光明正大的。车上下来一位身披帷帽,全身上下遮的严严实实的人,但看身形是女子不错。

晚冬颇为惊讶,沈江月不是那种会在府中狎妓之人啊。可是沈家大郎外放在地方为官,沈家如今在府里的男主子除了沈江月外,没有旁人了,且刚才那两个人正是被沈江月身边的谷雨带进去的。

晚冬不着痕迹的退出了巷子,回到了皇子府,如实向李纯徽说了这件事情。她本来是有过犹豫的,可是仔细想了想,竟然发现自己意外的相信沈江月,他不是能干出这种荒唐事的人,若是在外面置一处院子也就算了,在老郡主坐镇的沈府,绝对不会做这种事。既然沈江月做不出家中狎妓之事,那么这就太诡异了。

“你亲眼瞧着了?”

“是,带她们进去的是沈公子身边的谷雨,奴婢认的。”

“我现在去趟沈府。”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