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锦书小说网 > 女扮男装的九皇子 > 第31章 第三十一章

第31章 第三十一章

顾槐之已经在都察院着手画像,竹云只见过那男子一次,还是半月前的事情现在让她描述多少有些吃力。不过让顾槐之欣喜的是这竹云幼时学过丹青,她在顾槐之的画上勾勒几笔,那人的眼睛她记得很清楚,他的眼睛很黑很亮。等竹云画完,顾槐之一看,手中竹笔险些脱落,他认得画上的人。

“你确定是此人?”顾槐之神情严肃。

“是,我不会记错。”

顾槐之吐了一口气,将画收入衣袖,脚步匆匆的离去了。

他出了都察院大牢,突然想起来自己不知道该到何处去寻沈江月,思索片刻驾马去了东宫,此时禁军统领沈乔亲自在宫门口守着。

顾槐之下马,将手中沈江月的腰牌递给沈乔看了一眼。沈乔是沈江月表叔,平日里同沈府也是多有来往,沈乔只看了一眼腰牌,淡淡开口。

“谁来没有陛下口谕都别想进去。”

“不是想进去,只是东宫有一位舍人叫夏子仁,他恐怕与此案有关不知道眼下此人在不在东宫,若是在的话千万请沈大人保全此人性命!”

“这是自然。”沈乔自然听懂了顾槐之话里的意思,顾槐之同沈江月的关系他知道,既然是拿着沈江月的腰牌,他毕竟也是沈家人自然愿意襄助。而且如今他负责看守东宫,万一有人在里面出事还是可能同案件有关的人,他也难辞其咎。

顾槐之交代完后立刻离开,待他返回都察院沈江月已经回来了,孙润也在。

沈江月一对上顾槐之的眼睛,两人都看出来对方有话要说。

沈江月先开后道“红翠不是溺毙,她是被人掐断脖颈,投入井中,那人应是个武林高手,脖颈断而皮肤无任何红肿异样,看起来就真如同溺毙一样。”

顾槐之从衣袖里拿出那副人像,“竹云之前见过的那名男子的画像,此人是东宫舍人夏子仁。”

“啊?瑶珠的孩子难道是他的?”孙润脱口而出,话没说完便意识到另外一种可能,吓得他慌忙捂住嘴。

“如今看守东宫的正是沈乔,我拿了你的腰牌让他注意此人,以防有人暗害。”

“瑶珠的兄嫂不是瑶珠的要害,她这种宁死不供出幕后之人,定是被人拿到了真正的软肋,需要找到她的孩子。”

“槐之你和韩沧一起带着所有能调动的人手召集京都所有接生婆,拿着瑶珠画像一个个辨认,孙润你去户部查夏子仁名下地契房舍,另外拿着夏子仁画像去香酥楼,看那日夏子仁是否去过。”沈江月说完,又对孙润开口道“郭若昌是户部尚书,此事既然事关九殿下想来他定是十分配合。”孙润冲沈江月点点头,示意他明白。

几人正待出去的时候,一禁军护卫策马而来。

“顾大人,我家统领让我告知你,你先前说特意关照的那人现下不在东宫。”

“我知道了,辛苦。”

既然不在东宫,只怕眼下凶多吉少。

此时的九皇子府,李纯徽一回来晚冬就迎了上来。

“四殿下来了,等了殿下您好久。”李纯徽早上离开时并没有告知晚冬等人去哪里去往何处寻她,因而李玉瓒来了好久也只能在这里干等着。

“四殿下等了许久不见你回,带着他身边的那个护卫把府邸都逛完了,还说府里一个下人冲撞了他,那护卫一拳把人砸晕了。”

李纯徽本来想问晚冬你怎么不拦他,转念一想,李玉瓒有时候发起疯来昭宁帝都拦不住更别说晚冬了。

李玉瓒正在临湖水榭处趴在栏杆上喂鱼,顾北辰抱刀站在不远处。他等得的无聊,已经把府邸逛完了。

“你一大早去了何处,低下的人都寻不见你?”

“你不是撞到头了吗?怎么还出来了?”见李纯徽避而不答,李玉瓒也没有继续追问,自顾自的将鱼食洒入水中,悠悠的开口。

“我已经好多了,昨日父皇知我伤到了赏赐了好多东西安抚我,想着今日进宫谢恩,谁知走到宣文殿门口被盛公公拦下来了,连门都没进去。”

“出了这种事情,父皇在气头上是应该的,你莫去烦他。”

李玉瓒勾唇一笑道“是啊,所以我这不是来烦你了吗?听殿里的小太监说召冯宥觐见是因为有人证指认月泉山庄刺杀案同你有关。”

李纯徽眼神微闪,什么小太监,哪来的小太监会告诉李玉瓒这种事情,应该是他特意打听来的,她想到了那个在大理寺招供的婢女,只是若确有其事,沈江月为何不告诉她,李玉瓒又为何特意跑过来同她说这件事情。

“你告诉我这个做甚?”

“怎么?你不觉得最近这桩桩件件的事情很多都是冲着你来的吗?”

“我没做过,自然不怕。”

李玉瓒笑意很深,像是藏了什么事一样,他挑了挑眉看了看顾北辰。顾北辰从怀中拿出一件东西递给了晚冬,晚冬双手接过打开将东西呈给李纯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