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锦书小说网 > 给将军献上美姬 > 第2章 第2章

第2章 第2章

华丽轿撵出离西凉王宫千米远,阿绛低低的啜泣声依旧不停。

听这凄戚不止的声音,可见她满腔怪怨,内心似要比施霓还要委屈几分。

原本这丫头是不必跟来的,可她却执意向王上求了同行的恩赐,就是怕施霓一人奔赴异国孤苦无依,有她陪着,路上好歹能做个伴,不觉寂寥。

于是施霓的确是不觉得路上闷了,阿绛哭了许久也不停,从出发到现在车厢内就没一时是安静的。

又过了半响,施霓无奈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有些欲言又止,她本想路途遥远,上了轿撵便养精浅眠,却不想阿绛的嗓子这般好,哭了快半个时辰还不肯作罢。

而且她若再纵下去,恐怕进了前面的林间小路,阿绛这嚎声都要把山狼招了来。

施霓叹了口气,从袖口拿出自己的蚕丝手帕,倾身过去想帮阿绛擦一擦花了的小脸,结果看她眼泪不止,鼻涕也流,一时竟未找到下手的地方。

半响,施霓实在没忍住,被阿绛小花猫似的脸给逗得忍俊不禁,“阿绛,快些擦擦吧,待会到了汇稽,咱们需在大梁军将面前体面些。”

她们的马车由西凉兵将护送到汇稽城,之后就要被大梁人接手,无论钱财银箔,还是她,都要一路向东,再不得回头了。

“姑娘怎还有心情笑,我是替姑娘委屈呢。往后前路凶险,姑娘孤身一人再没人护着,以后要怎样才能安然过活?”阿绛接过手绢,越说越是止不住的伤心。

“没有谁会永远护着谁。”施霓认真看着婢女阿绛的眼睛,像是对她说,也更像是对自己说,“既来之,则安之,留在西凉宫院已是绝路,如今出来,也许能再遇生机。”

阿绛眨眨眼,擦干泪,还在作痴想:“怎会是绝路,若不是稷王子被云娘娘骗着喝了两大碗蒙汗药,又被困在温居榭出不来,姑娘岂会可怜落得如此境地?姑娘你再等等,等药效过去,稷王子清醒过来,他一定会赶过来把你救回去的!”

西凉的事,她原本一件也不想记着,可眼下阿绛又倏忽提起,这叫她难免心头微涩。

王昭降下后,稷哥哥确是为她极力争取过的,他不仅去哀求了云娘娘,更是在王上的殿外跪了一天一夜,可在王权掌控者眼里,这些虚无缥缈的儿女情长又算得了什么,最终一切不过于事无补。

施霓慢慢收回思绪,不再执念地摇叹道:“我倒不希望他来。”

徒劳挣扎,又有何用?

阿绛却不理解:“为何呀,姑娘不是已经和稷王子两情相悦,私定了终身,如今姑娘落了难,又怎会不希望他来相救?”

沉默半响,施霓眼神忽的黯淡许多,这些私语她是第一次同人倾诉:“这些年来,我都视稷哥哥为兄长,存的也不是女儿家的心思,可为了能够活下去,我只能……唉罢了。”

她叹息止了声,若再说下去,她恐怕也要如方才的阿绛一般,止不住地落泪了。

这些年,她受的委屈太多,多到如今被献送大梁,她都觉得这是换一种方式的解脱。

若是幸运,进了大梁国后,她能被送赐给一温良和善之人,余生也算安度。即便是为妾,也总好过在西凉日日防着云娘娘,提心吊胆地过活强。

阿绛看施霓此刻伤神黯然的模样,不忍继续追问,于是倾身过去将她慢慢抱住,又轻抚着背安慰许久。

……

进了汇稽,西凉的将官随从便不能再跟入城。

原本,汇稽城是西凉的边线重城,而如今却成了不能踏足的大梁地盘,叫人怎么能不泄气,故而这一路上,士兵们的面容愁丧程度是一点不比阿绛差。

施霓和阿绛乘坐的华撵,被领头官兵亲自送到了大梁将官的面前,因是战败一方,西凉人自是矮上一头,就连施霓,也要下来被女官摸身搜查。

大梁所派将领是个面容黝黑,举止俗糙的武人,旁人唤他作蒙校尉。

蒙校尉见着施霓遮着面纱被婢女扶着娇滴滴地下来,便看不惯地横眉道:“今后姑娘跟了我大梁的车队,恐怕不能再被当作公主供着了,姑娘的娇贵做派还是改改得好,不然路上自是要吃些苦头。”

阿绛护主心切,忙挡在前面回叱:“你怎可这般和姑娘说话,就算我们是西凉人,可姑娘已被王后认作义女,为两国长久交善,姑娘进了你们大梁后也是要做娘娘或小主子的。”

没等蒙副校尉说什么,从他身后走来的一个身着上衣下裙绛红色官服的女官便毫不留面地冷嘲道:“主子?我倒不知我们大梁人,要如何认一个战败国的便宜公主作主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