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锦书小说网 > 给将军献上美姬 > 第6章 第6章

第6章 第6章

是他的人……

以前从未有男子当面对她说过这样霸道强势的话,闻言,施霓心头的确闪过一瞬的复杂。

可又思及自己眼下身不由己的处境,不由苦闷更甚,他若是知道她是西凉投诚,献送大梁皇族的礼物,不知会不会后悔说出方才这番话。

不过施霓也很快释然,心里想着,反正他是认错了人,这些话相当于并不是对她说的。

于是她没应声,只小声提醒道:“趁着身上还凉着,公子快些。”

霍厌以为她是害羞,当下顿生怜意,又将人搂紧附耳轻语:“嗯,别害怕,我只抱着你,那匕首……暂时也不会伤人。”

“……好。”

之后,霍厌沉沉阖上眼,两人胸口贴着,他借着怀中娇软身子的凉微,开始运力逼压体内阴毒,施霓知道此刻关键,故而任由他紧抱着不敢轻易开口打扰。

过了大致两刻钟的时间,他才眼睫轻抬,有了动静。

施霓赶紧望过去,就见他眼底已然恢复一片清明,而自己腿侧相挨的那把锋刃也慢慢不见,于是她跟着松了一口气。

“公子是否……好了?”

霍厌体温降了,可呼吸还是沉沉:“暂时好了,只是没根除前,会一直有隐患。”

这话说完,霍厌就没继续霸着她,很快把人松开,又交代她去把外衣穿上别着凉。

施霓如释重负,脚底抹油一般赶紧开溜,可走到岸边看着自己偷来的宫女衣装,她动作一顿,瞬间不敢穿了。

这衣服为宫苑特制,样式鲜明易辨,她若一穿,身份恐有暴露的风险。

而霍厌的做事雷厉风行,穿衣速度比她快得多,他过来时就见施霓依旧只着的单薄里衣,蹲在草地上抱着一团衣服不动。

再看脚,倒是已经把鞋子穿好了。

他这回耐心多了些,没催,还把自己身上的黑色披风解下来,搭在施霓背上。

“蹲在这儿发什么愣?再不穿,这夜风有你受的。”

施霓心虚站起,把衣服抱紧一团,避免叫他看出上面的皇家专属花纹。

她忙搪塞理由:“你转过身去,我再穿。”

闻言,霍厌只当她是羞怯,心头满足同时,又对此不以为意,心想反正都是他的人了,还有什么好羞赧不敢示人。

可看着施霓单薄纤弱的小身板,又闻风声习习怕她当真受寒,于是只好先依了她,麻利转过身去。

同时开口道:“以后这种事,没必要避着我。”

既然已经把人家姑娘湿身抱了,霍厌自然想的是负责,在他的认知里,施霓现在已经算是他的人了,不用再拘束这些。

其实,此事对他来说同样是意料之外。

他是在战场上行杀戮之事的人,早已生死由天,从未想过过早陷足儿女情长,可此番意外中毒,加之手下人的自作主张,计划就这样被意外打乱,尤其还是在大破西凉,捷战之际。

而且他也承认,如果今日荆善找来的是别人,他不会只随意纠结一下就把人给要了。

既被称作阎罗将军,他杀伐果决,当然不是什么好色轻佻的草包之徒,他只是在面对那双独特又怯如幼鹿的瞳眸时,才愿意自我纵一回。

霍厌回拢思绪,心想今日还不能直接把人带回军营。陛下的旨意已千里飞书传到,此番回京他身负皇命,要负责把西凉人为陛下特献的美姬一路护送进宫。

西凉人素来狡猾,霍厌对其软骨求和的做派甚感不耻,自然也对那祸水没什么好感。

他戒备心强,在心里已认定西凉皇室此番做法,是想用美人计来迷蛊圣上,挑拨皇子亲缘。

霍厌忠心为国,眼下圣命难违,只能等回了上京,再上书劝谏,将此女遣回西凉。

眼下,那西凉女已等在汇稽,实为棘手。

而他身为主帅,入营自然有所相迎阵仗,这种场合下,他实在不宜高调将自己的女人一起带入,徒生些许事端。

于是,霍厌从怀里掏出一块篆刻着‘霍’字的令牌,接着保持背身的姿态将其往后递去,又说道。

“今日我不方便直接带你回去,这令牌先给你,明日午时后,你拿着这令牌来东郊孑森营找我,到时只需将这块令牌示出,自然有人会带你来见我。”

施霓这会儿已经将衣服倒翻过来穿上了,好在大梁人制衣水平高超,内里也没有多余线头,而且这样穿时那图案也完全变了样子,可以勉强遮掩住身份。

她正犹疑着这样能否掩瞒,就听他忽的开口,又把一块木质的牌子递了过来。

她配合接过,看着上面的字符,却不知那文字是什么意思。

至于他交代的话,施霓自然没有认真听,她此刻一心想溜,闻言只随意地附应了声,又伸手将他的披风还回。

霍厌没接,又对她说:“夜风凉,你披着吧。”

“……哦。”重新披好后,施霓忍不住小声催促,“你先走,我再走。”

他再耽搁下去,阿绛那边恐怕真的要出事了,此刻施霓尤为心焦。

霍厌看她垂眸不敢直视人的模样,哪里能想到她是心虚才会如此,甚至还一厢情愿地以为,她又是因不好意思才会不敢抬眸看他。

于是他面上依旧强硬地板着,语气却不自觉缓柔了些:“需不需我送你?”

施霓这回回得快,当下忙摇头拒绝:“不用。”

霍厌嗯了一声,转身走了两步又忍不住回头,冲她再次叮嘱:“别忘了,明日过午时来找我。”

施霓心口不一地冲他微笑说好,心想,反正以后都不会有再见面的机会。

就算谎话被识破,他要算账也找不到她人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