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锦书小说网 > 姐姐的替身绿茶小狼狗 > 第9章 被照顾了

第9章 被照顾了

医院人来人往,每个人的脸上或着急,或麻木,有的人手上攥着单子急急走着,有的人颓然蹲坐在墙边,有的人站在手术室外踱来踱去默默祈祷,有的人扯着嗓子打电话,或许在报平安,或许在着急筹钱。

虞向唐很讨厌医院,走进医院的那一秒,医院特有的冰冷消毒水气味瞬间将她拽回那个雨天。

满身血的戚子丘被推进手术室,虞向唐追啊追,却只能被关在手术室门外,瞳孔里映出正发光的“手术中”。

白景秋将虞向唐扶到座椅上坐下,他半蹲着抚了抚虞向唐的头发:“姐姐在这里坐一会儿好不好?我去给你挂号。”

“别,”虞向唐惶然抓住白景秋的衣角,“别走。”

她低着头,白景秋看不清她的表情,但大致能猜到是因为自己。

“那用手机挂号吧,我绑定一下。”白景秋将虞向唐的手从自己衣服上轻轻掰开,另一只手绕过虞向唐的肩膀,将身体揽入自己怀里。在虞向唐想要抓住些什么东西时,和她十指紧扣。

虞向唐闭着眼睛,靠在白景秋怀里轻轻吸气呼气,她尽量减小呼吸的幅度,仿佛这样就能让肚子的抽痛减轻一些。

突然小腹覆上一层暖意,她轻轻半睁开眼睛看,白景秋将已经挂完号的手机放在自己腿上,空出来一只手正捂住她的肚子。

见虞向唐睁开眼睛,白景秋贴近她的耳朵柔声问:“有没有好一点?”

虞向唐点点头,又闭上眼睛,更清晰地感觉到少年提供的热量从腹部和背部开始,暖流般流向她的四肢。

好温暖啊,睡一会儿吧。

虞向唐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病床上,胃已经不是很疼了,病房里关着灯,走廊上的灯光隔着磨砂窗户透进来,昏昏暗暗。

白景秋搬了个凳子正趴在床边睡觉,一只手伸进被子里,她动了动手指,发现自己的左手被禁锢在少年的指间。

虞向唐不欲打扰到他,昨日他肯定忙来忙去,十八岁的年纪,应该也是头一遭照顾人。

想到这里她有些羞赧,二十八岁的自己还要被小了自己十岁的人照顾。

她有些想上厕所,轻轻地一点一点将手从白景秋的指间抽出来,她轻手轻脚地下床,也没有吵到其他两个病床上的人,猫一般地开门出去。

走廊里的空调不如室内,她打开门后还有些冷,虞向唐想了想,又折返回病房。

“你上去睡吧。”她轻轻抚了一下白景秋,用轻柔的力量将他叫醒。

“嗯?”白景秋揉揉眼睛,拒绝虞向唐将床让给自己的行为:“不用,你睡就行。”

“乖,快上去。”

她摸着白景秋身上挺凉,怕他睡感冒。

白景秋见她执意让自己睡床,便也不再推脱,脱了外套鞋子躺进被子里。

被子里香香的,他有些恍惚,思绪在熟悉的气味里沉沉浮浮。

虞向唐上完厕所,在洗手池洗了把脸,所幸自己只是涂了个防晒没有上粉底,不然睡一晚上不卸妆可有自己好受的。她好心情地回到病房不欲再睡,没成想白景秋不睡觉,眼睛都快睁不开,还要强打着精神等自己回来。

“快睡觉。”她走过去给白景秋掖了掖被子,拍拍小狗脑袋。

“一起睡。”白景秋拿手机给她看:“凌晨三点了,好困哦。”

白景秋往床边挪了挪,给她让开大半个床位,他把被子撑起来,示意虞向唐上来睡觉。

“我不困,你睡吧。”虞向唐把被子压下来拍了拍。

“你不睡我也不睡。”白景秋轻声说,他困得不行,还执意又把被子撑起来让虞向唐上去。

虞向唐拿他没办法,只好脱了鞋躺进被窝。

医院的床是硬邦邦的,两个人来的匆忙,被子也是医院提供的硬布料被,怎么掖被子都有些漏风。何况虞向唐贴在床边,再往外一点都要掉下去,自然盖不到多少被子。

她打算等白景秋睡着后,自己下床出去透透风,等天亮后买个早饭带回来给少年吃。

腰突然被圈住,虞向唐一惊,脊背僵住。

白景秋用胳膊环住虞向唐的腰,将她往自己这边带了带。他把头抵在虞向唐脖子后面,闷闷地说:“姐姐快掉下去了。”

虞向唐刚想说些什么,白景秋呼吸骤然平缓。

他睡着了。

虞向唐不好再挣开,她做好了睁眼到天亮的准备,但肚子上敷着白景秋这个小暖炉,耳边还有白景秋睡眠asmr,她迷迷糊糊地昏入黑甜梦乡。

这一觉睡得很长,虞向唐半梦半醒间手脚发软,她模糊听到碗筷碰撞的声音,还有护士推着小车来查房的药瓶声,还有许多陌生的声音在交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