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锦书小说网 > 和残疾Alpha协议联姻后 > 第 4 章

第 4 章

几天后。

日光透过窗缝照进来。

裴语迷糊地揉眼睛,脑子迟钝几秒才反应过来,他住进了林舒星的房间。

暑假作业一直放在行李箱里,他也不打算做了。

为了林家的名声,等高三开学,他要转到林舒星所在的阳深私立中学。

换好衣服,戴上眼镜,用小夹子夹了一整晚的黑色额发直愣愣地翘起来。

裴语对着手机屏幕揉了两把,去卫生间捧起清水打湿,又拿吹风机呼呼吹干。额发七扭八歪地耷拉在眼皮上,抬眼瞄了眼镜子中的自己。

一点也不起眼,完美。

下楼吃早饭,林一峰坐在正位上捧着平板看财经新闻。

他循着下楼的脚步声扭头望去。

淡淡的目光肆意打量,看清裴语的衣着打扮,微微蹙起眉头。

罗美华和他轻轻打了声招呼,林舒星坐在自己位置上,没分出一点眼神给他。

“听说你在深蓝酒吧兼职?”林一峰放下手中的平板。

佣人拉开椅子,裴语极为别扭地低声说了句谢谢才坐下。

“嗯,暑假空闲时间多。”裴语淡淡地回。

林一峰:“你很缺钱用吗?不是已经把江鹤送到医院,你出去兼职要是被和凌锋电器有生意来往的合作方看见,影响不好。”

第一次和亲生父亲见面,没问他的情况,只在意他兼职会损害企业形象。

裴语并不意外,也没有想过要在林一峰身上找寻遗失多年的父爱。

“哦。”

裴语默默地咬了口吐司,口感有点干。

“我习惯了,没事情做我会不舒服。”

“有的人就是闲不下来。”林舒星笑着插话,“爸,你就别管他了,不然他还会觉得你多管闲事呢。”

罗美华把涂抹好果酱的面包片递给丈夫:“小星这话说得在理。”

裴语顿时觉得嘴里的面包更干。

林一峰:“”

父子两人之间也没什么话题,一时间,他不知道应该开口说什么。

和大多数豪门一样,林一峰和罗美华是政-治联姻。

婚后两人也没有日久生情,孩子只是为了加强两家合作的牢固性。

完成任务后,林一峰在外面养了女人和孩子,这件事罗美华知道,她从小在豪门长大,见惯了男人花心的德行,对有钱有权的男人更加不抱希望。

林一峰以凌锋电器股份为协议承诺,他绝对不会将外面的人带回来,罗美华是林家一辈子的女主人。

婚后他和罗美华基本上是各玩各的。

林舒星热情地叫着爸爸妈妈,和他们聊得无比欢乐,又时不时斜着眼睛睨裴语。

一顿早饭下来,裴语难受至极,觉得再这样下去估计离患上胃病不远了。

林一峰走前嘱咐:“这段时间正是企业关键时期,你们别闹事,都给我低调点。”

白天不用去酒吧。

裴语和医院约定时间,坐上公交车,参观了大半个城市才到达医院。

早饭吃得太难受,下车时脑子昏昏沉沉。

调整心情后,裴语在街边买了一束清雅的白玫瑰。

高端私人医院建于江城郊外。

花草植被郁郁葱葱,人工湖泊美如翡翠,环境清幽,空气清新干净,更有利于病人的恢复。

虽然远离城市中心,可这里的医疗水平尖端。

数名业内医科圣手都是这里的特邀医师,背靠雄厚的资金支持,有关信息素疑难杂症的研究水平在全世界范围里都小有名气。

江鹤入院以后,得到更全面的医疗资源和照顾。

裴语和护工微笑点头示意,护工笑着离开,走前顺手将房门掩上。

“妈,住得还习惯吗?”裴语将白玫瑰放在床头,又往花瓣上洒了点水。

空气飘着淡淡的玫瑰花香,赶走房间似有似无的病气。

“小语。”江鹤顶着一张略显苍白的脸笑笑。

她费力地想要支撑起自己,裴语见状连忙起身扶她,顺便帮她整理好靠枕。

“挺好的,你呢,他们对你怎么样?”

“这些年辛苦你了,要是没被抱错,你也不用吃这么多苦。”

江鹤生病后身体羸弱。

皮肤黯淡无光泽,五官眉目清秀,像一株快要枯萎的百合,伸出病服袖口的手细得好像一掰就断。

她轻轻拍着裴语的手背。

裴语鼻梁酸涩,他缓缓摇头:“我不觉得有多么苦。”

裴语报喜不报忧,江鹤长期住在这边,并不了解他在林家的情况,裴语没说实话,也没过多美化。

“还不太熟悉,可能再相处一些日子会好点。”

“那就好。”

江鹤感叹:“你跟着他们,以后的日子就不用愁了。”

为钱财发过愁的江鹤心里认为,只要有钱就能解决大多数问题。

虽然裴语不再是她的亲生儿子,她打心底为裴语高兴。

“以后和他们好好相处,有空来看看我就好。”江鹤说。

裴语在她面前一向很乖顺:“嗯。”

闲聊几句日常,江鹤神情犹豫,想要说的话在舌尖转了几转,才慢慢吐出来。

“小星那孩子最近是不是很忙啊,怎么没和你一起过来?”

裴语顿了顿,低声开口:“好像是吧。”

谎言太过明显。

裴语补救:“家里请了家教,他正忙着补课。”

“这样”江鹤喃喃,眉间透着忧愁。

她看着手机里的照片,自言自语道:“他的鼻子嘴巴和你爸一个样,也不知道真人会不会更像。”

“你的名字还是怀着他的时候,老裴给取的,好听吧。”

“你成绩好,以后有空多帮帮他。”

江鹤大抵是不相信林舒星太忙的理由。

她估计觉得家里穷,林舒星不认她很正常,可真正面对事实,又难以接受,只能自说自话地麻痹自己。

陪她听了十几分钟有关林舒星的事。

护工进来说探视时间到了,瞥见江鹤略显疲惫的面容,裴语关门离开。

坐在走廊长椅上,他翻看林舒星的朋友圈。

最新动态恰在上午,那是一张游戏截图,配的文字是一串很暴躁的骂人的话。

裴语犹豫半晌:【你能抽个时间来医院看看妈吗?】

手机震了下,裴语低垂眼眸。

【林舒星:?】

【林舒星:哈哈哈,不是吧,不是吧,我为什么要去看?我又不认她】

【林舒星:等她快死了我可能会考虑一下】

升腾起的怒气蕴在喉间。

裴语面颊涨红,做了两三个深呼吸心情才平复下来。

他又发了几条消息,对面却没再回。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