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锦书小说网 > 和残疾Alpha协议联姻后 > 第 7 章

第 7 章

场面变得沉默,时间像停滞了一般。

“你——”秦深尽量控制语气。

裴语还是听出来他咬牙切齿的意味。

他抿了抿唇,抬眸悄悄看了眼黑着脸的男人。

“我憋憋不住。”裴语臊红了脸,“抱歉。”

秦深那张冰山脸上少见地出现一丝裂缝。

总不能怪喝醉酒的小孩。

少年软声认错时像不小心干了坏事的猫咪。

秦深都不敢呼吸,尽管只是少量的酒水,他也没法直视。

“没事。”

“我洗个澡换套衣服就好。”

有点小洁癖的他无法忍受,眉间拧得更紧。

让他带着这一身味道和湿漉感回去,能要他的命。

平时在家里洗澡都有护工帮他,他体格不算小,护工力气大,能轻松将他抱起。

“李特助,跟我去浴室。”秦深说。

助理憋笑憋得难受,脸都扭曲了。

秦深:“你很开心?”

李霜顿了下,收敛唇角,又变成那个行事干练的助理。

“没,我并不觉得开心,相反,我很同情总裁你。”

坐在床上惴惴不安的裴语更羞愧了。

他拿上浴袍跟着一起去,把衣服挂好后,简单地漱了个口,吐出来胃舒服很多。

才犯了错,裴语脑子里的酒意全无,唇腔残留的薄荷味更是让他迅速清醒。

只是脸颊还晕着浅浅的绯红,眼尾那颗小圆痣艳红。

他把眼镜放在盥洗台上,捧起水洗脸,满脸湿漉的裴语扭头去看。

花洒下,秦深和李霜都没动。

秦深双腿不便,平时上下车时都是保镖或者司机帮他,回到家里也有护工照顾。

而李霜作为他的助理,只帮他处理琐碎繁杂的工作,从来没有帮他洗过澡。

在下属眼前脱衣服,一想,秦深心底浮现无法忽略的怪异感。

不然就随便擦一下。

可一想到无法完全清理干净,他就头疼。

落在裴语眼里,那两人就是愣着不动的停滞画面。

李霜也隐约知晓老板在想什么,毕竟秦总在他面前一直是高冷严肃、处事果决的形象。

如今要在助理面前脱裤子,确实挺尴尬的。

见老板一直不说话,李霜大着胆子开口:“秦总,是需要我帮你脱裤子吗?”

秦深顿了下,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我只是腿动不了,手又没事。”

李霜:“哦”

那你脱啊。

他看着秦深。

秦深抬手,修长的指节放在领结上,拽了拽。将领带和西装外套交给李霜,李霜抱着衣服,用眼神示意老板继续脱裤子。

氛围实在是奇怪又焦灼。

秦深闭了闭眼,说:“帮我把花洒取下来放地面上,其他的我自己来。”

抱着衣服的李霜和在一边乖乖看戏的裴语被赶出浴室。

裴语想起男人不方便的腿脚,有点不理解他怎么不让助理留在里面帮忙。

“他一个人没问题吧。”裴语担心地问,“你不帮他吗?”

“诶,老板不让我留,我听他吩咐。”李霜说。

瞥了眼少年轻蹙的眉间,他补了句:“可能是觉得有点没面子吧,毕竟我是下属,平日一直听他差遣。”

“他在我面前的形象一直都很正,更不会对着我露出软弱的一面。”

裴语嘟嘴,心里有点堵得慌:“你们刚才还在互相开玩笑啊,你和他难道不是很熟吗?”

“熟啊,我毕业后就跟在总裁身边了。”李霜想起他见秦深的第一面。

那时候秦深的腿还没有出事,秦深只比他大三岁。可在商业谈判上展露出来的领袖气质和冷厉手段是他再锻炼十几年都无法企及的高峰。

“正是因为熟悉吧。”李霜叹了口气,“或许是他骨子里始终留着一分傲气,就更不会在熟悉的人面前表现脆弱。”

不仅仅是他,蒋一柏也一样,他们都不曾窥见秦深无助的一面。

“原来是这样”裴语觉得脑袋还有点晕,于是靠在墙上休息。

这件事本就是因他而起,男人又帮助他许多,他扭头透过磨砂玻璃往里面望去,却什么也看不见,只能听见窸窸窣窣的声响。

他忍不住去想腿脚不便的男人独自清理身体的画面。

“那他的腿还要多久才能好呀?”裴语轻轻地问。他下意识以为男人只是生了病,腿脚不便才坐轮椅休息。

就像江鹤,江鹤疾病严重需要好好休养时,他会听从护士的安排,抱母亲到轮椅上,推她在住院楼外的小花园里闲逛晒晒太阳。

“这”李霜神情忧愁,“不清楚,医生也没法确定,只是让老板多复健锻炼。”

“复健锻炼?”裴语微微惊讶,“他的腿难道不是骨折之类的吗”

“不是啊,是车祸导致的残疾。”李霜沉沉道。秦氏夺权的事情他也只是一知半解,不过这种事情不能随便和外人道,便收口不再说。

裴语听到真正的病情,一时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他很小就要赚取生活费和医药费,可他身体健康啊。

裴语垂眸看着自己的腿,动了动脚踝。

他很难想象没有双腿的情况,这样一比,他的生活好像也没那么苦。

胡思乱想着,裴语心间泛起说不清的酸。

李霜倒是没注意到少年的情绪,把秦深的外套搁在沙发上:“我去让酒店准备点醒酒汤,顺便吃点东西,饿死我了,你在这边守着,有事情叫客房服务。”

“好。”裴语说,“我会好好守着他的。”

李霜顿了下,他看着少年的眼睛,听这语气,像应允了什么任务似的。

他放心地离开。

浴室里,好不容易脱掉长裤,秦深额间洇出薄薄的汗。

他拎起衬衫衣摆,免得被腿上的湿漉弄脏,又想了下,栓了个简单的结,腾出双手。

轮椅是电动的,不能把水直接往上面浇,只能往前挪动,尽量避免水沾到轮椅上。

秦深打开花洒开关,放在地面上的花洒因为水的冲击力翻腾,一瞬间就将他的衬衫、内-裤淋湿。

黑色额发也湿透了,滴滴答答的水落在他的腿上。

他很注意运动,也会定期按摩。肌肉没有萎缩,只不过消瘦不少,骨骼外覆着一层薄薄的肌肉。

水顺着腿往下,左腿根处有一道因车祸留下的几厘米长的伤疤,伤口横亘在冷白皮肤上,在灯光下显得狰狞。

“”秦深沉默了一会。

这几年他聘请的人都很专业。

让他渐渐遗忘腿脚不便带来的颓废感和无力感。

可一没了护工贴身照顾,埋藏在心底里最隐秘的消极情绪盘旋而上。

密闭空间里,热雾弥漫,冷锐极寒的信息素掺杂在其中,温度都仿佛降低几度。

修长的指节紧紧扣在自己的大腿上压出指痕,而他感受到的痛感却很轻微。

秦深手腕的劲越来越大,甚至将修剪得整齐的指甲边缘深深陷入腿里,试图带来更大的痛感让自己愉悦。

冷肃凌冽的信息素侵占着整间浴室,裹挟着微凉苦涩的薄荷,又带着点雪松的草木香,强势又沉冷的alpha信息素愈加厚重。

秦深眸光阴沉,生出一种想要破坏的冲动,就好像只有这样,才能缓解双腿残废的阴暗情绪。

像坠入了深海里,溺毙着无法呼吸。

“咚咚”的敲门声将他拉回现实。

门外响起的声音轻软柔和:“先生,请问你要洗好了吗?”

裴语并不知道男人的姓名,想了下,似乎只有这个称呼合适。

“我在门外等着你。”他靠在浴室门旁边的墙壁上,垂头盯着脚尖。

温声像簌簌飘洒的蒲公英,在浴室里扩散开,钻入秦深的耳朵里。

秦深轻眨湿漉的眼睛,眸底的偏执和黑沉渐渐褪去,片刻后,他恢复了冷静。

“嗯,马上。”秦深对着门外喊了一声,快速地挤了点沐浴露,揉搓两下,用水把绵密的泡沫冲掉。

水流顺着小腿线条淌在地面,蔓延到轮椅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