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锦书小说网 > 和残疾Alpha协议联姻后 > 第 7 章

第 7 章

关了花洒,秦深扭头扫视,浴袍挂在架子上。

虽然衣架钩的高度有些高,不过好在是浴袍,松开腰带就能取下来,秦深拿着浴袍准备给自己套上。

穿衣的过程中,轮椅忽地打滑。

巨大的声响让守在门外的裴语一惊。

他推开门,拨开白茫茫的雾气,轮椅侧翻,男人跌倒在地上。

“你没事吧?”裴语连忙走过去。

秦深心里窘迫还没来得及发作,两条很软的手臂便环在他的腰上。

他被少年重新托着扶到了轮椅上。

“我就担心要是发生什么意外。”裴语说,“有没有哪里摔疼了。”

秦深忽略手肘处的轻微疼痛,拿着浴袍遮挡住自己赤-裸的腿。

“没事。”他抬头看着少年,并不希望从对方眼里读取到同情或者怜悯。

幸好没有。

他看到的只是一双无暇澄澈,蕴着关心的浅棕色眼眸。

“那就好,我帮你穿衣服吧。”裴语下意识直接拿起搁在秦深腿上的浴袍。

两条大长腿搭在轮椅上,冷白色皮肤上布着青色血管,腿上覆着一层薄薄的肌肉,线条流畅,看上去并不羸弱。

视线稍微一动,裴语看见和冷白皮肤形成鲜明对比的黑色贴身衣物。

湿了水的黑色布料紧贴,衬得某处廓格外明显。

裴语呆了一瞬,脸颊烫红:“对、对不起,我忘记了”

他飞快地抬起眼眸,心里念叨着非礼勿视。

“没事。”秦深有点不自在,但心里并没有任何不舒服。

“那还要我帮忙吗?还是你自己来。”裴语紧张地攥住浴袍,忽地发现对方耳根隐隐泛红。

他这是害羞了?

对视半响,裴语听到对方低低地“嗯”了声。

“那就麻烦你了。”

裴语抓起浴袍:“不麻烦的,本来就是我吐在你身上。”

“湿掉的衬衫要脱了吗?”

“嗯,我自己来。”

秦深慢条斯理地松开纽扣,裴语抬头看向别处,几秒后,听到对方说了句好。

再次垂头,他看见男人沟壑明显的腹肌,带着明显的训练痕迹。不同于自己的清瘦纤细,面前的男人有着成熟的魅力。

也没细看,裴语想着赶紧给对方穿浴袍。

男人体重略沉,抱起来时费了一点力气,裴语面对面将浴袍敞开铺好在对方身后身下。

他的脸颊离对方胸膛很近,温热气息蔓延开,清浅沉浮的清冽香味融进鼻腔,像雪中松林,大自然草木的清香。

裴语记起手帕上的味道。

“你用的香水很好闻。”

品味比林舒星好,淡淡的闻着很舒服,不会喧宾夺主,也很适合男人清冷矜贵的气质。

秦深的注意力还放在少年扶在他腰上的手里。

听闻,他微不可查地蹙蹙眉,他捏起浴袍腰带,随性地打了个结。

犹豫片刻,他解释:“不是香水的味道。”

裴语:“那是沐浴露?”

可这里是酒店,总不能家里用的也是一样的味道吧。

“是信息素。”秦深声音有点哑,“你没看出来我是alpha吗?”

“”

裴语顿了顿,重复念叨:“alpha?”

对了。

独特沉稳的气质,高大的体格,以及凶悍的某处,都很符合教科书上对alpha的描写。

裴语去看他的后颈,仔细辨别,确实看到一个颜色很相近的贴纸。

那是能有效防止信息素外溢的腺体贴。

“我还以为是香水。”裴语恍然,喃喃:“你的信息素很好闻。”

秦深眯了眯眼睛,眼神变得危险起来。

少年似乎并不知道,夸一个alpha的信息素好闻意味着什么。

他的喉结滚了滚,问:“你是omega?”

“不是,我是beta。”裴语说着,倏地张大眼睛。

对啊,他是beta啊。

怎么可能闻到味道?!

两人对视着,秦深说:“也许是我刚才信息素释放得太多,你闻到了一点。”

裴语也只能暂时接受这种解释:“也有可能。”

不过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李霜叫酒店准备醒酒汤和热牛奶送上去,他饿得不行,快速地在酒店餐饮厅吃了点宵夜。

回到房间时,酒店服务生恰好推着小推车过来。

“麻烦你了,就放在这里吧。”李霜接过推车进门。

秦深已经洗完澡换好浴袍,正拿着吹风机吹头。

搁在沙发上的外套最上层搭了件西装裤和湿漉的衬衫。

李霜端着东西打招呼:“老板,还有这位——”

“我叫裴语,你叫我小语就好。”裴语笑笑。

李霜把醒酒汤递给他,“这个给你。”又把牛奶递给秦深,“老板,这是你的。”

“嗯。”秦深放下吹风机接过牛奶,看了眼腕表,“有点晚了,今天就在这边休息吧。”

套房面积有小一百平,两个主卧,两个次卧,还有会客厅等。

“我让酒店把衣服干洗了。”李霜抱起衣服起身。

秦深:“嗯,回来之后你睡次卧吧,通知老杨住另外一间次卧。”

李霜:“好。”

裴语小口小口喝着醒酒汤,又看了看手机。

这么晚他还没有回林家,可手机上一条消息也没有,虽然也不抱什么希望,可总归有点失落。

裴语关上手机,微笑道:“那先生晚安,今晚的事情谢谢,要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叫我就好。”

秦深皱眉,某称呼似乎有点不顺耳。

定定盯着少年几秒,他启动轮椅离开:“嗯,晚安。”

夜色渐晚,裴语躺在柔软的大床上。

夏夜,中央空调释放着冷气。

房间的温度很适合睡觉,盖着薄薄的空调被,沉睡在梦乡中的人理应很舒服惬意。

可裴语并不如此。

他觉得很热。

像忽然被放到42c高温天气的户外,那种热意并不只存留在皮肤表面,而是从身体最深处释放,流淌进血液,蔓延到四肢百骸。

裴语没能完全醒过来,他的意识模糊且混沌,浑身都烫。

特别是小腹和后颈那块薄薄的皮肤,像火烧似的,再也受不住高温,裴语弓着背,一脚蹬开凉被。

“热呃。”裴语迷糊地发出不满,双颊连着锁骨红了一片,并不是醉酒的酡红或者过敏般的红,那从暧昧的嫣红像是从骨子里出来的,带着某种灼灼的欲-望。

一股热意从尾椎冒出,这是裴语从来没有体验过的陌生感受,长腿夹着被子蹭了蹭。

没几分钟,他的额头、鼻尖洇出一层剔透的汗珠,左眼尾处的红痣颜色愈加深,嵌在雪白的皮肤上,如雪地红梅般旖旎。

他的脸蛋红得能滴血,无意识地扭动身体,却无法纾解。

馥郁的花香从他的体内释放,渐渐地填满整个卧室。

丝丝缕缕的信息素透过门缝,渐渐地飘到隔壁主卧,一点点缠绕着躺在床上的男人身上。

alpha的五感敏锐,嗅觉能力比beta和omega优越。

只要有一点香气,就会被无限放大。

——是玫瑰的香气。

睁开眼睛的秦深如此心想。

有omgea发情了,就在他的隔壁。onclick="hui"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