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锦书小说网 > 和残疾Alpha协议联姻后 > 第 8 章

第 8 章

omega的信息素对每一个alpha来说,都是最上乘、猛烈的催情剂。

秦深是s级的alpha,大多数omega信息素对他来说,影响并没有那么大。

可空气中的这股香气

秦深喉结滚了滚,突然觉得有点渴。

嗅觉敏锐的他几乎瞬间就反应过来,有omega发情了,正是住在旁边的裴语。

玫瑰花香愈加馥郁,并不是那种香得发腻的味道,更像丛林深处自由生长的野玫瑰,带着沉沉的木质香,扎根在风雨肆意的野外,绽放得绚烂。

味道缠绵,愈来越浓,每一缕都深深地勾引着alpha。

浑身的血液因玫瑰香沸腾,细胞不停叫嚣着,秦深攥紧拳头,紧紧咬牙,颈侧青筋乍起。

对他影响如此之大,看来裴语和匹配度和他很高。

由基因决定的占有欲和阴暗面不受控制地冒出来。

脑子里有两个声音在互相抗衡。

一个是理智的。

理智告诉秦深,作为alpha,接近正在发情的omega是一件极为可怕的事情,更何况裴语身材纤细,一定挡不住他的吧应该叫醒李霜、司机或者通知酒店的人去处理,自己绝不能踏出房间半步。

另一个声音是野蛮又疯狂的,裹挟着浓浓的欲念。

和他十分契合的omega近在咫尺。只要过去,二十几年来尖牙想要陷入omega后颈腺体的欲-望便能够得到纾解。

不断疯长的情绪催促着秦深去侵染,将自己的信息素染上omega身体的每一个部位。

时间在僵持中一点点流逝,花香愈加浓厚,如藤蔓花枝缠绕着秦深的四肢。

秦深指节动了下,拿起放在床边的手机。

他拨通了李霜的电话,手机屏幕的亮光覆在他立体深隽的面庞,也照亮他那双黑眸里赤-裸裸的无尽欲-望。

几秒后:“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这句话像点点星火,彻底引爆秦深内心的疯狂,似乎找到了一个十分正直的理由,秦深坐到床边的轮椅上,按下前进的按钮。

几米远的路程,空气中清甜的花香张牙舞爪地释放着。

秦深垂眸,掌心触碰到门锁。

被欲望掩埋的一点理智回笼,冷白修长的指节摩挲着门锁。

只要裴语锁了门,他便退回去叫酒店的人过来处理omega的意外发情。

只要锁了门

他转动门锁,门开了,秦深脑子里那根紧绷的弦彻底断了。

太没有防备心了。

轮椅碾压过地板,发出轻微的声响,等秦深回神,他已经到了床边。

躺在床上的裴语完全被燥热夺去注意力,衣摆在乱动中掀起,一小截白皙纤细的腰肢在昏暗的环境里极为惹眼。

“你还好吗?”

秦深嗓音又沙又哑,他每呼吸一口,omega的信息素就会灌进他的鼻腔,心脏如擂鼓,狠狠地跳动,心口发麻发烫。

“唔?”裴语循着声音的方向转过去,澄澈的棕色眼眸湿漉一片,像被雨水淋过,整张脸都冒着热气,面颊如春桃般粉融融,眼尾那颗红痣越发鲜艳。

“热”裴语迷糊呢喃着。

秦深缓慢靠近,手紧紧扣在轮椅扶手上,手背的青筋凸显。

丝丝缕缕的alpha信息素像是要在挣破囚禁的牢笼,从腺体贴与后颈皮肤的小缝隙里,一点一点地窜出,极为兴奋、激动,带着浓浓的侵略性和占有欲,包裹着一无所知的少年。

从细白伶仃的脚踝到又直又长的腿,沿着纤细的腰腹盘旋而上,一寸寸侵染。

天生的匹配度同样吸引着像小兽懵懂无知的裴语。

他靠近床边的秦深,朦胧的潜意识支配着他的身体。

裴语勾了勾男人的小指,一双水光潋滟的眸子期待着点什么。

“热得难受。”裴语咕哝一声,“是不是空调坏了呀?”

小拇指被勾住的皮肤烫起来,只是那么一点点的肌肤相贴,秦深就觉得自己有点不受控制,身体里的火也烧得愈加旺盛。

“不是”他的嗓音像掺着沙子,低沉又哑。

“不是空调坏了,是你的发热期到了。”

裴语懵懂地眨眼睛,勾着男人的手指变成牵住,裴语抱住男人的手腕,放在脸颊边。

他蹭了蹭秦深的微微湿润的掌心。

信息素同样存在于体-液中,比如汗液、唾液、血液等。

“发热期?”

裴语嗅着男人的指尖,清冽好闻的雪松薄荷味让他觉得舒服极了:“beta没有发热期呀。”

“嗯,所以你现在是omega了,你二次分化了。”秦深舔了下唇。

指尖传来一层柔软的温热。

少年张唇,轻轻地含住了秦深的手指,想要尝到更多的信息素来缓解自己的燥意。

舌尖轻轻擦过时,那点酥麻蔓延到手心,手臂,仿佛过了电。

秦深顿时清醒,猛地抽回自己的手,捻了捻指腹。

黏腻又潮湿,混合着omega的香气,透过皮肤,融进他的血液里。

“嗯?”裴语眨眨眼,发现能让他舒服的手不见了。

一双湿润润的眼睛控诉着秦深。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会失控的。”秦深揉了揉少年的头发,转身拉开床头柜的抽屉。

果然,在里面看见几支秦氏集团下属医药企业开发的抑制剂。

他快速地撕开包装,将少年的手臂枕在自己腿上。

“呜呃。”莫名其妙被扎了一针的裴语差点疼哭。

针管里的液体被一点点推到血管中,随着时间,药物渐渐生效。

秦深看了眼少年后颈鼓起的腺体,轻轻地摁了下,确定鼓胀起来的腺体瘪了点。

这么随便一摁,可苦了裴语。

一股酥麻热意从脊椎骨的原点蔓延开,裴语浑身一颤,眼神都有点涣散。

他蜷了蜷脚趾,浑身都红,羞耻心上头,裴语害臊极了,差点溃不成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