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锦书小说网 > 和残疾Alpha协议联姻后 > 第 10 章

第 10 章

林舒星都没想到这么顺利,裴语和秦深的匹配度居然能到达9999。

要不是医生和他认识,他自己都怀疑这一份结果被人改过。

连老天爷都在帮他。

就是有点不爽。

毕竟秦深是s级的alpha,而和他匹配度越高,侧面反映出裴语的天赋大概率是高过他的。

“算了,不计较这件事了,受苦的不是我就行。”林舒星兴高采烈地在朋友圈发了动态,唤着朋友出来吃饭喝酒庆祝。

有朋友问起因为什么事情这么开心。

【林舒星:哈哈哈,我那个弟弟和秦深的匹配度比我还高,lucky!!!】

临近开学这几天,裴语发现林家的人对他的态度居然变了。

他们比以往更加亲近自己。

吃早饭时会做他喜欢的中式餐点,中午罗美华会让女佣过来问他想吃什么菜,还给他转了不少零花钱,就连晚上他兼职回来,保安亭的工作人员还为他开心。

“你的名字登记好了,以后可以自由进出。”

裴语百思不得其解,只觉得林家人怪异得可以。

就好像这种亲近只是假象,一戳就破。

开学前的最后一个周末。

周六下午,裴语被林一峰叫到客厅,罗美华和林舒星坐在沙发上,像是要开一个严肃的家庭会议。

“小语,你看看这些资料。”林一峰拍了拍放在茶几上的资料。

裴语坐下,只觉如芒刺背,如坐针毡。

他拿起桌面上的资料。

有林一峰给他办理的转学资料,有江鹤所有的医疗费用的总结,有相关信息素紊乱症最新研究的科学报告,以及很详细的秦氏集团资料。

在他们灼灼的眼光下,裴语粗略地翻了翻。

“你的学费和你养母的医疗费都在这里。”

林一峰说:“后面两份都是秦氏的一些资料,最近秦氏在研究信息素紊乱症,并且取得了很大的进展。”

“你的意思是我母亲的病有完全治愈的可能?”裴语眼睛亮了亮。

他下来得急,忘记戴眼镜,一双如星子灵动的眼眸仿佛蕴着星光。

罗美华细细地打量着他,发现裴语长得好像还行,就是发型太土,要和秦氏总裁见面的话,还要打扮一下,免得秦氏以为他们心不诚。

她暗暗想着,心里却忍不住自傲起来,主要是继承了她的美貌。

不然裴语的皮肤怎么可能这么白。

“是的,但你也知道这种医疗资源比较稀缺。”

林一峰故作深沉,几秒后,他道出最终目的:“只要你和秦氏联姻的话,江鹤就能优先享用最尖端的治疗技术。”

“联姻?”裴语瞪大眼睛。

他觉得这名字有点耳熟,脑海中忽然闪过。

林舒星灌他酒的那晚,他进包厢时听见那些公子哥议论道:“秦深果然又老又残又变态!”

“”

能坐上秦氏这样大型集团总裁之位的人,加上外人对秦深的评价,再结合各种豪门电视剧里女主被家人强迫联姻的戏码。

裴语脑子里瞬间勾画出一个眼角布着细纹,有着特殊癖好,样貌不佳的中年男人。

“凭什么?”裴语拍桌站起来,“凭什么我要和秦氏联姻。”

他明明才分化成omega!

不对,就是因为他分化了,就要被家人当做随意处置的筹码吗?

他张大眼睛,死死地看着父母,眸中充满愤懑,罗美华被看得有点心虚,不自在地抠美甲。

林一峰:“秦总和江鹤一样,患上信息素紊乱症,和他100匹配度的你可以有效安抚他。”

他对裴语的抗拒反应早做好准备,他微微一笑,像完全拿捏住裴语。

“江鹤的医药费都由我们出,要是你同意嫁过去,以后秦氏所有研究成果,都可以给江鹤优先使用。”

“你不是很爱她吗?江鹤养育你这么多年,现在只是让你牺牲一下,难道你连这都不肯?”

林一峰滔滔不绝地说:“你知道秦氏资产有多雄厚吗?要不是你和秦深的匹配度接近100,这种好事可轮不到你的头上。”

“就是,可惜我和秦总的匹配度才68啊。”

林舒星讥笑着,毫不掩饰眼眸中的恶意:“弟弟,我真的好羡慕你,苟富贵勿相忘哦~”

不得不说,林一峰很了解裴语的弱点。

裴语自己可以过得苦一点,可江鹤完全是他的软肋,一想到江鹤能够接受最好的治疗,被照顾得气色渐好,甚至有完全治愈的可能,裴语心里隐隐动容。

洁白的贝齿深陷进柔软的嫣红唇瓣里。

他捏紧拳头,声音基本是从喉咙里挤出来的:“我不联姻,要是真有那么好,林舒星会让我去?”

“我才18岁,我绝对不会就这么妥协。”裴语坚定地表明自己的立场。

林一峰也不装了,一想到秦氏在智能ai方面的先进技术,他期待着合作后凌锋电器在智能家居方向上的宏伟蓝图。

“秦氏点名要你,你要是不答应,就等着江鹤被赶出医院吧。”

裴语心脏一紧,修剪得很整齐的指甲边缘嵌进手心里。

就算他妈被赶出医院,也大不了回到之前。

他可以一直去工作,借钱,把自己后半生都搭进去,这叫什么事?

他想到那位沉默寡言,给他助学金资助的好心人。

明明前不久他才答应过,要好好考上最好的大学,不辜负好人的心意。

裴语也才满18岁,又刚刚分化成omega,正是情绪敏感又脆弱的特殊时期。

酸楚在鼻梁蔓延开,裴语倔强地抬头,让眼眶里的泪水不至于掉出来。

可泛红的眼尾哪里逃得过林舒星的眼睛。

这场家庭会议不欢而散,等林父林母走后,林舒星懒懒地从沙发上站起来。

“这件事我还要给你说句谢谢。”

“希望你嫁过去后别被弄得太惨,我可听说那老男人不举,指不定有什么奇怪的癖好。”

要是裴语被折磨死了,岂不是又轮到他。在这么一刻,林舒星希望裴语能活久一点。

裴语直直地看着他,眼中闪过冰凉的冷意。

第一次从裴语这里看着这种眼神,林舒星呆住。

反应过来自己居然被威慑住,他肺都要气炸了,逞强地轻哼一声,撞了下裴语的肩膀离开。

和秦氏见面的时间很快确认下来,就定在第二天的早上。

因为裴语的“不听话”和“叛逆”,到了晚上林一峰也不让裴语去酒吧兼职,把他软禁在别墅里。

裴语想走,却被家里的女佣拦住。

“小少爷,你就行行好,别为难我们了,不然林总怪罪下来我们没法交代啊。”女佣期期艾艾地劝说。

裴语望向别墅门口,那里站着几名黑衣保镖。

“我知道了。”裴语抿唇,转身回到卧室,给经理发了消息。

经理很爽快地同意,还让裴语再多休息几天也没事。

【段经理:上次有秦家的人秦奋在,我也不敢多出面维护你,这件事还是我对不起你】

【裴语:没事,我能够理解】

手指顿了顿,裴语想向段经理打听一下秦深的事,犹豫半响,还是没问出口。

毕竟不管对方是不是真的冷厉变态,他嫁过去都是作为alpha行走的医药包。

omega安抚alpha的方式,以前身为beta的裴语也略有耳闻。

一想到要和比他好几岁的alpha亲密接触,裴语胃里忍不住犯恶心。

——还是逃吧。

裴语望向窗外的那棵高大挺拔的树,卧室在二楼,只要小心点,就能借着那棵树逃出去。

可别墅和小区又有那么多监控,而且江鹤还待在医院里。

就算他真的逃出去了,林一峰也会拿江鹤的生命来威胁他。

到时候,他大概会妥协的吧。

一阵悲痛涌上鼻尖,蕴在心口的委屈终于化作几颗剔透的泪水砸在手机上。

他答应资助人的承诺也化为了泡沫。

裴语打开邮箱,发了一条消息:【真的很抱歉,明年我可能不能准时去京大了】

不过就算要暂停学业,他也不会放弃。人的一辈子很长,就算出了社会,同样可以坚持学习。

他以为这次也要很久,好心人才会看到他的消息。

裴语退出邮箱,却收到邮箱来了新消息的提醒音。

他愣了愣,点开。

对方和以前一样,依旧是很冷很短的回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吗?】

裴语本来不准备说这件事,可见到对面安慰他“不介意的话,可以和我说一下,我也许能够帮助到你”,裴语还是没绷住。

他其实也知道,对方也许只是客套一下。

可此刻的裴语真的很需要一个能倾述的树洞。

【因为我二次分化成了omega,家里人要我和陌生的alpha联姻】

收到消息的秦深愣了愣。

心想,应该不至于这么巧,他在爷爷的影响下,不管是以秦氏的名义还是个人的名义,资助过许多学生。

这个学生并不是第一个和他有邮件来往的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