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锦书小说网 > 和残疾Alpha协议联姻后 > 第 13 章

第 13 章

秦深腿不良于行,家里厅与厅之间的小台阶也补砌成了缓坡,更是有直通二楼、三楼顶楼的电梯。

电梯光滑的墙壁映着秦深冷峻的脸,裴语推着轮椅椅背,隐约还能窥见脸上的红。

一抬眸,就发现秦深好像在看电梯壁反光面里的他。

“真要一起睡么?”裴语张了张唇,握着把手的手心洇出薄薄的汗。

“刚才在客厅,在爷爷面前你不是答应得挺干脆。”秦深笑问。

裴语小声叨叨:“是你和爷爷说我俩是一见钟情呀。”

“爷爷说什么你就信什么?”

裴语愣了下,有点没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正要问出口,“叮”的一声电梯门开了。

为了减轻轮椅滑动的声音,二楼走廊里铺了一层地毯,并不是摩擦力很大的那种类型,光滑结实,毯面绘着漂亮的菱形纹样。

他推着秦深,途经每个房间,秦深都会简单地介绍一下房间的用途。

除了几间卧室。

有秦毅阳经常使用的游戏房、电影房、桌球桌游房、球衣球鞋球服机车模型收藏房。有秦深常去的书房、健身房、会议室。有秦爷爷喜欢的茶室、画室、专门用来藏书的房间、还有收藏古玩瓷器、杂项的房间。

听得裴语一愣一愣的,头都大了。

“这些房间你都可以进去,只不过要是去爷爷的收藏间玩,要小心一点。”

“不然把里面的瓷器摔了他会哭的。”

“……”裴语很难想象秦爷爷嚎啕大哭的模样。

当下就连连拒绝:“我不去那种很危险的地方玩,要是真摔了一个,把我卖了都赔不起。”

秦深轻轻蹙眉,这种话不是第一次听见裴语说,他稍稍偏头,语气稍显严肃。

“那些东西都是死物,你很珍贵,至少在我这里,那些东西是万万比不上你的。”

“以后不要把这种话放在嘴边,知道吗?”

“噢……”裴语见秦深神色认真,乖顺地应声。

虽然他不明白秦深为什么眉间隐隐生气,可这种被放在心上珍视的感觉,很好。

初中那会的他也找不到什么正规的兼职,基本上都是人人可做的服务业,遇到的顾客素质参差不齐,裴语不止一次从老板、顾客嘴里听见贬低他的话。

“那我以后不这么说了。”

裴语轻轻地戳秦深西装服下的隐隐可见的肩胛,“你别生我的气了。”

秦深蹙眉,扬起线条锋利流畅的下颌:“我没有生气。”

“是是是,你没生气。”裴语指着秦深皱起的眉间,“那你把这里松下吧。”

秦深:“……”

他松开轻皱起的眉间,耳根微不可查地红了点。

参观完毕后他们重新返回到卧室房门,眼见裴语真要跟着他一起午睡,秦深提醒他:“真的要跟我一起吗?”

“其实爷爷刚才是骗你的,我没那样说过。”

“啊?”裴语震惊。

“没想到你那么机灵地承认了。”秦深唇角勾起浅浅的笑。

裴语:“!”

他嘟囔着:“爷爷怎么这样啊。”跟个老顽童似的,骗他居然骗得滴水不漏,关键是自己还脑补出秦深说他们一见钟情的原因,还形成了完美闭合。

“去看看你的房间?”秦深引着裴语,打开了特意收拾出来的卧室。

随着门被推开,空气中淡淡的玫瑰味萦绕鼻尖。

往里一望去,这间卧室比林舒星那间卧室还要大。

古朴典雅的中式复古风,大面积的红木色凸显典雅稳重,却并不压抑。

开阔的空间里陈列着各种家具,最醒目的就是中间那张大床,华丽丝绸面料的被套用金线绣着纹样,床头摆放上了一束玫瑰花。

离床几米远的距离便是窗户,临窗的白色纱帘被风吹起,簌簌地扫着桌椅,一旁靠墙立着几米高的书柜,里面已经摆放好适合年轻人阅读的闲书。

“这边推开是衣帽间,周姨已经叫人准备好了四季要穿的衣服,睡衣挂在这里。”

“最下面是内衣裤袜,这边有几款简单的腕表和香水。”

“这里面是抑制剂、抑制贴、抑制手环、抑制项圈,看你平时喜欢用哪个。”

“没有买太多,以后有什么喜欢的东西给我说,我们慢慢往里面加。”

秦深见裴语在发呆,抬手在少年面前晃了晃,“回神。”

“准备得这么齐全吗?”裴语有点意外。

在林家,他虽然住进了林舒星原来的卧室,可丝毫生不起要装扮房间的兴致,因为他知道总有一天会离开那里,林家只是他的暂居地,并不是他的家。

踩在柔软的地毯上,裴语扫视着房间里随处可见的玫瑰周边,心旌微荡。

“你以后就住在这里吧,不耽误你午睡了。明天就开学了,今天好好休息。”

秦深转动轮椅走出房门,身后的小尾巴却一直跟着他。

以为裴语只是想看看他的房间。

他的房间格局和裴语那间差不多,只不过软装风格更加冷淡,床铺也用的灰色,书架上的书都是和行业相关的专业书籍。

绕了一圈,见裴语还不离开。

“嗯?不回自己的房间吗?”秦深问。

裴语拉着自己行李箱的拉杆,晃了两下,对上男人挺括眉骨下的那双黑眸。

“我还是和你一起睡觉吧。”裴语垂着头,主动提出这件事不禁让他的颈侧泛起薄红。

他发现秦深凝视过来的眼神愈加黑沉,连忙解释:“协议上的内容,我觉得我短期之内,可能没办法和您发生……”

“亲吻之上的事。”

“牵手和拥抱的话,我可以的。”

裴语闪着他那双剔透的眸,当着秦深的面,说了一句秦深觉得好笑的话。

“只是抱着一起睡,我相信秦先生也不会对我有什么想法。”

两人对视着,静默几秒。

终于,秦深喉结上下滚了滚,抬手挥了挥:“倾低身子过来下。”

裴语轻眨眼睛,一弯腰,就嗅到对方身上渐浓的清冽雪松的信息素。

“谢谢你相信我。”秦深薄唇贴近少年耳边低语。

“可是——”秦深忽地将手放在少年的后颈,贴纸之下,就是omega的柔软腺体。

“连我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知道吗?”

后颈被轻轻捏住时,裴语身体紧绷,差点直接跳起来,一股电流从尾椎骨最低端往上蔓延。

裴语氤氲开薄薄雾气的眼眸水光潋滟,左眼尾那颗红痣又变得艳丽几分。

“那……”裴语忍不住心生怯意。

覆在他后颈的手终于松开,裴语不由地松了一口气。

“我能控制自己。”

“但并不是对你没什么想法,知道了吗?”

“知、知道了。”裴语羞红了脸。

秦深勾唇:“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抱着一起睡。”

接下来轮到裴语做选择,裴语脑子晕乎乎的,张唇道:“那我可以先试试吗?”

“先试试……?”秦深垂头,抬手掩在唇边轻笑。

裴语脸色涨红:“不行吗?”

要是他接受不了,就立马跑到对面去睡!!!

“可以,那就试试。”秦深指节微屈松开领结,脱下外套先上了床。

裴语看着脱了鞋,从另一边上去。

床很宽,裴语睡下后和秦深隔得老远,中间像隔着楚河汉界。

“要试试的话,可以过来点。”秦深说。

裴语舔了下唇,像警惕的小动物,一步步挪向凶巴巴的,觊觎咬他脖子的alpha。

就在他以分毫之距,极慢速地挪动时,一只手从他的后腰下方穿过。

轻轻松松一揽,裴语骨碌碌地滚到男人怀里,隔着薄薄的衬衫,后背贴上秦深的胸膛。

热意渐渐传过来,一瞬间,裴语不敢轻举妄动。

“放松点,只是抱着。”秦深说。

裴语羞赧地轻声“嗯”了下。

上来午睡也是个借口,才在车上睡了那么久,他并不困。

脊背仍旧紧绷,等了好几十秒,发现秦深确实没有做出让他困扰的行为,裴语慢慢放松。

本来以后也要习惯这样的接触。

裴语心想。

殊不知脆弱的后颈彻底暴露在alpha的灼灼目光下,秦深长睫倾覆,盯着腺体贴。

不是之前他给裴语贴的小猫咪贴纸,是一只小兔子,应该是裴语后来自己换上的。

贴纸可以有效防止omega信息素的外溢,能减少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可能是要背着手贴,贴纸被裴语弄得皱皱巴巴。

仗着裴语看不见,秦深的眸光很放肆,他紧紧盯着那块近在咫尺的弧度,呼吸稍微一用力,就能捕获到淡淡的野玫香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