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锦书小说网 > 和残疾Alpha协议联姻后 > 第15章 第 15 章

第15章 第 15 章

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蠢事,裴语慌张地把手移到秦深大腿上。

臊得他都忘记应该怎么呼吸了。

他居然不小心按到秦深的……

尽管只是无意间几秒钟的接触,可那种温热却好像黏上了他的手,甩都甩不掉,酥酥麻麻侵入骨子般烫。

“表哥?!”

“你们怎么在这里啊?大晚上的还不开灯,很吓人好不好!”以为家里进了贼的秦毅阳关掉手机手电筒,抬手打开照明灯开关。

以前老宅安保不够,家里也不是没发生过被盗窃的事。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秦毅阳还以为又是那个贼打爷爷收藏品的主意。

“没什么事,就是把爷爷送给小语的汝窑放回来。”秦深小幅度地理了理浴袍。

“汝窑?”秦毅阳被惊得猛咳两声,那可是爷爷最喜欢的藏品之一。

他暗暗感叹着爷爷对裴语的大方和喜欢,瞥见裴语双颊通红,就连耳朵也是红的。

夏季夜里的温度比白天低,可还是闷热,热风吹拂脸颊,黏糊不透气。

“裴哥你的脸好红。”秦毅阳说,“外面这么热,快回房间吹冷气休息吧。”

裴语脸更烫了:“……”

跟在秦深身后,完全不会说话了。

走到房门前,秦深瞥了两眼少年余红未消的脸。

“明明是我被按着了,看你比我还臊?”

裴语轻咳两声缓解尴尬,直接越过这个话题:“没什么事的话,我回房间了,你也早点休息。”

“不给我按腿了?”秦深笑问。

裴语连忙摇头:“换个时间,换个时间。”现在他哪里有什么心思再给秦深按腿,再和秦深多说两句话都能要人命。

秦深眸色微动,不紧不慢地说:“也行,明天见。”

裴语抬手小小地挥了挥:“明天见。”

深夜的走廊又重归于宁静。

回到房间的裴语像歇了一口气,放松身体地坐在床上,摊开手心看了一会儿。

热着脸去盥洗池洗手,白色泡沫和水流顺着指缝滴落,经过冷水的冲洗,裴语热得不正常的手心和心脏才慢慢凉下来。

他一抬眸,就看到了镜子中的自己。

耳垂红得能滴血的程度。

“你又不是没有,要不要反应怎么大!”裴语指了指镜子中的自己,下定决心不再去想这件意外。

回到床上,他拿起那串浅粉色的玉石手串,每一颗珠子在灯光下都泛着莹润清澈的光泽。

手串有点松紧,戴在手腕上刚合适。

他拍了一张图片,想发给秦深看看,记起来没有他的微信,在列表里找到秦毅阳,下午玩游戏时他们交换了微信。

【裴语:我还没有秦深的微信,你能把他的名片推给我吗?】

秦毅阳有点奇怪,一见钟情连微信都没加啊?

他把秦深的微信甩了过去。

秦深的微信号昵称很简单:【qs】

头像是漆黑的夜空挂着一片繁星,像是站在高处随手拍的,没有加奇奇怪怪的滤镜,更显星空的璀璨、寂寥。

没几秒钟,好友申请便通过了,裴语备注上秦深的全名。

想了想,拍了一张戴着玉石珠链手腕的照片。

裴语:【我很喜欢这件礼物,明天我一起床就给爷爷说!】

另一边,秦深看着这张照片,点开,放开。

细窄的手腕在桃粉玉石的映衬下,有种难言的美。

他的手很漂亮,手臂纤细白净,骨节明晰,经常兼职的缘故,他的指腹没有手背那么光滑,可也是好看的。

而就是这只柔软温热的手,触碰到他。

秦深呼吸一滞,空气中alpha的信息素在一瞬间渐浓,顿了几秒后,秦深关掉照片,动作略显急促。

保存好后,他才发了句:【喜欢就好,手链很适合你】

消息发出后,秦深又收到一张晚安的动图表情包。

乖乖的猫咪戴着睡帽,睡出瞌睡泡泡。

秦深莞尔一笑,将手机顺手放在床头。

对面屋,裴语退出微信后,才发现就在刚才去还瓷器时,江鹤给他发来了几条短信。

问他住在秦家习不习惯,秦家长辈对他好不好。

裴语慢吞吞地打字:【挺好的,他们对我很好,比住在林家舒服得多】

他以为江鹤这个时间点已经睡了。

没想到她竟然秒回:【那就好,听说秦深得了和我一样的病】

江鹤的病情严重的原因之一就是,她不愿意再尽量找一个和她匹配度高的alpha。但她了解治疗手段,无非就是亲密接触。

她犹豫着问:【那他有强迫你什么吗……?】

裴语瞳孔骤然一缩,先前那种被江鹤不放在心上的感觉如潮水涌来。

要不是他运气好,要不是秦深品性好,他又怎会穿着柔软舒适的睡衣,拥有属于自己的房间。

裴语快速地回了一个:【没有】

便将手机关掉,拉起被子盖在身上。

他以为今晚刚来秦家,大概率会睡不着。

当初住进林家,花了一周的时间,裴语才习惯陌生的环境。

可没用几分钟,裴语就有了困意,伴随着床头飘过来的玫瑰香气,裴语渐渐睡过去。

翌日清晨,裴语睡到自然醒。

他轻眨纤细的眼睫,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透过窗户往外望去,天空灰蒙蒙一片,时间还早。

裴语在床上赖了好一会儿,才缓慢起身去洗漱。

走进衣帽间,看着一柜子的新衣服,裴语突然犯了选择困难症,最后挑了一件米白色的短袖和黑色休闲裤。

也不认识衣服的牌子,可手中的衣物面料摸着却很柔软舒服。

他起得早,楼下灯亮着,空气中飘着淡淡的饭菜香,佣人们在做早饭。

裴语隐约听见其他房间有声音。

沉沉的低吼声,一道道听上去就很痛苦的咬牙声,像遭受极刑时从喉咙里挤出来的声音,沙哑又浑重。

裴语恍然间猜测到那是什么声音,脚步一点点地循着声源走去。

他站在康复间的门口。

里面传来的声音敲打着他的耳膜,裴语拧开门把手,透过半开的视野往里望去。

和他想的一样,秦深正在进行腿部的康复训练。

尽管裴语有想过秦深复健的场景,可当他直面这一刻,画面仍旧给他造成了很大的冲击力。

秦深看上去极其痛苦。

额头青筋暴起,脸颊涨红,他死死咬着牙,嘶哑的低吼声从喉间溢出,就像陷入绝境死死挣扎的凶兽。

他浑身冒着热气,大量的汗水浸湿他的黑发,面颊,脖颈锁骨。

湿透了的黑色运动服透出流畅的肌肉线条,灰色运动裤裤腰那块也洇开一圈深色。

他的体格明明很高大,肩宽腰窄,弓起的背脊轮廓在薄薄布料下隐隐可见,可此刻却无法完全直立行走,像被重重压住,只能弯下腰。

每走一步都好像踩在利刃上。

裴语完全被钉在原地,心里泛起密密麻麻的心疼。

这得多疼啊……?

陪同的医护人员紧跟在他身旁,抬起双手,生怕秦深坚持不住摔倒。

裴语在心里默默给秦深打气。

终于,秦深耗费十几分钟,才走完一段常人轻轻松松几步就能走完的五米路程。

裴语不自觉为他高兴激动。

然而就在秦深转身换向的那么一刻,他猛地抬起头,汗水淋漓。

一双深邃狭长的眼睛直直地看了过来。

像被猎鹰盯上的小白兔,裴语心口一颤,不知怎得,连忙关上门背靠在墙壁上细细地喘着气。

就好像秦深并不想他看见他复健的模样。

裴语后悔地心想,我是不是冒犯到秦深的隐私了?

……

事实也确实如此,秦深并不想让裴语看见自己难堪的模样。

冷冽的信息素伴随着汗液的分泌席卷康复训练室。

陪同的医护人员只觉得冷意一点点将身体麻痹,这就是s级alpha信息素的极强的攻击性和侵略性,待在房间里的医护人员腿都不自觉发软。

就好像被什么猛禽盯着,只要稍微一动,下一秒就会被咬住脖子。

尽管他们知道秦先生并没有信息素闻上去那么可怕。

相反,秦深是他们见过的,在复健训练中最能坚持、承受剧痛的人。这需要极强的意志力和忍耐力。

“秦先生……”医护人员战战兢兢地喊他。

秦深低声“嗯”了声,收回视线,重新坐到轮椅上,准备休息十分钟再进行下一轮训练。

医护人员给他报告、分析双腿的恢复情况。

从数据上来看,情况并没有明显好转。不过秦深能感觉到疼痛以及能走更远的路程,一切都往好的方向发展。

“训练进度还有再加快的空间吗?”秦深沉声问。

“这……秦先生,你的训练强度已经比其他人大很多了。”医护人员说,“要是太过急切,身体可能承受不住。”

“我的建议还是循序渐进,相信迟早有一天……”

“我知道了。”

秦深捏了下自己的腿,眸光深沉,抬眸继续道:“你们再讨论下,在身体允许的情况下再增加一些强度。”

“是,我们知道了,”

医护人员点头,“回去我们会再重新制定调整复健的方案。”他们整理收拾各种检测数据的医疗仪器。

秦深捞起挂在栏杆上的毛巾,擦拭汗水。

收拾完毕的医护人员正要离开,忽地听见秦深问:“复健的画面在外人看来,应该很难看吧。”

“这……”

医护人员有点惊讶,在他心里,秦深并不是会在乎这种问题的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