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锦书小说网 > 和残疾Alpha协议联姻后 > 第19章 第 19 章

第19章 第 19 章

事情闹得大,跪在地上的alpha额头流了不少血,看上去还挺吓人。

他一直不服,死死盯着秦深和坐在他腿上的少年,可又被强势凛冽的信息素压得起不了身。

甚至只能眼睁睁看着无视他的omega在他鄙夷不已的残废alpha怀中慢慢脸红。

店员连忙报警,不到十分钟,警察就过来了。

alpha在公众场合故意伤害omega可不是一件小事。

他们看完监控视频,走过来看见那位挑事的alpha大汗淋漓坐在地上,怕他有很强的攻击性,警察把他押上警车。

围观群众诧异地看着那位有腿疾的alpha。

这种单方面的信息素碾压尤为少见。

许久他们才想起,在以前alpha和alpha也有强弱之分。

“你男朋友信息素也太强势了,怪不得你选他。”白富美朝裴语激动地说,“评级的话,你男朋友肯定是s级!”

“呃……也没有啦,谢谢夸奖。”裴语面露窘意。

掌声哗啦啦地响起,群众向秦深投去赞扬的眼神,坐在秦深腿上的裴语也成为焦点。

被这么多人看着,裴语连忙掰开秦深的手臂站起来。

看着空落落的手臂,秦深眸底划过一丝遗憾。

他的颈间还留着若有若无的玫瑰香气,秦深检查裴语裸露在外的皮肤,就怕他哪里擦着碰着。

秦深问:“你没有受伤吧?”

“没有。”裴语摇头。

刚才躲避及时,他怎么可能被伤到。

不过那个alpha拿灭火器攻击过来时,他着实被吓到了。

“这位先生,请问你和你的男朋友有没有受害?”一名警察关切地询问。

裴语微微顿了下,看向秦深时眼神恰好对上。

裴语连忙移开视线,和秦深齐声道:“没有。”

接下来他和秦深还要去警局做一个备案和详细的笔录。

老杨把买好的东西放在后备箱,开车送秦深和裴语过去。

做完笔录出来,天色渐晚。

走出大厅时他们恰好撞见那位头破血流的alpha。

他的父母也来了,一位看上去就很成功的中年男士,另一位女士穿得珠光宝气。

两人看到秦深和裴语直接破口大骂,埋怨他们伤到自己的宝贝儿子,还理直气壮地要医药费和精神损失费。

秦深拉着裴语的手腕,将他挡在身后。

他微掀眼眸,声音不带一点儿温度:“医药费我会赔,不过你们还是先想着之后怎么把你们的儿子捞出来吧。”

“你什么意思?!”对方瞪大眼睛,“难不成你还要起诉我儿子,谁怕谁啊。”

见又要打起来,警察上前劝阻,他本还想劝大家私下调解,可秦深态度异常坚决。

秦深说:“不用再说了,既然敢做这些事,就要考虑到后果。”

“我会让公司律师团队联系你们。”

一听到有专业的律师团队,那对夫妻和警察眼神怔愣。

看着即使坐着轮椅也气质卓绝的男人,alpha的父亲恍惚间想到什么,连忙问警察对方的名字。

警察如实告知:“秦深、裴语。”他委婉地劝:“alpha恶意伤害omega的事可大可小,建议你们能私了就私了……”

脑袋包扎了一圈绷带的富二代还没意识到严重性,以为就算天塌下来,也有父母顶着,坐在板凳上不停叫嚣。

“啪——”他被重重地打了一耳光。

“赶紧给老子闭嘴,别再说了。”他的父亲厉声道。

说完又走到秦深跟前,态度和刚才的气势汹汹截然相反。

“秦总,这件事抱歉,是犬子的错,你看能不能再商量下……”

秦深打断他:“不用再说了。”他抬眸看着裴语,“我们走吧。”

裴语:“好。”

“秦总、秦总!”中年男人跟到停在警局门前的豪车前,被老杨拦住。

车门无情地关闭,车辆启动。

裴语扭头回看,那位中年男士背影佝偻,像一下老了好几岁。

“那个alpha真的会被判刑吗?”裴语侧身问。

秦深双手自然垂放在腿上,指腹轻轻摩挲着腕表,“会。”

夜色早已暗下,天空蒙上一层灰。

车驶上跨江大桥,璀璨华灯把江面照得波光粼粼。

“你是觉得这样处理是太严重了吗?”秦深眉间轻拧。

他其实很理解小朋友的同情和怜悯心。

一旦留下案底,就会影响人的一生,甚至是子女一辈。

可秦深一想到那人拿起灭火器攻击裴语的画面,喉间就升腾起一股怒火。

“当然不是。”裴语说,“做错了事就应该负责。”

秦深皱起的眉间轻轻松开,他低低地“嗯”了声,顿了好几秒,才缓慢道:“下次记得先保护好自己。”

“我又不傻,我就是看在店里面啊。”裴语大大咧咧说,“再说,我以前又不是没遇到过这种事。”

秦深眸光暗了下去:“以前?”

“嗯,我以前被地痞流氓骚扰过。”裴语说,“你还记得我戴眼镜吗?就是拿来遮脸的。”

这些事已经过去了很久。

裴语提起时声线平淡,仿佛那些在黑暗的夜里被盯上、被骚扰已经是过去式,是不值得一提的小事。

裴语正说着,手腕忽地被握住,他顿了顿,干净的浅棕色眼眸望着秦深。

“以后那些事不会再发生。”秦深说,“也不用再故意戴眼镜,你长得很好看。”

秦深的话像一把小锤子,敲中裴语的心脏,他舔了下唇,不自在地抽回手。

“我现在也没戴眼镜了……”

“而且你给了我那么多东西,这辈子都花不完,以后也不用再去做兼职了。”

秦深睨着少年纤细的脖颈,轻轻地笑了声:“嗯,你说得对。”

“刚才谢谢你维护我。”秦深说,“听到你说的话,我很开心。”

“说你帅?”裴语打趣道:“也没说错啊,你确实长得比他帅不知道多少倍。”

在秦深的观念里,自己的容貌并不是什么特别有价值的东西。

可此刻他忍不住问:“那你也喜欢吗?”裴语心口一烫,觉得秦深凝视他的眼神也太过热了点。

“大家应该都喜欢长得帅的吧。”裴语小声说。

秦深挑眉说:“所以你也喜欢?”

裴语舔了舔唇:“嗯……”

他看着秦深唇角加深的笑意,连忙补充道:“你别误会,我只是说你的脸!”

秦深哂笑一声:“我又没说什么。”

裴语咳嗽两声,忽地嗅到雪松味信息素又朝他飘了过来。

“你能不能好好控制一下信息素……”裴语说,“每次过来都会扰乱我的心跳。”

“控制信息素?”秦深发出一声轻哼。

裴语说:“是啊……有时候好浓。”

“你讨厌吗?”秦深反问,“还是喜欢这个味道。”

“啊?”裴语微微顿了下,没想到秦深会这么问他。

“挺好闻的。”裴语转动眼睛说,“就、也不是喜欢不喜欢的问题。”

最关键的是,秦深的信息素会害得他胡思乱想。

“100的信息素,也会影响到我某些方面。”裴语用手指抠着坐垫。

“哪些方面?”秦深追问。

“……”裴语脸红。

他头看向窗外,不搭理秦深了。

秦深瞥见少年泛红薄红的后颈,冷峻的眉间裹挟着一点浅浅的笑意。

两天后放学回家,裴语收到西服店送过来的快递。

拆开折叠起的西服上身试穿了一下,胸膛、腋下和腰胯部位都做了不同程度的调整,更加贴合他的身形。

检查完没问题后,裴语给店家发消息确认,把衣服交给周姨让她帮忙熨一下。

“好,把衣服放在那里就好,我一会儿吩咐人去办。”周姨笑着指了下客厅沙发。

裴语弯腰把衣服放好:“谢谢周姨,麻烦你了。”

“这有什么麻烦的。”周姨爽朗道,“都是我应该做的。”

晚饭餐桌上,秦深小口抿着莲藕排骨汤,提起西装店那位alpha的后续处理。

“警局那边已经立好案。”

“秦氏律师团已经接手,会以言语辱骂和意图故意伤害omega的罪名起诉他。”

这件事秦烁和秦毅阳有听说过。

秦毅阳说:“没想到现在还有那种没素质的alpha,他先动手,不拘他拘谁。”

“幸好小语没受什么伤害。”秦烁说,“以后多带两名保镖,以免出什么意外。”

秦深点头:“好,我会考虑。”

裴语还在慢吞吞地剥白灼虾,秦深见状,夹了两只虾快速剥掉壳后放到裴语碗里。

“给我的?”裴语看着白白的虾肉。

秦深敛眸:“嗯,吃吧。”

裴语笑笑:“那我就不客气啦。”

晚餐结束不久,秦氏集团负责研究信息素方向的医护人员上门。

他们带上了专业的便携式的医疗仪器,过来采集秦深和裴语的信息素数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